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里的中秋

记忆里的中秋
记忆里的中秋

  又到中秋佳节,每到这个时候我忆起的并不是团聚赏月的场景,而是童年难以忘却的趣事。

  那是在还不知道何谓中秋的年龄,每当村子里家前屋后立着刚收割上来的稻草捆儿,一个个圆锥形张开如兵马俑的阵势,就知道农历的八月半快到了,又有糖茶喝了。每到这天晚上村里家家户户门前都放置一张小方桌,摆上月饼,奶奶或妈妈做的涨饼,水煮的刚从田间挖上来的花生和山芋,一碗茶水,点上一支香,条件好些的人家再摆上时鲜的水果,敬谢月神又是一年好收成。农家还流传着这个晚上尿床的孩子偷喝敬神的茶水就不再尿床了的习俗。于是我们几个同龄的小伙伴边偷喝茶水边干窃食月饼之事。记忆中那时的月饼简单,就是现在感觉甜得要命的苏式月饼,远没有现在的月饼制作得精致、美味和营养,可是直到现在还是觉得儿时的那月饼好吃,嗣后再也没有尝到过如此美味的月饼了。

  傍晚时分,几个小伙伴约在一起商量好晚上的行动方案。天黑了月饼上案时,也正是我们登台表演之时。五人以二三分村东与村西两片作战,事后共享收成。我们行动的对象一般都是选择较富些的人家,不光茶好喝、饼好吃,也许还有更爽口的苹果或酥梨。记得那时农村正值土地承包到户之初,还谈不上富裕,所以每家都将好吃的敬恭在门外,家中小孩还等着礼毕后品尝这节日才有的美餐。家家也都防着盗茶者窃食。其实我们早有计谋,让跑得快的带头大哥在前面窃取,跑得慢的伙伴在后面接应,一旦暴露带头大哥拔腿就遛,接应的因为逃跑的速度慢,所以不能立即撤退,只能退到旁边的稻草兵马俑里,轻轻抓起一个兵马俑把自己藏进去,从稻草的缝隙中目送主人追着带头大哥渐渐消失在黑夜中可能由于兴奋程度不同,所以根本追不上带头大哥。躲在稻草捆儿里的正目睹这一切偷着乐呢。有时也会因抑制不住这快乐的情绪笑出声来,被正捕捉无果气冲冲回程的主人逮个正着,没收战果。

  记得有一年中秋月圆之夜正逢天狗食月,村里上了年纪的老人说天狗食月是不祥之兆,要敲锣打鼓驱走天狗。于是我们跟往年一样还是分成两组,不同的是一组负责敲击面盆,另一组负责干正事。特别是月亮被全吞之时,敲盆的嚷到高潮,村上人以为我们今年的兴趣全在驱赶天狗,那知道一片漆黑之下我们正干着那事儿。待天狗吐出月亮时,正是我们在多么美妙的月光下分享美餐的时刻。

  在姜堰中秋还有摸秋之说,是日晚年轻小伙偷碗、鱼网等物,送给求子人家。小孩玩的也还有好多,如用砖头瓦砾垒宝塔敬月光,用芦竹花管制作各种玩艺儿,以菱角斗牛头,以扁豆荚斗马、芋头子斗猴子、癞葡萄斗金鱼、豇豆荚斗蜻蜓等,斗巧取乐。

  只是这些趣事儿在我们的孩子这一代身上已经消失了。从幼儿园起他们就已经被各类兴趣培训班和繁重的作业压得喘不过气来了,从珠心算起一算就是二十年,然后步入社会。象这样的童趣当然没有生存空间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