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路

小路
小路

这是第几次梦见,我早已记不清了。有人说啊,因为回忆太美,现实太难熬,所以人才会念旧。可是此时此刻,我站在这个世界的尽头,在落日余晖的映照下独钓着一江寒秋,恍惚之间竟然有了一种仲夏夜的朦胧。

大学西门正对着瑞天广场,在灯火和繁华中显得格外落寞。我不爱热闹,四年来逛商场的次数屈指可数,独爱商场后头通往另一条街道的泥泞小路。或许我觉得,只有能够留下脚印的路,才能称之为路吧。

其实这条小路原本只是几条田埂,两旁是菜地和小池塘。我总是跟室友一起,翘掉我们觉得毫无意义的课,在宿舍酣睡到放学,然后活蹦乱跳地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溜进地下室的台球厅,中式八球,八块钱一小时,谁输谁付钱。

有段时间,我迷上了《听说爱情回来过》这首歌,至于原因,谁知道呢,毕竟很多事情根本没什么原因,或者说,根本说不出原因。手机、电脑,有我的地方就有这首歌。终于,室友们开始吐槽,能不能换首歌,都快吐了。于是,有一天,中华跟我说了一件事,我说,这个啊,我早就知道了。中华很诧异,你在哪听来的?我笑了笑,在朋友那儿听说。

后来,发现成年人的快乐似乎就是喝酒、吃饭、唱歌,开始在酒吧没头没脑地灌红酒和威士忌,然后点满一桌菜,吃完直奔KTV。但是,友情和社交并没有必然的联系。慢慢地,慢慢地,从两桌人变成了一桌,从一桌变成了零星几个。再后来,几个人也凑不齐了。于是,有一天,我跟中华开玩笑说,我们去唱歌吧。中华喜出望外却又眉头紧蹙,随口问了句,还有谁啊?我笑了笑,还有我啊。然后开始互相骂脏话。

再后来,我突然有了觉悟,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每天下课后跑进瑞天广场的电梯上三楼,把健身房的器械通通来一遍,然后戴着耳机听着歌,边走边抖,回到宿舍倒头就睡。于是,一年过后,我看上去瘦了很多,体重却涨了二十多斤。当我走路都大喘气的时候,又开始一边怀疑人生一边破口大骂。

其实,我从来都是一个不甘落寞的人。才会在高中的联赛把自己搞残废,才会刚进大学就想推翻学生会,才会因为看不惯那些不如自己的人高高在上指指点点而退出球队,才会明明不愿将就却背负着自己画的牢笼。

其实,后来我偷偷回去过。只是,我没找到那时候的人,也没能看到那条小路了。

上一篇:师之道

下一篇:青雪落落梦何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