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吟唱,这一季年轻的夏天

谁来吟唱,这一季年轻的夏天
谁来吟唱,这一季年轻的夏天

那些因幻减而逐日搁浅的年少时光,是一曲永远不会苍老的清歌。夏天如海涛一样汹涌地来临,曛风吹暖的山坡开遍了凤凰花,湮灭了寒岁里的荒草,悄然的晕染出一个温暖的季节。仰望,那漫天的阳光,在泛着透明蓝的天空里投影下深深浅浅的光影。那些飞扬的蒲公英,飘摇着破碎而凋敝的年华,坠落,跌起一阵隐隐的叹息。

那些,记忆里温暖了我们某些细节的人,却总愿意用很长的一段时间甚至是整个一生去深深铭记。多年以后,即使不再联络,想起来的感觉近乎连全身的神经都牵动着温柔的感动。时光一年一年,我们掌着光阴的纹路匆忙的在成长的旅途里行走。

那些隐藏在冷漠的面容下好多年不曾忘记的笑靥,驱散了我寒冷季节里刺人的阴霾。如果,你在我的流年里出现过,连记忆也不会因我而寂寞。旧日里一起唱过的歌,直到现在,你还会不会轻轻的哼,哪怕旋律已经变得不是原来的样子。浮生如梦,残破记忆拼凑出来的年华如尘埃堆砌的高塔,甚至经不起风轻云淡的来临。

那些唯美的黄昏里,最是想念多年以前流离的风筝,飘向了何方。告诉自己,不如坦然看待时间的流转到底会上演出怎样的剧情,除了自己,我只是别人生命里的配角,不需要去等待故事的结局里,人们的欢呼和掌声。如果,我义无反顾的不选择留下,只是相信,幸福和温暖都在未来的路上。

五月,是安静的夏天。

装得满满的日子静静的如瓶中的流沙,一年一年不知不觉的离我而去。闲暇的时候,微微的阖眼,让心情慢慢的安然。我怀念着曾经那些安静纯粹的时光,舒服地倚靠在老藤椅上,手里捧着喜欢的书,累了的时候,抬眼就能看见徜徉的飞鸟。

啁啾着,盘旋着。天空是一种泛着透明的蓝色调。黄昏里,我独自站在那片山崖上,夕阳在远方渐渐的隐退,我的等待犹如一场宿命的遗失。再也抑制不住的心疼,时隔多年依然让我恍然如初。伸出去的手,却总也无法挽留,许诺过的誓言轻得如山坡上飘扬的蒲公英,温柔的坠落,连同那些繁华的心事,一起尘封在身后的世界。

少年时代,是青春遗留下的一场梦,脆弱无比。梦醒来,人已散。回忆,几许华美,几许隐伤。不经意的就在心里悄然堑出一道长长的深深的痕,疼痛能够在瞬间就衍生开来。埋藏在心底的难过太多的伤痕,连深夜里燃烧的烟都无法麻痹,指间却残留着高温滤过后的灼伤。就让北方吹散最后的灰烬,将回忆紧紧的锁在抽屉里。

请相信,有梦想,就有远方,心中有爱,就不会孤单。

请不要再问,我们最美的年华里是谁留下了满身的伤痛。这一季的夏天还如此年轻,柔风里夕阳轻漾,斑驳着华年的光影,一页温馨的黄昏只绽放在仰望的一瞬间,包括温暖,包括幸福。

让我放弃了现时所有伪装的坚强。泪,开始潮湿了面容。

我们走在被风吹过的夏天,曾经欢声笑语,曾经泪流满面。

每个夏天,有不同的人陪在身边发生不同的事情;有你们的故事,我们的故事,他们的故事;还有我的故事,你的故事,他的故事;一个人的故事,两个人的故事,一群人的故事;春夏秋冬都在费劲心思地演绎着编制着生活的故事。

而我独爱这六月之夏的情节。六月,是盛放的夏。

一个人的时候,有点炎热的初夏。可以在听着曾经一起听过的歌曲的时候,翻开好几个初夏的记忆。散发着不同的味道,甚至有被太阳烤热的柏油味道,还有身体散发出来的那股熟悉的淡淡的清香。此时使劲抽着鼻子嗅寻,却再不会从身边袭来。

我送他们一个一个离开,看着渐渐走远的身影,依旧坚持,痴痴的笑,笑到脸部僵硬,然后转过身再也不肯回头。当明白离别已注定以后,发现事情已经完全没有逆转的趋势,便狠狠的把自小以来对分离的怨恨,全部宣泄在将要与自己分离的人身上,装作毫不在乎的样子,装出很潇洒的语气。看着他们无奈还有悲伤的神情,听见心底有破碎的声音。

我的离别总在夏季,生生的疼痛伴随着夏天里的每个日子,我说人生若只如初见,我又怎会如此伤悲,如果可以只留给你背影,我亦愿独自一个人的生活。那样没有你们,没有我们。没有深处,没有纠葛。我就可以更潇洒的说着再见。如果只是见面抿嘴浅笑,我就不会有任何眷恋,转身离开的时候,依旧会笑的灿烂,笑的潇洒。

可是你走过了我的夏季,对此我念念不忘。

为此我讨厌自己的优柔寡断,为此我哭着不肯走开长大的约定,会不会改变;信誓旦旦的承诺,谁会记得;清凉的风中,伸开的双臂,而梦幻中在风中飞舞的景象,却只能在紧闭的眼睑下面重现。如果从此不去想念那些过去的人儿,过去的事。我想于我是多么艰难。

说着是我们,怎可以舍得;说着是你们,怎舍得忘记;说起这个夏季,我怎么觉得我们快要慢慢疏离;

那些一起走过的日子,我只愿留在我们依然亲密无间的时候想起,那时便会只有幸福而不存在忧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