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了,那一朵红颜

凉了,那一朵红颜
凉了,那一朵红颜

  我已过了青涩的年龄,却格格不入地有了青涩的感情。这种纯粹的感觉,多年不见了。

  上一次遇见它,好像还是在大学校园里。我和芹相识相知,因为文字。那天,工作不忙,我正在写着些文字。或许是不经意,她坐了过来,嘿,字写得很美!在这个无纸化办公的年代,没几人欣赏文字构造的美了,她的话让我心头一亮,一阵窃喜,像是遇到了知音。

  于是,我们谈了很多,关于文字,关于书法,关于文学和历史,进而,也聊了些关于个人和梦想的点点小事。从此,我们把彼此认定为朋友。芹是刚分过来实习的大学生。身材纤细娇俏,脸蛋是当下流行的那种,瘦削柔嫩;乖巧的鼻子上架着一副黑边薄框眼镜,显得文秀而个性;一双细眼能汪出水来,闪着清亮的波;嘴唇一点点丰,一点点厚,张扬着几分青春的气息,唇彩不画,自带妩媚;说话细语轻声,柔嫩娇羞。这样一个女子,虽不生在江南,却胜似江南,虽不生在汉宫,却胜过飞燕,杜牧笔下的楚腰纤细掌中轻,说的就是她了,不,芹多了几许青春明丽的色,这或许是古代温婉女子所没有的。

  老实说,当时见到芹,我的心泛起了涟漪。随后的二个月里,由于工作环境的原因,不能畅聊,偶尔见面,问候一下,浅喧几句,想约她出来,又怕她多想,坏了气氛。有几次芹发来QQ消息,说不开心,工作上的一些是非让她烦,我尽力安慰她,她心静了,我方心安,聊天就此散去。

  二个月后,芹实习结束,回了学校。QQ里,我发了一些美文和仓央嘉措的诗给她,消息石沉大海,不见回复。月朗星稀,独自漫步,会浅浅地想起她;夜深人静,思念细若游丝,隐隐的痛似乎也是因了她。

  又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QQ里突然传来芹的消息,在吗?我的心噗噗地跳,迅急回了消息,在。我想请你帮个忙,帮我写篇稿子,她说进了一家公司,在做文案。之后的一段时光里,我们每天QQ交流,多是工作和文案之类的事,也帮她写了不少。我多想和她聊点别的,可是,关于私事,她很少提及。每天期盼她她发来消息,心情也在这消息和等待中美好。也许是她刚接手工作,比较忙,也许是她刻意回避,聊天总是断断续续,有一沓没一沓的,少了些酣畅淋漓。

  那天,我按耐不住,敲下了文字:高山流水,知音难觅;琴瑟共鸣,合二为一;春江花月,共潮而生;碧天流云,从不单存;飞鸟高树,眷依不分。人生苦矣,遇君红颜,甚是珍惜!曾怯怯地以为,你我彼此是懂的,所以,总想关心你,甚至不由自主地想念你,甚至奢侈地想到了遥不可及的寂静,长久地寂静故事凝固在寂静的那一刻,再也没有了下文。好像一切尚未开始,我们已成了路人。一片羽毛掉落,梵音袅袅/一柳春风/惹了山黛月波/红尘之手,扯断霓裳的舞/一朵红颜,开合在喜马拉雅/朝圣者的眼眸/雄鹰的孤寂掠过,雪封印了沙漠/雪莲失了颜色,/在三生三世里辗转成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