舂陵子弟今安在

舂陵子弟今安在
舂陵子弟今安在

舂陵有多少子弟?

八千。

那是以前,西汉末,刘家社稷崩溃之时,汉齐武王刘伯升带领八千舂陵子弟北伐,在混战中,不怕死,不畏死,勇猛刚强,脱颖而成舂陵军,为东汉建立、汉室中兴立下赫赫战功。八千子弟背影已消失在浩瀚历史,冲锋号角与厮杀已湮灭在岁月风尘中了,而舂陵并不因烈士的远去而平静,也并不因曾经的磨砺而获得幸福。若干年后,唐人元结经营道州,苦百姓之苦,哀百姓之哀,作《舂陵行》,用史诗的语言呈现了底层劳动者的卑微与无奈,从侧面反映出舂陵人民的任劳任怨和刚强坚韧。

舂陵人民并不因为生活艰难而舍弃追求,也不因时代严酷而舍弃梦想。在经过千山鸟飞绝的落寞和爱莲说的涤洗,欧阳振声的欧事探究和阙汉骞的拔云体, 舂陵文化薪火相传,为舂陵弟子留下了敢于尝试敢于突破敢于创造的精神。欧进萍、欧阳晓平与时俱进,用锐意进取为这片大地续写着传奇。

散布在舂陵盆地中的村庄星罗棋布,欧阳、郑、李、谢、柏、黄、胡、何、阙 各姓人家聚族而居,依理而行,耕读并重,最大限度的保存了传统文化在民间的延续。从宁远北逍遥岩舂陵第一峰开始,北面的山,与南面的山形态迥异。北面的山逶迤连绵,层峦叠嶂,如连天波涛,气势恢宏。南面的山独自成峰,钟灵毓秀,仪态万千。北面的山云雾袅绕,荒凉冷峻;南面的山红霞白云,瑰丽明媚。南方的山充满传奇,因为舜帝,各朝的名人趋之若鹜。北面的山,除了舂陵北面的阳明山以道佛闻名于世其实是出世脱尘之外,所有高峰,均籍籍无名,如同舂陵子民,不求闻达于世,憨厚踏实,不舍耕耘,却内蕴精气神。

这方面最好的证明就是舂陵的土产货红薯酒俗称宁远茅台。

无论欧阳、郑、李、谢、柏、黄、胡、何、阙各姓人家,都离不开红薯酒。红薯于明末引入中国,个肥只大,补充了口粮,而放眼中国,红薯酒却只存在于舂陵人民的生活中。无论茅台、五粮液、孔府家宴、北大荒众多名酒,没有一种酒的原料里有红薯一项。红薯酒的酿造工艺不太简单,光制作酒曲的工艺就比较繁琐,酒草的选择、晒制,糯米、酒草的配比及发酵、酿制的流程,都可以写满一页纸。但舂陵人民在掌握了方法之后,乐此不疲,年复一年,无论世事变迁,但制作、酿造红薯酒的工艺流传到了现在,不仅家家户户都会,而且方法还是那么传统,堪比贵州的茅台镇。在舂陵人民心中,红薯酒已经成了人情的调味剂,聚会宴客,没有红薯酒,几乎不成酒席。离乡的舂陵子弟,也不忘带上两桶,在异乡以乡愁下酒,来两杯抒怀。

由于舂陵盆地在九嶷山与阳明山之间的山群里,交通不便;碳酸性红土遍地,物产谈不上丰富。除了红薯酒,能带走的特产委实不多。宁远血鸭、宁远酿豆腐、宁远腊肉舂陵人做得都很地道,且口味独特,但离开了舂陵盆地,就知之者甚少。在舂陵盆地,却是待客佳肴。血鸭讲究色香味,酿豆腐讲究色香味,腊肉一样讲究色香味。就像红薯酒一样,成了品味生活的媒介。丰富的饮食文化,反映出了舂陵人民的智慧和对生活的热忱。一杯红薯酒,一筷家乡菜,打开话匣子,平常生活都是诗。 舂陵盆地狭小,地理偏僻,交通闭塞,生活枯燥、单调、乏味、无望。每个大大小小的村庄,都在不安着,期待着改变。甚至,不惜背井离乡,去探究外面的世界,去改变生活。如同当年的舂陵军,为达目的而不惧牺牲。渴望改变的舂陵子弟,从弯曲颠簸的土路跑出去,然后在南方、北方各个城市寻找活路。无论背着装着行李的化肥袋子,还是提着两桶红薯酒,都接近于赤手空拳,一副无畏无惧的模样。一如当年舂陵军的壮怀激烈,野性在舂陵人民的内心爆发出来,不结出一个果,誓死不还乡!在广东、在浙江、福建、在江苏、在北京舂陵人凭着勤奋刻苦积累着财富,然后回乡建设,从改革开放到现在40年,舂陵大地变了模样 ,有了现代城镇的雏形。

这种积累和改变都是靠一双手。舂陵子弟的这一双手,不是物理意义上的那双手,而是勤劳、创造、拼搏和抗争的代名词。从古至今,在这块山地上,父母给孩子的最大的遗产和馈赠,就是一双手,以及从小到大父母在耳边叮咛的自立自强。父母给你一双手,就不是偷懒用的,有一双手,饿死也休想得到同情,反而是鄙视和讥讽。舂陵子弟靠着这一双手,在生活中撕扯、抗争,掩面而泣,也不会轻言放弃,柏忍当年就是如此,宁可死,也不愿苟活。

舂陵子弟今安在?

二十万大军在奋斗。

逍遥岩往北,仁和、柏家坪、清水桥、鲤溪舂水滋养的地方,舂陵人民用自己的双手,在舂陵大地上,描绘出了美好生活的样子即使还不能十分确定这就是幸福生活的样子,但点点滴滴,都是舂陵人民用自己的那双手按自己的想法塑造而成。在小洋楼、干净的村道和青山绿水之间,柏家坪的白壁马头墙独具风味。某些人认为这是不伦不类的复古,某些人认为是刻意之作,某些人认为是政治任务。众说纷纭,也众口悠悠。但别具一格的建筑风格,确实能带来耳目一新的认识。统一风格的建筑,也树立了柏家坪的形象。柏家坪是一古镇,历史的内蕴和现实生活对美的追求,用传统的建筑表现出来,赋予了这个古镇崭新的风貌,这是柏家坪历经风雨不衰的内涵力量,也是舂陵人民的一个共同诉求,只是,柏家坪作为代表,把这些诉求诉诸于形象了。这项举措敢为人先,十分伟大。如果每一个镇都像柏家坪一样发掘历史,敢于塑造自己的风格,舂陵大地上,就犹如摊开了一幅水墨丹青。

舂水悠悠,垂柳依依。东舂水也罢,西舂水也罢,舂水流经的地方,诗意盎然。从仁和坝,到皇家洞,到侯平,从阳明山到逍遥岩,人民都开始重视生态环境,无论是有意为之的退耕还林,还是无意间的无心插柳,舂陵大地恢复了青山绿水的样子。小红砖房,小洋楼,水泥村道,新能源路灯,自来水老百姓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基础设施,正在走进千家万户,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走在田野的机耕道上,仰望四周青山,一种悠然的感觉在心头浸漫。人居环境和谐相处,虽有历史的隐痛,但目前的现实仍能抚慰曾经不舍追求不忘初心的一代舂陵人。

天穹之下,青山之间,一垄一垄的田亩,孕育着种烟大户的希望。一条一条相连的村道,盘活了舂陵大地的生气。一个一个相连的集市和村镇,修复了鸡犬相闻的好景。充足的供给,让人们增多了消费选择。人们守望相助,安居乐业,舂陵大地,一片安详景象。此时,平常之心居舂陵,正好。 2018.2.1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