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德秀琴台善政

image

  元德秀琴台善政

  赵光耀

  在我的朋友圈中,懂得古琴的有中国音乐学院的赵登营教授、有中央电视台音频部的牛桂吉、有舞钢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梁葆,还有中国服装高级定制大师刘威。早前,我在舞钢市接触到轧琴,见到了300多年前的实物,心中颇为在意;再往前追,在中央电视台第九演播厅,我亲眼见过艺人弹奏古琴;而年代再久远的古琴则是在全国各地博物馆中所见。因此,我心目中的古琴是银杏树一般、化石级一般的东西。因此作为相当古老的乐器,《尚书》记载:舜弹五弦之琴,歌南国之诗,而天下治。这是从政治层面看待古琴。能够与其对接上的不是我们熟悉的武汉古琴台,那里有俞伯牙和钟子期的故事;也不是成都古琴台,那里有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故事,更不是西施古琴台,那是西施抚琴的地方。而是地处鹰城鲁山的古琴台和单县宓子贱弹琴的古琴台似乎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鲁山的古琴台留香千古,正在于唐代县令元德秀政声人去后,留下的琴台善政美名。

  钱穆《孔子传》有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之说。千百年来,中国人于文化氛围中,少不了古琴相伴,涵养陶冶。少年诸葛亮在鹰城被唤作卧龙之时,亦有弹拨古琴的情趣,更有空城计的断弦危机,以及临危不惧的气概;黄庭坚初到叶县调试琴弦,万般弹来终觉苦,便知人间民生难;苏轼魂归郏县,钧天之乐总相伴。由鹰城遍看中国历代文人志士,必得有琴棋书画一样文化的滋养,方能登堂入室。故而,元德秀作为周身流淌鲜卑族贵族血脉的后代,从鲁山商余口成长,到做鲁山县令,弹奏古琴,乃得大雅本色。鲁山县城古琴台坐落在县二中院内,每次经过,往往沉浸在其独特的艺术魅力之中,心灵的感动和震憾不言而喻。可以说历经千年,初心可鉴。

  据《新唐书》《旧唐书》《资治通鉴》记载,元德秀,字紫芝,唐朝河南人,世居太原,后移居河南陆浑,唐代诗人。他是后魏昭成皇帝孙常山王遵的后裔,鲜卑族,原姓拓跋,北魏孝文帝改革时始易姓为元。他是唐代诗人元结的宗兄和老师,举家迁到鲁山商余口的元家人门风正派、世代清廉。元德秀的父亲曾任延州刺史,但两袖清风,居官清廉似水,他在元德秀幼年撒手人间后,留给元德秀除了两间草舍,还有一张古琴。少年时饥寒交迫,却并没有影响到元德秀打小天资聪慧,刻苦学习。十年寒窗,他饱读诗书以外,还酷爱祖传的古琴。《击壤歌》《尧戒》《南风歌》《禹王牒辞》《夏后铸鼎繇》都在他指尖流淌过。

  正是音乐陶冶情操,他为人堪称楷模。史书记载,他对老娘十分孝顺,曾经背着老娘千里赴京应试,以贤孝闻于四方。古今同理,国家质检总局局长、党组书记支树平曾在大同矿务局,年轻时背过自己的父亲上学。同样以孝顺赢得口碑。再说元德秀考中进士后不久,母亲去世,他在母亲的坟墓旁边建一间茅棚守护,吃饭不放盐酪,坐卧不垫坐垫和席子,并刺取身血写佛经画佛像,报答母亲养育之恩。服丧期满,因为贫困调到南河县任县尉,他在当地有惠政,贤名突出。黜陟使是唐朝的官名,唐太宗贞观八年,派李靖等13人为黜陟大使,二十年又派大臣以六条巡察全国各地,考查官吏,进行奖惩,并了解各地情况。玄宗、肃宗时,亦曾遣使出巡。同时考察地方官吏的政绩。正是凭着黜陟使向皇帝报告了他的事迹,朝廷提拔他做龙武军录事参军。

  《唐书》有载:德秀不及亲在而娶,不肯婚。人以为不可绝嗣,答曰:兄有子,先人有祀,吾何娶为?兄子襁褓丧亲,他亲自抚养成人,视如己出。由于没有钱请奶妈,元德秀就亲自喂养他,等到侄子能吃饭了才停止喂养。民间传说,元德秀恨不成女,遂感天动地,双乳乳侄。侄子长大后,他又操心为他娶媳妇。后来因车祸伤足,不胜军职,开元二十三年调任鲁山县令。从此,这位精通音律的琴师,便按照安上治民,莫善于礼;移风易俗,莫善于乐的儒家经典理论,独辟蹊径,探索一县的治理之道。

  从鲁山董周乡群虎岭地名中可以窥斑见豹,所谓虎化成女的传说也由来已久。但在唐代鲁山境内却出现过猛虎伤人的事件。由于猎户捕捉不力,一度造成虎祸。当时,狱中有一壮士愿去捕杀猛虎立功赎罪,元德秀见其诚恳,即允准了壮士的请求。当时有的官吏劝谏元德秀:彼诡计,且亡去,无乃为累乎?德秀道:许之矣,不可负约,即有累,吾当坐,不及余人。壮士出狱后第二天,果然背负虎尸而归,举县感叹。

  开元23年,唐对回纥用兵取得胜利,唐玄宗驾游东都洛阳,在五凤楼下搭设舞台,命令三百里以内州县官吏带艺人献歌舞以示庆贺,并以且第胜负加赏黜。许多刺史、县令这下慌了神,为了取悦皇帝,他们想尽一切办法献媚,诸如精选优秀歌伎,身着锦绣服饰,极尽歌功颂德之词等等。唯独元德秀不这样认为,作为和唐玄宗一样擅长音律的人。他倒心性自醒,自编的《于蒍于》歌,仅培训乐工数十人,舞衣也不着鲁山丝绸,简单大方,在五凤楼前联袂歌《于蒍于》后,玄宗听罢曰:异之,叹曰:贤人之言哉!又谓宰相曰:河内人其涂炭乎?玄宗免去了河内太守职务,同时由于元德秀敢于犯言直谏的秉性和表现,免去了鲁山部分赋税和徭役。元德秀品性高雅,为官耿直清廉,颇受百姓爱戴,其威望由此更高。

  唐开元24年,时任鲁山县令元德秀始建琴台,距今已历1273年。琴台遗址我早见于上世纪八十年代,走进鲁山二高,尽管昔日高俊的古建筑早已不复存在,只留下一堆夯筑的黄土有3、4丈高,隆冬时节,生长的树木干枯、凄凉一片。环顾四周,发现有几块青石深嵌入黄土之中。从侧面爬上古琴台,远眺西山翠峰,沙河蜿蜒,露峰拔秀,平地田畴。而少年不识琴音古的我,没有听到鸣琴铮铮。而是玩性正浓。但千载悠悠的琴声中,却因砥砺出鲁山人才辈出,唐文学家元结、书法家颜真卿的元结碑、抗金英雄牛皋、五四诗人徐玉诺等等,他们赤胆忠心、淳厚刚劲、特立独行,以其鲁山特性而影响到我。后来,待到了解到元德秀后,我不止一次地走进鲁山琴台,遥想当年高台之上,元德秀抚琴与民同乐的镜像,心中充满了无限向往。都说知音难觅,在我看来,至少元德秀不缺知音,而且他的粉丝是韩信点兵多多益善。为什么鲁山老百姓皆是元德秀的知音呢?一次次路过琴台,都若有所思。元德秀何以能做到勤政爱民?何以能琴台善政?

  无独有偶,早在春秋时期,孔子的高才弟子宓子贱曾做单父宰,任期三年间,任人唯贤,万事为民先,单父因而大治,可谓奸邪不作,盗贼不起,人民安乐。闲暇之余,宓子贱时常登上城边一高埠弹琴,抒发情怀。他卸任后,巫马施继任县宰,愈加勤勉,很有政绩。为纪念两位县宰治单的不凡业绩,后人便在宓子贱弹琴处筑起一座高台,称为琴台。鲁山琴台与之如出一辙。此后元德秀公暇或农闲时节登台弹琴,对围观听琴的人嘘寒问暖,了解下情,并将所带饭食与民众共餐同饮。由于他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百姓们乐意和他交谈。每逢他弹琴时,四乡百姓闻之,聚者数百人。元德秀利用机会宣布施政措施,征求百姓意见。每至收获后百姓听到他的琴声就自觉将粮税送到县衙。元德秀不仅把古琴艺术由曲高和寡变为雅俗共赏,还把琴台当作与民同乐和审音理政的窗口。宋朝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描写为琴台善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