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家园梦

美丽家园梦
美丽家园梦

 

我的家乡,福建武平武东四维,位于县城东边偏北处,距县城38公里。一条几十公里长的水泥硬化路高林公路,呈南北走向蜿蜒于高山丘陵之中,将十方、陈埔、四维、中堡连结起来;又有一条发源于梁野山麓,从袁畲、上畲、远明奔流而来的小河慕枫溪,流经四维,向东而去,汇入汀江。一路一河的纵横坐标组成的十字架,刻在绵延起伏的山峦叠嶂之中,我的家乡四维就像是一块璞玉镶嵌在这个美丽的十字架的中点。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山水有一方风情。这个得天独厚的地利优势,既可畅享公路连结外面大千世界的便当、借鉴吸收外界新鲜有益的信息,学习培育锐意进取不甘人后的优秀品质,又能涵纳慕枫溪的温婉柔情、梁野大山的豪迈奔放,受润于它们的精神灵气,润物细无声般,周边的大好河山养育了家乡人的淳朴善良、宽厚仁慈、坚韧顽强的秉性。

  

  我生于斯,长于斯。从我记事时起,浓浓乡情,淡淡乡愁,须臾不曾离去;美丽家园梦想,已经植根于我的心中。家的温馨,家乡柔情;绵绵情愫,无疆大爱;千般辛酸,万分甘饴;悠悠寸心,殷殷仰望心中圣洁的家园,文明富足,和谐美丽诸此种种,都是我心中萦绕不去的情结,怀着美丽的家园梦想,她伴随着我,一路走来,一起成长。或许这样独有的家乡情结和美丽梦想,还将时刻伴随我,直至永远。

  

  二

  

  我的家,位于观成书院院址的西北边三百米处、豹虎头的缓坡上,一幢二层的三间泥瓦房,毗连着一排三间砖混平房,坐北朝南,内有小坪,前排有几间杂物房。大门前面横着一条由西向东的小水圳,这条水圳是在小河上游从高陂礤水坝中分引出来的水流,在左田上屋下屋民居群中穿越行走。水圳的水清澈灵动,一年四季不间断地流淌;水圳平缓直行的地方,沿边嵌着平面的石头,是村姑们洗衣浣纱用的,平滑光亮,可见其经历之年久。水圳上下两边原来屋舍林立,住满了人家。房屋建造大致南北纵向排列,横斜穿插其中。整个村居,巷道幽深,纵横穿梭,偶又转弯,出其不意,不一而论。第一次来村的客人大都惊叹其村居屋子的精妙布局,竞象迷宫一样,深入其中,往往会迷路找不到出口,需村人引导方能出来。

  

  改革开放以来,绝大多数民居逐渐往黄泥坝、中间堂一带迁移,水圳以南还保留了部分农舍旧居原貌,水圳以北的房子大多已被钩机清除,仅留下上屋子用公和下屋子松公祠堂以及几户人家,我的房子就是其中之一,其余均作乡村规划开垦为旱种耕地。

  

  我家现在的房屋是在七十年代末和九十年代初改建的,因家人在外谋生现不常住人。房屋灰暗破陋,地上多处遗有从屋顶掉落的残破瓦片醒目扎眼,墙根檐沟内坪长起的无名杂草也顽强招摇,像是对主人长期没有打理房舍的戏谑和宣示。面对简陋残破的旧居,回望儿时的斑驳不全记忆,穿越着时空遂道條地到了五十多年前,那是我对家最早期的记忆:坐西向东的两间半二层房子,泥木瓦盖的,墙体颜色灰暗,石灰多处剥落。屋前一条石砌的道路,是早年通往中堡长汀的要道,房子南侧的墙壁上粗粗的写着往长汀三个大黑字的路标。道路前边有口小池塘,养着几尾草鱼鲤鱼,池塘靠南有个小坪以及几间低矮的屋子,是用来放置农具杂物和圈养猪牛牲畜的,再往前便是田塅和松树山坡。

  

  因为屋子迎面向东,第一印象深刻的事便是黎明起床后的看日出,在童稚的记忆里,东边天色渐白,丝丝云彩挂在天边,百米开外的山峦绵延起伏,山窝山沟处弥漫着神秘的雾霭,与农家的袅袅炊烟遥相呼应,长天大山相接,画出了一道道美丽的弧线,满脸通红的太阳就从山坡凹里调皮地探身爬起,金色灿烂的阳光暖和地照在我们的身上,这时总会牵引出我无尽的遐思幻想,心里装着满满的烂漫天真。抑或在雨天看雨景,此时,天色阴沉昏暗,太阳神秘隐身,乌云替代了彩霞,风雨紧避交至,雷电暴怒逞威。听着屋外丝雨淅沥,看着行人披蓑戴笠,在风雨路上匆匆穿行,猜度想像着苍天老人、太阳公公、彩云姑娘以及风婆雨神雷公电母们是在做着莫名的变脸游戏,还是为了某种目的在斗法斗智以致生死较真?这样的美丽山居风光一直相伴我天真无邪的童年;这种永远不能揭开的神奇迷局,不断撩拨着我常常涌动的幼稚思绪,紧紧地牵动着我为之爱憎颠狂、喜怒哀惧,直至上学懂事后方才逐渐释怀。

  

  当我到了有气力拿起柴刀扛起锄头的年龄,就跟着邻里的哥哥姐姐爬上并不茂盛甚或几近光秃的山上砍柴割荊,虽然砍割的柴荊少得可怜,可家里祖孙三代一堂却同时为我劳动收获分享着喜悦。或者跟着父母到地里帮忙劳作,稍大点还跟着大人们参加生产队劳动,出工挣工分。这时小小年纪的我逐渐感知到了生计艰辛的朦胧意识,烂漫天真的童年过早地逐渐褪去了本应多彩的颜色,提早感受到了生活的担当和责任,体验到了劳动的愉快和艰苦,以及为柴米油盐而奔波的酸辛。

  

  上学了,学校就在家门口,行走三两分钟即到。学校是原观成书院,后改名为四维小学,校舍是砖泥混砌的四合院瓦房,正南面的校门煞是威严而古老,门的上方刻着观成书院大字,两则门联写着甲第宏开师鹿洞,宫墙丕振启鸿图。石条状门框门柱门坎,泛着青光,可见其年深月久,两扇古朴厚实的木门朝里敞开,门上圆形镀铜拉圈有些斑驳灰暗,门坎以及里外的石板因人们长久走动而磨得光亮,隐约透出书院儒教人文思想的渊源久远与历史厚重。刚起学的我比同级生虚小两岁,进入有约三四十厘米高的长石条门坎须手脚并用。园内井字结构,房间四边排列,中央是内坪,沿边植着几株桂花,青叶白蕊,清新悦目,芬芳扑鼻,香气袭人;还有几棵高大的石榴,叶子肥绿,红红的石榴花果缀在枝头,洋溢着蓬勃的生气,她们在微风中颤动,似在向我们点头致意,相当有景致。左右两边是教室,前后是教师办公室并宿舍。北面横排着的房间略高,要走三两级台阶上去,走廊砖柱上挂一口铜钟。高年级的大同学敲着上课钟,悠长清亮的钟声传遍整个校园,学生齐刷刷进入教室上课。放学时,按自然村别列好队,低年级同学排前头,高年级的在后,老师简要交待有关事项后,值日生指挥着我们分别列队唱着歌回家。

  

  上四年级的时候有珠算课,学校要求学生自购算盘。那时家中八口人吃饭,只有父母两人算着劳力,姐姐失学整天帮着父母,家里经济拮挤,购买算盘必然占用家中油盐用度;父亲出生贫苦,从未上过学堂,斗大的字不识几个,一生辛劳中深刻体会到识字学文化的意义,为了支持我上学,决计给买了个小算盘,这在当时也算是家中值钱的奢侈品了。我拿着算盘视为珍品,爱不释手,在算盘背面木条上用小刀刻下了王霁虹三个字。有了小算盘,学习更刻苦,珠算课学得起兴,无奈期末考时感冒发烧,无法参加,后来数学老师特意留我到他办公室补考,得了个优秀,或能算是对购买算盘的回报。

上一篇:党风廉政警句

下一篇:伤感会上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