叹

三十而立、四十不惑!

然、时代的发展,三十时的我,感慨的是——立而不稳;不惑之年真想把红尘看开,但自己连看头顶的天,你都不敢!

因为你得老老实实,走好脚下的路,尽管妻子已经选择临阵脱逃,但自己拉的这两残破的车上,还有老、小!

好想说点什么?

想说的好多,真的太多的感慨!

但自我到底还能说什么?

生活啊生活!

到底是生活捉弄了我,还是我真的无力适应生活,但又必须努力去顺应生活!

自我感觉,并非别人感觉,或是评判的那么一无是处;只是命运开了自我一个玩笑!

曾经向往的事业,已经无情地蒋自我拖到了日薄西山;更为可恼的是:无论爱情、还是婚姻,自我连招招手的勇气都没有!

我无法明白:自我是命运的悲哀,还是悲哀的自我,无力享受幸运之神的眷顾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