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方

药方
药方

今天,在饭堂吃到炒猪肝这道菜时,我情不自禁地想起了远在天国的父亲

  我上出初一那年,即便坐在教室第一排,看黑板也是一片模糊,只得戴上眼镜。父亲显得万分着急,摇着头唉声叹气地说:小小年纪就戴上眼镜,今后的路还很长呀!娃呀,你要少看点书,,要爱惜眼睛,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呀!

  每个周六回家,刚吃过晚饭,父亲就催促我去睡觉。他说夜里光线暗淡,看书对眼睛不好,一定要早些休息。我上了床,父亲还不放心,亲自来屋里把灯关掉,才放心地退出屋去!

  就在那年暑假。有天中午,父亲下乡回来,一脸汗水一脸疲怠。他来不及喝水抹汗,眉飞色舞地抢着说:太好了太好了,邻村有位老人给我一个治近视眼的药方用白糖开水泡猪肝吃,药效好得很!

  父亲是基层干部,整天有忙不完的工作。那以后的每个赶场天,不管有多忙,父亲都会抽空去乡场买猪肝。他天麻麻亮出门,走8里弯弯拐拐的山路,早饭前赶回来。父亲顾不上歇息,蹲在弯如新月的磨刀石旁,哗哗啦啦磨起了菜刀。他卷高袖口,系上围裙,用温水洗净猪肝,擦干砧板,弯下腰小心翼翼地切猪肝。父亲下刀很轻很轻,猪肝切得又薄又匀。他把猪肝片捧进锑钵,往里面加注滚烫的开水,再舀几勺白糖撒进去,后用筷子搅拌几下,吹几口才让我吃。父亲坐在旁边,皱纹密布地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傍晚,父亲叫我到院子里,他指着家门口对面的山顶说:看,有两头牛,一大一小,你看得清楚吗?

  我使劲搓揉了几下双眼,看到大的那头,小的一团阴影。父亲满意地说:坚持吃,这药方管用得很,治得了病!

  那个假期,我一周吃一次猪肝。我们家姊妹多,家里开销大。特别是在那缺吃少喝的年代,只有逢年过节才吃上肉,吃上猪肝,简直就是一种奢望!父亲为了我,付出太多太多,我喝下去的猪肝,沉淀着伟大而无私的父爱

  这么多年来,每每想到这些,想到父亲,我就想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