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雪落落梦何夕

青雪落落梦何夕
青雪落落梦何夕

今天加了一个网名为一夕青雪的姑娘,知道她已经三四年了。今天才主动加为好友,这个举动我自己也解释不了。或许我觉得伤感的姑娘令人心疼,如果非要给这个行为作出一个解释的话,那就是心疼吧!

  想来她的防备心也是极重的,刚加了好友对方便锁了空间,这让我有一丝不悦。我没发作,给她发了一个消息:我不是你的某个熟人,只是偶尔看到你空间觉得你伤感就加了...想是时机不对,加你倒成了阴谋似的。当时并没想过她会回复什么之类的话。向来都是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况且我并不喜欢心计的玩弄,会觉得甚累。凌晨一点的时候她给我回了一条长信:刚睡醒,看到你这样说才觉得是我自己多疑你了。可是如果说禁止你访问时针对另一个人,并不是你。不知道你会不会相信,我曾经有段过往,就是因为一个女人而在生命里承受过没有过的不堪回忆。我并不觉得熟人进我空间有什么不好,也没说非刻意搞什么神秘。我一直开放空间就是因为我仅自己可见时,别人会说,很多人请求我开放。我把有些情绪写出来,若不是实难忍受,我是不会表现出来的。有人说,现在一看我写的东西就知道我怎么了。所以说禁止你,不是刻意,只是我再也不想因为那个人再徒增痛苦。我已经快失去让自己快乐的方法,真的不想再去承受我承受不了的没必要的事,也许是我没办法走过那段路才会在意,我也想无论那个人怎么做,我都应该清者自清好了。可是没办法。而且你空间什么都看不了,资料、相册、再加上你的头像封面风格,我不得不害怕,所以就算你是那个人,我这样也许会让那个人高兴,可希望你理解。噼里啪啦,很长的一段话。

  快乐这个词于我而言忽远忽近的存在,我心疼伤感的姑娘,与她们不同的是我太骄傲,会在受到冷遇之后抽身而去,永不回头。别人世界里的无味陈杂也是他们该有的权力,谁的生命里没有一个结。我喜欢舟阿花,难过了就去流浪,陌生的人,陌生的风,连呼吸也变得陌生起来了。这对于我很受用,偶尔还是会感到孤独,虽然很矫情,那就矫情吧!那就光芒万丈地走向我吧!

上一篇:小路

下一篇:心叶落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