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枣树的故事之红柳

沙枣树的故事之红柳
沙枣树的故事之红柳

沙枣树的故事之红柳

红柳的寿命可达一百年以上。它根系发达,直根下伸数十米,侧根四处横生植满土壤浅层。主干笔直挺拔、枝条发达,几十、几百根成片群生。它不断地把沙土收于脚下,被掩埋的枝干变成根须,再生出丛丛细枝。沙丘和红柳相生相长,有柳群而有沙丘、丘群。红柳老杆皮暗灰色,当年枝淡红或橙黄色,老枝上会发出鹅黄的嫩芽,接着会长出一片片绿叶。花生在每条新枝顶部,集成圆锥花序,花朵细碎,倒卵形的花瓣呈粉红色或紫色。

夏天,沙枣树四周到处可见如红云飘浮的红柳。

干了的红柳和梭梭是极好的柴火。那个年代,沙枣树的打渔人烧饭取暖全靠它。而背柴火主要是我们这些孩子的事。

不上学的时候,大家一起翻几座沙包、越几道沟来到一个干柴多的地方。先是,挖一个灶坑,用沙土块垒起球冠,烧火,沙土块烧得发红了,就把带来的洋芋黄萝卜放入灶坑,拍下沙土块,盖上一层沙土。而后,各自开始拾柴火。柴火拾好了,洋芋黄萝卜也就熟了,大家就围在一起共享美食。而后,就玩起来,回家的时间完全由玩兴决定。

美英她们摘了白刺的果实红豆豆、拨了羊奶革,分给大家吃;华花在掏沙丘上的酒窝看每次能掏出什么样的小虫;永福拿根草在拨弄金龟子,又撸起袖子,当牛忙来叮时,啪的一巴撑打下去;兆贵喊大伙来围观一条四脚蛇它从松软的沙坡滑下,似在游泳,游姿平和安静,仿若要往远方无止尽地游去;亮发现了一条长虫,全都跑上前,她可能是美女蛇,我们看它会不会变成美女!才学了鲁迅的一篇课文,有人这样说。于是,大家静息瞧着:它一动不动凝望前方的样子,像是眼前的每一幕,已撩拔了春心的情韵,把风闻变成了现实。

这些自然界里最基层的生命,来去匆匆,它们又会把怎样的思考、怎样期望留下呢?时光只镌刻属于各自世界的年轮,不同的生命之间如何才能沟通?植物知道什么时候发芽长叶开花结果落叶,动物亦类似。可以认为,它们活得都快乐幸福,因为它们都在做自己感兴趣的事。

有人把一团团干干的驼绒藜堆在一起点了火。大家的眼波立刻被腾起的烟火带到呼呼的风中。

太阳有点大了,各自找了沙丘的柔软处坐下,红柳和梭梭的阴凉虽然不大,纵使太阳和夏风不停加力,满戈壁的生命都燥热起来,我们惬意笑声亦然传遍了任何可见和不可知的角落。

回家了,不知谁喊了一声。于是,都背起柴火,一个跟一个走成曲线,朝着升起缕缕炊烟的地方蛇行而去。

夏天是生命和快乐的天堂。

那些夏天的记忆虽已丢在失落的时空,但它如红柳开出的花,把一片片彩霞拂在大地,花香散放着,无法消失。

上一篇:爱你就得向你起誓

下一篇:白色的浪漫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