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远遁的浪子

快乐---远遁的浪子
快乐---远遁的浪子

快乐-----悄悄远遁的浪子

2018年2月25日 彳亍

今天是开年上班的第一天,公司事儿不多。下午的时候,我和我的朋友找了个僻静的屋子,开始了我们谈天说地的时光。我们聊到一个话题:为什么物质极度富裕的今天,年轻人却越来越难快乐起来?

作为一个年轻人,三十岁的年纪,我的朋友、同学、同事大多也和我差不多年纪。他们中有家庭富裕的,有贫穷的,有帅气漂亮的,也有长相一般的,有钻进婚姻坟墓的,也有单身的。但是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不管处于何种境地,都很少有活得真正开心的。从他们的眼中,透出的更多是落寞与孤寂。

我和我的朋友们,我们都是大学毕业或者有更高的学历,在中国这个社会从事着脑力劳动,赚的钱不多不少,有着一定的社会地位。按理说,应该过着别人羡慕的生活,但是为什么我们绝大多数人过的却不如意呢?原因似乎很多,有人说,中国目前的房价就足以压垮这代年轻人。有人说,社会阶层固化,寒门再难出贵子。有人说,我活在我的世界,这个世界没有人能懂我。但这些真的是真实内在的原因吗?

我的一个朋友,暂且叫他A君吧。我们同一年进公司,关系不错,来到公司后他一直是吊儿郎当的样子,喜欢偷懒,喜欢打游戏,领导不是很喜欢他。过了一年,公司新招了一批大学生,有个姑娘他一眼就相中了。于是他开始一改以往的不良形象,转型做了一个上进的好员工,苦命的追了姑娘半年,终得佳偶。工作上也得到了公司大领导的赏识,成为了一个重要部门的主管。去年,孩子也出生了,老婆在家带孩子,算是过上了幸福的三口之家的生活了吧。

年前,我们一起吃饭,吃饭过程中,老婆电话查岗。我笑他秀恩爱都秀到饭桌上了啊。他说,彳亍,你不知道。我这辈子最幸福、最快乐的时光是我追求她的那半年,那也是我动力最足的半年,因为那时我只有一个目标就是让她爱上我。现在我依然爱我的老婆,依然爱我的儿子,但生活掺入了柴米油盐后,总觉得多了点世俗气,少了点什么。我似乎能够一眼望见我的未来,总觉得我这么年轻就这么过上轨道式的生活有点不甘。她们给了我快乐,也给我了束缚。我知道我应该努力打拼,为她们创造一个好的未来,但是我自己呢,我到底把我自己搁在了哪里?现在的我即使再不开心,再不快乐,回到家,我依然会笑着面对她们。我在心里默默的告诫自己,你自己已经这样了,就不应该把这种不好的情绪传染给她们,她们是你的责任。我埋葬了自己,开始了行尸走肉般的生活,我所有的一切行为都是这个世界的法则告诉我的,那不是真正的我,真正的我在一点点的消逝。

与A君不同,我的朋友B君有一个谈了五年的博士男朋友。B君是个很要强的姑娘,凡是都要自己去做,做事做人都很干净利落,绝不麻烦别人。我经常笑她是纯正的女汉子。五年里,她的男朋友只来过一次。在这个南方的小城里,过着一个人的生活,一个人上班,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旅行,好似生活的世界真的只是一个人似的。我问她,你真的喜欢你的那个博士男朋友吗?她说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觉得分了再找一个也许还是这样,不如就这样挂着吧。我的好朋友C君非常喜欢她,为她做了很多事,但是当他知道B君有男朋友,而且这个男朋友也是他的朋友后,他再也无法前进一步,他在自己的内心煎熬着,不断的折磨自己。他对我说彳亍,你帮我好好照顾她好吗?我真的无法面对她。于是我便成为了那个经常邀请B君看电影、吃饭、逛街的人。我常笑着跟她说,别人都以为我们是一对儿,你把我的桃花运都赶跑了。后来,我们成为了很要好的朋友。有一次,我们聊着聊着她就哭了,这是我这么多年唯一一次见到她哭。我知道,这些年她一直表现的坚强在那一刻溃败了。

她说彳亍,你记得吗?我以前很喜欢骑车去城里到处转,然后找到一家自己喜欢的餐厅,点几个自己喜欢的菜,一个人美美的吃一顿,周末找一部韩剧,窝在屋里刷一天,我觉得那时我很快乐,似乎每天都有所期盼。而现在,那辆折叠自行车都快锈死了吧,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在公园,再也没有冲动去寻找美食了,韩剧只是看了一遍又一遍的请回答1988;我找不到自己的活着的目标了,每天上班下班,吃饭睡觉,我在想,如果我就这样一直到老,我都不知道如何面对以后的自己,我到底丢失了什么呢。

我们这代人到底丢失了什么呢?我们好像丧失了快乐的能力,它好似远遁的浪子一样,渐行渐远。我们没有衣食之忧,为什么我们还总是活在迷雾中呢?什么可以拯救我们呢?难道是金钱?天下的有钱人又能有几个真正幸福的。难道是爱情?但是世界上又有几个人能像钱钟书那样找到杨绛这样的妻子、情人和朋友呢?

人是社会性动物,但也是独立的个体。我们的情感既是寄托于社会关系,也是寄存于我们本身。快乐是一种精神体验,我们绝大数人常把它寄托到社会关系上,譬如爱情,我们希望爱到天荒地老;譬如亲情,我们希望父慈子孝;譬如友情,我们希望琴瑟相和;但是时间在流动,社会关系也不断的变化着,我们寄托快乐的载体不断的变化着形状,我们却不能适应这种变化。说好的海枯石烂呢?说好的情同手足呢?但是哪有那么多说好的啊,社会关系我们是无法控制的,我们能够抓住的只有我们自己。

我们的一生都是在不断的认识自己的过程中。从孩提时的本我,到后来的自我和更高境界的超我。人这一生最难认识清楚的就是自己,我们常常把外界宣扬的目标当成自我的认知,觉得自己变成那样的人就会拥有快乐。但是很多人走完一生才发现自己走错了路。我们这一代,被这个社会错误的价值观引导着,错误的以为被掌声相伴的就是快乐的源泉。当很多年轻人发现自己不管怎么努力也无法达到他所期望的社会成功者的样子时,他会气馁,气馁的结果就是失意以及不快乐。我们这一代到底该如何去面对看似确定又不确定的一生呢?我觉得还是要回归到自己身上,探索自身,寻求那个真正的自己,找出自己的理想,找到真正使你快乐的事,把它当作一项事业去做。有能力圆梦的就去圆梦。没有能力的,也要不断向理想靠近,这样即使你失去了某种社会关系,你的情感也有所寄托。快乐是远遁的浪子,理想是回航的帆船,我们都应该为那远去的孩子准备回家的帆船,让它不再在远方孤寂的漂泊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