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台游思

image

与齐鲁会盟的夹谷山一水之隔有山叫钓鱼台山,山之西峰有一石巍然如鸟翼伸展,下为悬崖,当地人称为钓鱼台,山以此而得名。其南山脚下是学院,三十年前我在此求学时还是师范专科。学院有几位因优秀而留校的同学,现都混到县处级领导干部了!

三十年岁月蹉跎,而今一事无成,却也走出了人生不惑,岁数一长总怀恋过去。那时在钓鱼台下求学,院墙残破,学校宛如一处农场,学习又没有了高中时的紧张,所以我们可以经常登山锻炼、读书、游乐。一次,站在西峰石上探视下方,其近百十米陡坡凹入峰底,蓬松沙石上零星点缀些杂草和酸枣树,在下凸起,多石榴及其他少量杂树,浓密葱郁,裙摆近水。站立片刻有踏空之感,急转回,见一村民,相视而笑。那村民告诉我:此为钓鱼台,姜子牙曾在此钓鱼。我不觉哂笑,太公渭水直钩垂钓,以待明主,又怎么到了这么个山乡僻壤?你不能不说人类想象力的丰富。

内藏奇货,售于帝王之家,这是古读书人的梦想。年少之时,我也刻苦攻读,渴望着为世所用,成就一番作为。可我总脱离不了读书人的弊病,天真地不谙世事,又个性孤立,不喜好奉迎公门,交通人事,岂不知这是社会人的功课,晋级的阶梯,故此一旦进入多不如意,朗朗苍苍已入天命,却喜欢上了山水之美。入冬时节,偶从钓鱼台山经过,抬头看钓鱼台,沉浸于空濛寒晖中,好像太公真的在台上弋钓。七十老叟,得遇明主,成就功业,却也不枉人生。这样想着不觉攀援而上,寻着台石。可太公早去,寒山清幽,唯青石、寒树、枯草,各安姿态,听山风细语而已。

坐于台上,南望学院,虽高楼林立,设施条件今非昔比,但有多少寒门却不知将面临世事挣扎,饱受独立的困扰。移目眼下,看库水悠悠,日暮黄昏,文王的车在哪里?还是下山回家独酌一杯浊酒好啊!

吴兆雷

上一篇:过年不放鞭炮

下一篇:家中独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