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秋里的双燕

晚秋里的双燕
晚秋里的双燕

近日,天气似转凉,清冷的空气中触不到一丝温暖的气息, 树木稀疏,经河中的一瓢水洗礼,刷掉了这个季节最后一缕金秋时光, 鱼儿信息来的灵通,也早早入水更深,平静的河面上 只剩下凄清的太阳在摇晃。晚秋劲风急,温柔的鸟儿挥霍掉了一身气力, 随着寒风飞奔向江南,只剩下老气横秋的乌鸦,和一些不知名的鸟儿枯枝 上演奏着哀伤的散曲。

这股寒流来的迅疾,分明前些天天气朗好,劳动的妇人们还在一个劲的 称赞暖风中的阳光是多么宜人,天空却突然变脸似的带走了一切,让易哀嚎的 乌鸦有机会展现歌喉。这是一种 多么易让人感到悲悯的事情啊!曾经热闹的场面或许只有能使人联想翩翩的江南 才会出现吧,江南水美鱼多,大概此时的乡土只沾着一身的脆弱,枯藤老枝, 没有什么绿意了。 既然明了晚秋时节,那么可以肯定此时难以发现活泼的高昂拥有热情的鸟儿了, 只有把头搁在温暖的被子下才可以想象金秋一段美好时光了。多么让人感到窒息啊, 连灿烂的阳光也 躲在云里了。当我极用目力在厚厚的纸页中寻找令人怀念美好时光时,一对燕子双双映入眼帘, 着实让我震惊一番,就像冬季人们不用热水洗澡,不穿厚衣一样。如若放在春日,无数在天空 飞舞的燕子不会让人有半点惊觉,它们在广阔的田野里劳作尾影被当成司空见惯。 有时它们衔着带腥味 的泥土进入屋里还让人产生焦虑情绪,人们在它身上难以想象有什么美好。这对燕子 起初立在在寒风中来回颤抖的电线上,随着风瑟瑟摇摆着,可能一座漂亮的屋子引起了它们注意, 于是立即悄悄地飞跃进只留有一扇门的高大屋子里。此时我发现了它们的聪明,屋子的横梁 一侧有一个已经筑好的泥窝,它们躺在里面可以抵御萧萧寒风。

晚秋中,一对活泼的生命使得我异常兴奋,因为在一切销声匿迹的季节中,突然出现 一缕微热的阳光, 一丝带着春天的绿意,发现它们不亚于找到了湖水中一处沙汀小洲,使人向往之。 我多么希望它们永远都呆在这座冷的有点像月光的屋子里,它们的身躯娇弱,我担心 它们在寒风中难以飞翔, 又担心失去这一点令人兴奋的绿意。它们的刚强和执着推翻了我的谬论,它们 还是出去觅食了;虽然田野里缺乏生机,各种虫子不知藏在何处,泥土也变得坚硬了, 它们似乎不在乎此, 天下着针一般小雨,它们似乎也不在乎此。待喂饱了自己肚子,它们双双回到已经筑好 的泥屋子里。

在泥屋子里,它们相互拥靠,甜蜜地休息,似乎周围一切声响都惊扰不了它们, 与寻找食物专注一样, 想象这一雌一雄,我兴奋地泡着了一杯茶,翻起了夹着 发黄相片的书籍,这褪色的回忆翻起还是能令人别有一番滋味。它们就像我以前养的一只猫, 温驯的让人陶醉。 小心地阅者纸页有点发黄的书籍,看着它们娇弱的身躯,凛冽的冬季还未到来呢! 它们拥有此番镇定的心绪,毫不动摇的意志,我想这是它们令人怜惜的一处吧。的确, 它们表现的非常恩爱, 在同类大迁涉中,它们之中未必没有一只有能力随着迁涉。 它们可能是耐不住黑暗的困束,不过几个钟头,娇弱的双翅在摆动想展现自己 优美的舞姿了,起初是停在横梁上, 后又滑翔到龙木四方桌上,向着我望了几眼,便唧唧喳喳向上方飞起,双双 落在琉璃瓦上。虽然寒风中的小鸟在微微颤抖,但是禁不住自身飞翔的诱惑,忽东忽西 ,忽上忽下,形影不离。 或许它们喜爱这漂亮屋子,所以它们始终围绕着屋子转圈。望着这眼中的富有生命力 的跳动,我用相机小心地拍着,想记录下这晚秋中让人心潮澎湃的时刻。

在灰色的思想里,是什么使自己醒悟过来,并好好掌握生命的律动,难道仅仅是 小燕子吗? 在万物枯黄的季节里,还有那么看似微弱,却富有生命力的意象在萧萧寒风维持着自己 节操,怒放 自己的生命,还有那么一两颗树木保持着绿意,没有向寒季屈服,它们的意志不逊于寒冬 腊梅。 很多鸟儿飞走,去温暖的江南越冬,但是它们只是在积蓄生命力,暂时长途牵涉,为的是 来年更好 展现生命力;许多种野草茎和叶烂掉了,但是它们的根依然深扎土壤,等待来年向外扩张 。流水脚步变缓了, 但是它把自己深藏在湖底,为的是来年充塞于两岸间,不辨牛马。

风中的双燕,由于错别了同伴,变得有些落寞,但是在生命律动的引导下,还是依然 勤奋不懈怠, 把这带着春天的绿意默默奉送给人间,使我在衰败而枯黄的晚秋中不至于彻头彻尾地喟叹。 诗圣杜甫曾这样形容令人悲伤的秋季:无边落木萧萧下,现在读觉得此诗来的有些夸张, 因为拥有小燕子 而减弱了萧瑟的气息,至少它们没有和着哀歌;前段时间走在乡下田野间,望着泥泞 的小路和萎黄的小草,联想自己捉摸不透的前景,感觉自己仅是黑暗中的一盏枯灯,万物中 没有什么能给自己以启发, 信念是灯盏里面的一点点桐油。幸而似猫的小燕子在风中优美的舞姿,禁不住 自己飞翔的诱惑,把对生命的憧憬,对春意的热爱淋漓地通过有节奏的歌曲欢乐地表达出来。 它们是童话故事中一对 优美的小精灵。小燕子娇弱的身躯此刻需要热心的观众怜悯并报之以桃李。像 自己一样,不幸的遭遇需要来自生命的启发和流水般的鼓励。

风中的双燕,易让人联想到正在寒雨中劳作的双亲,此刻他们正披着蓑衣, 头带斗笠,不顾晚秋中的寒意, 在辛苦种植的小菜园里荷锄;前天夜晚,偶读朱自清先生著《背影》,其父亲爬月 台吃力, 送别后微凸背影似乎一时半刻从默默地书页中跳跃出来,活活地闪现在眼前。 自己双亲不就如此么?曾记否? 去年的这个时候,自己染上了时疫,身边疏于人照顾,几日持续高烧不退, 入夜,病情加重, 父母亲请了当地巫婆摆符镇邪,见并没好转,于是在昏黄的路灯下,风雨兼程, 请来当地以治疗时疫见长的大夫。 他们在大夫的吩咐下,小心翼翼地在一个祖传下来的陶罐里熬着汤药。他们忙绿 的身影,微凸的后背在热的发烫的白炽灯光下拉的很长很长。

风中的双燕,也易让人联想到默默奉献一生如我双亲般对生活充满热爱的 布衣寒士,社会太平,人们生活富足, 但是并不代表没有穷困的工人农夫依然衣不裹身,食不果腹。他们为生存和生活 忘记的在社会上工作着。他们如竞注河流,为大海的丰饶广阔默默涌动。曾读过 诗圣杜甫《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里面的一句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依然清晰记得。当今年代, 天下寒士 布衣虽不需要广厦千万间\\庇护,可是在他们生命律动下,依然需要沙漠中的一处甘泉, 能给他们以引导和渴望。

曾读过《中庸》,里面有一句:仁者,人也,意思是仁就是要使人们 相亲相爱,里面也有一句修身以道 意思是用道德来修身立根本;对待父母不能尽孝,我想在生命的律动下, 须去掉灰色的思想,在新的明灯指引下,把握生命的春意,一点一滴在生活中涌动。 也尽是希望如我这般布衣寒士, 如我双亲般勤劳大众能拥有生命的律动,而生命的律动也需要更多仁者出现, 他们爱大众 似亲亲一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