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派实力画家的完美亮相

image

前一段时间,由于较多的时间用于散文的阅读和写作,忽略了上海美术市场的展览信息。6月20日,我的好友、南昌十八中退休回上海的马老师微信发给我一则展讯,《文化的肖像夏葆元、魏景山、陈逸鸣邀请展》将于6月23日7月30日在张江当代艺术馆展出。

  

  展览是上海张江高科技园区建区25周年纪念活动之一。纪念策划团队选中海派最具实力的三位画家的作品,用夏葆元在前言中的话:这个以文化的肖像命名的展览,显然带有构想者们无限幻想的期待。这类似于一种文化的呼唤和信托的良苦用心,用于唤醒那些深具历史感的观众们,有助于他们重新遇见传说中的过往意识形态的变相回归。

  

  作为同时代的美术追随者的我,对上海的这几位画家早有所闻。正如著名画家陈丹青老师所言,7080年代的美术青年,在西方绘画艺术大门尚未打开的当时,夏葆元的素描可是全国美术青年追捧及临摹的范本。已故画家陈逸飞曾对陈丹青说:我们所有人其实都学夏葆元,这句话足以证明他在画界的影响力。夏葆元笔下的人物素描,极度肖似、传神、真切。还散发着忧郁与斯文的味道,极受当时美术青年的欢迎。

  

  夏葆元:1944年2月生,上海市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1965年毕业于上海美专本科油画系,后在上海工艺美术研究所任艺术指导十五年之久。1981年始在上海交通大学美术研究室任西画部主任,1985年始在上海油画雕塑院任油画创作组负责人。1988年4月移居美国纽约,至1991年修习于纽约亨特学院及普拉特美术学院。曾为多家品牌公司创制产品,如:POLLO、LEV、STRANSS等以群展为主的展览,作品分别在纽约、迈阿密及日本、意大利等国家展出,并获多种创作及出版奖项。

  

  夏葆元的画风具有人文画气质,其委婉的笔触反映出了上海这座城市的历史沧桑,那典雅的暖灰色调真实地记录着市民阶层的一种生活本质,不管社会纷纭变幻,他们如常应对,如常生活,努力保持着原有的节奏。代表作品有《昂贵的四重奏》、《声乐家周小燕》、《镜前》等。

  

  提到魏景山,就不得不提到他与陈逸飞合作的大型油画《攻占总统府》又叫《蒋家王朝的覆灭》,创作于1977年的这幅油画,是一幅气壮山河的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相结合的油画作品。画家用造型和油彩记录了一个伟大的历史瞬间。大胆地从俯瞰天下的角度进行构图,将人民解放军昂扬的斗志和对胜利的欢庆表现得淋漓尽致。《蒋家王朝的覆灭》是一幅鼓舞全国人民精神的优秀作品,一出现就引起轰动和震撼。叫人激动不以,过目难忘。

  

  魏景山:1943年12月生于上海,祖籍浙江宁波。1965年毕业于上海美术学院油画系。随后在上海油画雕塑创作室任专职画家。期间创作《占领总统府》、《开路先锋》、《瞿秋白》、《音乐家黄自》、《智慧与毅力数学家陈景润》等具有时代影响的油画作品。与陈逸飞、夏葆元并称为上海油画三剑客。70年代中期,赴西藏写生,启迪一代年轻画家的创作灵感。1984年赴美研习创作,1988年获肯萨斯及纽约市立大学美术硕士。他的作品除多次参加上海的重要美术展览外,还在日本、纽约、加拿大展出过。曾荣获军事美术展览的金奖,并被中国美术馆、军事博物馆、鲁迅纪念馆、日本、香港、美国、加拿大的私人收藏家收藏。

  

  陈逸鸣,油画家,中国已故著名画家陈逸飞的胞弟。自幼习画,1972年至1979年期间,先后就读于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及上海戏剧学院油画系。自1979年至1981年任教于上海轻工业专科学校。赴美后曾在纽约艺术学生联盟研习,之后在美国芝加哥、佛罗里达及法国巴黎的芬得莱画廊举办画展。通过和瓦理芬德里画廊和汗默画廊的成功合作,在美国获得了广泛的承认。

  

  陈逸鸣先生的油画作品,在题材、内容、古典写实技巧、人文背景及价值取向与其兄有异曲同工之妙。代表作品有《闺秀》、《女子与山水》、《浮生》、《年年寂寞渡春时》等。然而在开拓创新、艺术探索上,我认为超过陈逸飞。这在某些风景画如《梦想系列》、《威尼斯之光》的画面构成、色彩应用、技法表现上较前卫和现代。

  

  据说三位画家的个人画展,先后多次在沪上展出,每一次都引起过不小的轰动。然而他们的作品同台亮相还是首次。相近的年龄、相同艰辛的人生经历、深厚广博的人文知识、炉火纯青的写实技巧、又都有美国留学、研习、办展的开阔视野,成就了他们同样的艺术辉煌。

  

  画展展出了三位画家的50余件油画精品,是各自在海量作品中精选出来的上乘佳品。代表他们各个时期的风格面貌和发展轨迹。大多是他们承担大学美术教学的示范及写生、国外研习时的习作,还有一部分主题性创作画。在下午2个半小时的观赏和研究中,让我对他们之前只是零星的间接了解,到今天零距离细心观赏揣摩他们的原作,系统全面了解了他们艺术特色、技能技法、画面处理等。我无比珍惜这个机会。也许因为下雨的缘故,往日展厅熙熙攘攘的场面,现在却略显冷清,这种安静的环境,我可以慢慢品味、尽情享受。

  

  

上一篇:关于太阳的句子

下一篇:形容无聊的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