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那个老人

记忆中那个老人
记忆中那个老人

那一对老人已经过世很多年了,慢慢的被遗忘,只是偶然的,还有一些家长里短的提起老人的事。

他们是自谈的,感情很好,水到渠成的走到了一起。

结婚后多年,他们依然没有孩子。

在农村,在三四十年前,结婚几年还没有子女,那些左邻右舍的早已开始窃窃私语了。

曾经的农村,就是家里生了女儿,没有儿子,都觉得矮人半截,被人背后指指点点的,何况没有儿子呢。

他们夫妻也看了很多的医生,也吃了很多的药,特别是那种用瓷罐子熬的药,他们坚持熬了很多年,也喝了 多年,路上经常有他们倒掉的药渣子。

至于为何将熬后的药渣子倒在农村的小路上,至今,我也没有弄明白。

时间如东流水,一天,一年的过去。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他们放弃了要孩子的挣扎,开始了属于他们的简单平静的岁月。

看病,喝药,中间夹杂着规劝离婚的。

他们不为所动的,依然过到了老。

经常的,看到老夫老妻的,一个骑车,一个稳稳的坐在后面,有时是老太太骑车载着老头,有时是老头骑车载着老太太。

之后。

他们都慢慢的老了。

他们一起步行去上街,买点夫妻生活的必须品,走累了,他们会找一个合适的地方休息一会,再继续走。

他们相互搀扶。

慢慢的,都更年迈了。

老头子身体不好,老太太就一个人上街买东西,不能去了,走不动了,就请上街的人帮着带一些东西来。

老头子病重了,老太太无微不至的照顾着。

老头子去世了,老太太一年不到也去世了。

老头子去世后,老太太就将她死后该准备的所有细软都准备好了。

老太太为自己买了棺材,雇人抬放家里,买了很多的白布,也为自己亲手做了一套送老衣

老人没有子女,也没有今天的养老院,老人病了,病的很重,老人穿好送老衣服裤子鞋子,将门关好,安详的躺在床上,几天后,去世了。

我不知道,最后的几天,老人是怎么的度过的。

老人没有赶上刚好的时代。

如果是现在,老人可以住养老院,后事也不用老人家操心。

多少年过去了,一对慈祥的老人,那音容笑貌,依然是那样的慈祥,那样的好,与此同时,眼神里有我那个年龄无法读懂的凄楚思想。

不管任何时候,不管在世界的哪个孤僻,贫瘠的地方,假如,你我她,再次的遇到这样的孤独老人,却没有人或者养老院的安置,请给予爱和慈悲。

当我们老了,都一样的需要爱,慈悲,还有尊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