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有水千江月

千江有水千江月
千江有水千江月

  闲暇的时候偶尔上了很久不去的同学录,抄下一组号码,存进手机,犹豫再三,却迟迟没有拨号。

  号码的那一头,是我少年时代的好友,我们曾经相伴着走过十一年的童年和少年时光,我们曾经用文字和书信陪伴着彼此走过青涩与美好并存的青春时代,我们曾经用心心相印来形容彼此间的默契与相互容纳,而现在,将近二十年未通音讯,我不知道电话那一端迎接我的,会是怎样的声音,陌生或者熟悉的声音来处,又有着怎样的容颜与神情?那双二十年未见有着长长睫毛充满狡黠的眼睛,是不是依然闪烁着清亮和跃动的光芒?

  这个陌生的号码,于我,像是通向过往的一张入场券。

  这看似简单的一组数字,代表着我们之间相隔的千山万水,代表着那瞬间流转的二十年的岁月更迭。在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纪,我们曾经故作深沉的写下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物是人非事事休......,我们曾经在信里用忧伤又豪迈的笔触写下:隔山隔水不隔太阳。而今,岁月流淌,我们在彼此陌生的城市走过没有交集的各样风景,走过对方因为缺席而永远不能感同身受的泥泞和艰辛,那山水相隔的距离,融合了这二十年的时光,再相见时,我们能否象当年一样在第一时间分辨出对方的声音?能否在人群拥挤的街头第一眼认出彼此?我们将用什么样的笑容再次相对?纯真亲切如昨还是俗世的客套敷衍?或许只是一句淡淡的别来无恙?。

  不变的也许只有那阳光,昔日共同照耀着我们的那灿烂阳光,二十年于之,只是一瞬。

  但,无论岁月更迭,无论时空变换,在我记忆的深海里,那个快乐的少年容颜依旧,那双微笑狡黠的黑眸依旧,那诙谐真诚的谈吐依旧,那深沉淡定的语调依旧。我依然随时可以回去那个炎炎夏日暑期,手提着沉沉的盒饭和你们一起在厂房里四处叫卖;我依然可以着一袭素衫,持一支蜡烛,与你们一道唱着郑智化的找路的人,在防空隧洞里探险;我依然可以飞一样骑着破旧的自行车,在放学回家的路上与你们左追右赶;我依然是那个,几年不见,你一个电话就奔去城市的火车站苦苦等候,只为与南方回来经过这个城市的你见上一面的,率性却坦诚的,热情洋溢却内心固执的,你的好友和知己。

  虽然,我的声音已因沧桑而深沉,我的容颜已因风霜而改变。

  那和多少年来共同照耀着我们的阳光一样始终未变的,是我最初的孩童时的情怀和梦想。

  那么,如果有一天相见,请忽视你我鬓角隐隐透出的白发,请忽视横亘在你我之间的,那条岁月的河流,一切当依然如我对你读过的那些古老文章的诗篇:

  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

上一篇:感悟中日教育之差距

下一篇:二斤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