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来了

image

站在二楼的窗口,向外凝望。

东方的天空中,一轮朝阳照耀着寂寞的土地,两条长白线在淡蓝色的空中踽踽独行,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眼前的树林沐浴在晨光中,光秃的树枝笔直的刺向天空,像整装待命的队列,再远处,一泓枯瘦的池塘被冰雪覆盖,残荷孤零零地挺立着。

“唧,唧,……”,几声鸟鸣,打破了寂静,循声望去,在左边树林的一段虬枝上,一对褐色的麻雀迎着阳光,亲昵地偎在一起,轻快地梳理着羽毛,一时高兴了,啼叫两声。

这对雀仿佛在讨论昨夜的美梦,或在谈论快来的春天,看着,看着,我迷了。我好像才开始认识到——鸟类的世界是这样的丰富多彩,充满了“人情味”,如同人类社会。我将视线撒向右边的树枝,寻找其他的鸟儿。

在右侧更高的树枝上,立着两只黑喜鹊,一动不动,表情木然。一个干树枝筑的鸟窝,已毁了大半,挂在旁边的枝丫上。这厢的气氛和那边迥乎不同,真是“几家欢乐几家愁”,看着黑喜鹊失神的样子,我也不免难过起来,此时,我苦于无法表示安慰之情,只能任凭思维继续“跑野马”。

不知道,有没有鸟宝宝遭难呢?想到此,我很想立刻跑出去,到那棵树下查找一番,看能否找到小鸟的尸首。但,我还是控制了自己。鸟窝为什么被刮坏了呢?嗯,……这对喜鹊新婚不久,经验不足,所以窝不结实,或是鸟窝选址不当,再或是它们没有认真造窝,敷衍了事……可是,就算它们造的窝很结实,也不能保证就不被狂风刮坏呀,对渺茫未知的未来,谁又能说的准呢?渺小的鸟儿不能把握命运,人不也是一样吗?唉!我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我惆怅地望着这对可怜的夫妇,它们呆了一会儿,静静地飞走了,我又揣测,离开这个伤心地,去重新建立新家园?——定是的!这次可要建一个更结实的窝呀。是呀,跌倒了,再爬起来,生活不是一样很好吗?一时的失败和痛苦不算什么,日子还长着呢。

再看那一对麻雀,还在枝头顾盼生姿,呢喃着……

天空中,太阳依然在普照,似乎源源不断地向大地上的万物输送生命的能量,枝头上的叶芽已经蠢蠢欲动,内里悄然运化,只待一声讯笛,便应声而动,吐露芳华。

在这寒冬腊月,一个风和日丽的早上,我仿佛嗅到了春天的气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