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那场狂欢后

那年,那场狂欢后
那年,那场狂欢后

时光,总是一如既往的绝情,它从不为祈求者施舍一丝怜悯;时光,它总是那么匆匆忙忙,它从来不会为蹒跚着稍稍驻足;时光,它是独裁者,更是一个贼,它霸占了所有,偷走了一切,从不归还。

  行人的脚步永远追不上白马,任凭你彷徨,歇斯底里的呐喊,最后的执着,总是换来莫名的悲伤,那年,那场狂欢后,青春也就草草收了场。傍晚,青灰色地湖面横铺着血红色的残影,如久经风霜的老船,静立湖面,微风过处,偶有摆动,却显得苍白,单调,放佛整个世界昏昏欲睡。我站在湖边,望着那一抹残阳渐渐被吞没,黑暗笼罩了一切,我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耳旁传来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好兄弟,一辈子,今天的分别是为了以后更长的相聚,我们的感情永远不会变淡,我慢慢合上双眼,任思绪强拽着我回到那个永远不想提及地方和过往。

  那年,我高三,那月,我毕业,整个校园回荡着一浓郁的悲伤气息,同学录,留念册,合影,放佛成了我们唯一能做的事,讨论学习,却显的格格不入。我们彼此讨论着毕业后如何归宿,如何保持联系,如何维持感情,感觉分离就像是剜自己的心一样疼痛,此时的彼此就是对方的全部,生怕走丢,与其说分别,倒不如说是失去更好一些。校园里,大树下,更多的是依偎在一起的情侣,难舍难分,哭哭泣泣的哀怨声,更多的是哥们间,酒后勾肩搭背,踉踉跄跄的嚎叫声,不绝于耳。

  记得那是临考三天前,为了给高中生涯画上圆满的句号,班级举行了一次聚会,地点在教室,打开多媒体,播放着《永远的兄弟》,这也是我们的班歌,大家都知道这也许是最后一次唱,所以,大家都在唱,会唱的,放声唱,忘掉了平日的拘束;不会唱的,低声轻哼,有的低着头,有的牵着手,有的留着泪,有的咬着嘴唇,强忍着,而我,眼泪早已收拾不住。就这样,唱着歌,聊着天,牵着手,感觉时光是那么短暂,大家都在默默地祈求,时间走的慢一点,生怕结束,生怕放开彼此的手,再也牵不到,但时光总是那么绝情,从不为你的祈求而放慢脚步,每个人都把手握的死死的。

  在聚会开始之前,有人便便早早地在黑板上写上了:好兄弟,一辈子,今天的分别是为了以后更长的相聚,我们的感情永远不会变淡,大家反复齐声念着这几行字,念着,念着,也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就这样,在歌声与哭声中一直到了最后,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大家背起了书包,都不愿从教室里离开,最后校警强迫着大家离开,走出教室,所有的人都依依不舍的边走边回望着这个承载了我们三年青春的小教室,就这样我们的高中生涯便草草收了场。

  这一晚,我们留给对方更多的是眼泪,是不舍,是彼此的牵挂,是我们永远无法忘记的故事,就这样我们把我们曾经的青春,故事留在了小二楼,带走的只有悲伤。后来,高考,暑假,大学,有些人就这么走散了,有些人刚上大学的时候联系很密切,开始打电话彼此讨论着自己的大学生活的新鲜事物,后来就是隔三差五的发短信关怀着彼此,再后来就是节日时的群发短信,随之也就慢慢的没了音信,说好的以后常联系,却慢慢变成了空话,就这样现在剩下的也就那么几个了!为什么会如此,是生活变了?是社会变了?还是心变了?我也无从知晓,针对于我,极为自责,开始只顾自己的大学生活,或多或少的疏远了彼此,再后来,虽然联系了,也不知道说什么,略有尴尬,随之电话越打越少,后来也就很少打了,也许大家都和我一样吧!直到有一天,我无意中在空间看到小二楼被拆修重建的消息,这天整个空间被刷爆了,所有的人都在惋惜,悲伤。然而,也就是这个消息,让我有看到了那群早已失散的朋友。当时,我心里面咯噔了一下,后来难过了好几天,那个承载了我们青春的小家园就这样没了,以后或许就只有在梦里或者在记忆里看到它了。

  再见,我的小二楼,我得青春!也许我们丢失的并不是曾经的誓言,而是履行誓言的方式与途径;也许我们的誓言虽然像小二楼一样不复存在,但它只是被埋葬在新的小二楼底下,我们的誓言,故事,青春永远都在那,永远都在彼此的心中,任时光流逝,永不老去!就这样,那年,那场狂欢后,画面,永远定格在那一刻,感动,流淌每一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