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根雕与现代诗

image

众所周知,动物的标本如果仅看外表,和它生前并无二样。象山半岛也有一位制作动物标本的大师,但他制作的动物标本不是动物的本身,而是用手中的刻刀一点一点雕刻出来的,所用的材质也是我们习以为常的毛竹。

  走进象山知秋竹刻艺术工作室,就如同走进了海洋动物世界,墙上挂的、地上堆积的、台面所展示的、橱窗里获奖的,大的小的,高的婑的,写实的抽象的,应有尽有,目不暇接。用大众口语叫:真像真像!用书面语叫:栩栩如生!用本地方言叫:交关像样!我真惊叹大师那双手,居然能在极普通的毛竹身上精雕细琢,把一个个海洋动物装扮的如此摄魂勾魄,除无生命迹象外,简直就是动物标本的翻版。

  而为这些动物捉刀的就是名声在外的大师级人物朱宏苏。

  初次见面时,他给人的印象就非同一般。中等身材,却很干练,看上去四十开外。头戴银灰色的宽沿太阳帽,一副眼镜颇有学者风度,而下巴处刻意留下的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胡须,又像是中国电影界年轻的新生代导演。在茶庄里幽暗的灯光下,一边看着店主在影视片里才能看到的茶道,一边聆听朱宏苏他传奇般的人生经历,心旷神怡,受益匪浅。年轻时的叛逆、迷惘、追寻、苦斗以及现代成功后的沉稳、醒悟、务实、敬业,都使在座的各位无不唏嘘不己,赞叹有加。他说,人生的定位十分重要,一旦看准了目标,就走自已的路,不要去管别人怎么说。事实也正是如此。没有一点美术基础的他,在和父亲一次冲撞后,依然决然拜师学艺。凭借着自身的天赋和灵感,硬是把这多数人望雕兴叹的传统的民间技法烂熟于心,与其说是雕刻动物,不如说是在雕刻记忆。据他自己透露,从1988年学艺至今,已在县级、市级、省级或全国性的竹根雕展比中,荣获各类奖项有二十种之多。

  他成功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在他的侃侃而谈中,我曾几次试图打断他的思路:你每天如此游离在刀尖上,何来时间创作出一首又一首现代诗,名气几乎与竹根雕并驾齐驱?终于在他的述说尾声时,我迫不及待和盘托出。他淡然一笑,其实我只是初中生,写诗纯属偶然,也可以说是心血来潮,但是喜欢嘛,就学着去了,慢慢地也就割舍不下,兴致来时,挥发一下。写诗还要感谢我家乡儒雅洋那片秀水青山,是那里的小桥流水,莺歌花香以及纯朴的民风和民俗,给我带来无穷无尽的创作源泉。朱宏苏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了现任宁波市作家协会主席、《文学港》主编、鲁迅文学奖获得者全国著名女诗人储佩荣,在她的扶植下,写诗由喜欢变成了一种业余爱好,一发而不可收。第一首现代诗《老家儒雅洋》就发表在颇具影响力的宁波文学期刊《文学港》上。读他的现代诗,圈内人都说,是在品味一股淡淡茗茶,余香绕梁,回味无穷。最令人佩服的是,创作的诗歌作品已经在全国40多家文学杂志报刊上发表,入选多本文选集,诗龄不足五年的他,居然也去参加省内外的各种诗歌比赛,却也收获颇丰。仅今年在全国中外散文诗歌邀请赛中,凭借一首《过东清流》斩获2014年中外诗歌新人新作一等奖。如今,顶在他头上的竹根雕与现代诗各种眩目的光环多达十余项。

  他太忙了!

  衷心祈福朱宏苏的艺术生涯,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