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画

悟画
悟画

父亲以画高原,画九寨沟,画大熊猫闻名于世,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他就把九寨风光搬进了四川的国宾馆金牛宾馆,登上了天安门城楼,人称:邱九寨 熊猫爷爷。他笔下的九寨就是人们心中所向往的那样清澈透明,洁净无瑕。

在艺术面前,爸爸像一个热血沸腾的青年,满怀激情地行走、创作、开拓,完全不同于才子佳人式的吟风弄月,而是尽情地抒写了大自然广博包容的大美。对于自然风景,艺术家有着异于常人的敏感,尤其是对大自然的敏感,他们与花草、山水等自然万物,好像有某种共振。山水、人物、花鸟、走兽笔笔生动,腕底留情,无论是赏画还是看他作画就如同在品心灵上的饕盛宴,扑面而来,美不胜收!从我记事起,父亲就已经在研究画九寨黄龙了,记不清他究竟去了多少次九寨实地采风写生,总之是反反复复地去,不知疲倦;其实那时的父亲已经把青城、峨眉画得滚瓜烂熟,就算是从山顶画至山脚也绝不会画错,父亲是集天资与勤奋于一身的人。

2019年满过84岁的爸爸和82岁的母亲再一次进九寨,攀黄龙登上了海拔四千多米的雪宝顶采风写生,这无疑是对生命极限的挑战,对艺术创作的虔诚壮举!从前去黄龙九寨写生除现场画速写之外只能凭籍脑记,此次进沟装备精良,手机加高清相机,拍大场面大环境,视屏、相机一并用上,再配合实地写生不断加深记忆,他坚信绝对能有好作品产生。

早有绘画界的同行形容九寨黄龙是摄影家的天堂,画家的禁地,无论是国画还是油画都非常难表现特别是黄龙,长约3.6公里的黄龙沟,沟内遍布碳酸钙华沉积。并呈梯田状排列,以丰富的动植物资源享誉人间,享有世界奇观、人间瑶池等美誉。这种貌似梯田而绝非梯田的地质结构真是好看,却不好画!我不由地回想起当年父亲研习画九寨时的景象,反复摸索,反复试验,我们都看烦了,他仍一心一意,不厌其烦。他的科研旧作我们保留了几张,以作纪念。

早年去九寨气候多变,这次进沟真是天公作美 似有神灵庇护,季节正好,既有彩林又见雪山,从始至终都是好天气,是历次进寨看得最清楚的一次。因为下雪,九寨沟除水美之外又重新认识了她的山美,对山的皴法和表现技法又有新的探索课题。尽管九寨受灾严重,此番看到美丽依旧,旅游栈道修得非常人性化,可以零距离感受奔泻湍急的树正瀑布,诺日朗大瀑布,飞珠溅玉的珍珠滩,特别是五花海艳丽典雅的水底世界,异常清晰。

回家一月有余《琼浆玉液满金樽》《生命不息》相继问世,这两幅力作个性鲜明,功力深厚,笔墨和色彩,将自然中的生命力展现得淋漓尽致,在旧技法与新时代艺术语言叠加后,完全融入自己独到的才情之中,打破传统格局,让观者感受到如诗般的意境和新时代气息。

世间万物,花开花败都有时,而艺术、艺术中灵魂却历久弥新。我问爸爸您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搞创作的,他回答:敬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