草原小记

草原小记
草原小记

草原小记 前几天,随团去内蒙古旅游,第二站去的是希拉穆仁草原。 走下大巴车,我满肚子的问号:这是大草原么?寸吧长的小草,黄吧黄吧的,干涩枯焦,细如发丝,病态十足,稀稀拉拉的长在沙砾上,爹不疼娘不爱的孩子一般,叫人心酸。用脚一踢,草沫乱飞,划一根火柴,估计真能燎原。伸长脖子四下里望望,连绵起伏的山丘上,覆盖着一层浅浅的黄,可怜兮兮的,偶尔的看见一片黛青色,也是乌云的杰作。想象中的青翠茂盛,葱茏蓊郁的绿哪去了,“长郊草色绿无涯”的景象哪去了,“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都有,怎们不见了牛羊? 我极为不相信的问导游,这真的是草原么?导游说,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这真的是草原。我又问,咋成了这样子?导游说,连续多年的放牧和干旱造成的。我再问,怎么没看见牛羊?导游说,国家禁止放牧。国家的政策太英明了,太高瞻远瞩了!如果继续无节制的放牧,可能用不了多久,这儿就会成为满地尽是黄金沙,云阴月黑无际涯,唐诗宋词里描写草原的经典语句,歌舞词章里赞美草原的曼妙言辞,都只能靠想象来解读。 导游说,到对面小山上的敖包那儿去许愿,想坐车的坐车,想骑马的骑马,如果有高血压的话,最好别骑马。我心里有点打鼓,是骑马还是坐车?一位大姐说到草原不骑马,不是枉来了么。豁出去了,骑马。在马倌的帮助下,左脚踩住马镫,双手摁住马鞍上的铁环,用力一跃,骑在了马身上。说实在的,刚骑上那一瞬间,心里还是惴惴的:万一马把我摔了下来,这把老骨头可承受不起呀。大家都骑上后,马倌说双手抓住铁环,双脚登紧马镫,脚尖朝上,脚跟向下,身子不要往后仰,“啾啾”。马队就朝目的地走了。 刚开始大家都有点紧张,身子都是僵直的坐在马上,走几步后,身心舒展了,话也多了起来。“这一颤一颤的多是味”,“孬好也算尝尝骑马的滋味了焉”,“要是能跑起来就好了”……有位美女竟然唱了起来:马儿啊,你慢些走呀慢些走,我要把这迷人的景色看个够。肥沃的大地好像是浸透了油,良田万亩好像如黄金铺就……突然她前面那匹马向后踢了一下,她骑的那匹马猛的甩了一下头,打了一个响鼻,她那一声拼着洪荒之力喊出的“哇”,惊得我的心差点跳出胸膛。马倌“哎,哎”两声后,说没有事,这马都是训练好的。刚刚活跃的气氛,又静谧了下来。 “嗒、嗒、嗒、”,走着走着,我那匹马走左边去了,马倌说你把马头向右拉拉就行了。我拽拽右边的缰绳,马走过来了。走着走着,马走右边去了,马倌说把马头向左拉拉就行了。我拽拽左边的缰绳,马走过来了。到了敖包那儿,在马倌的帮助下,翻身下马,绕着敖包走了三圈,许个高大上的愿望,回到马队,在马倌的帮助下,重新上马。回来的路上,紧张的心情一点也没有了,马再偏离大路,不问马倌,我自己就操作了。到了出发点,没过瘾的感觉挠得心里痒痒的,骑在马上摆了几个造型,自拍了几招照片,才在马倌的帮助下不情不愿的下马。 没收获绿意,收获了骑马的乐趣,也算没虚此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