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正午,燥热,慵躺床榻,耳旁音乐和融,睡意渐浓

  妈妈忽然站在我的身旁,和悦地看着我,瘦弱如往日。忍不住纵身跳起,紧紧搂住她的脖子,她任我肆意的拥抱,她的脸颊散发出温热的气息,便不由得把嘴巴贴上去亲那平滑的肌肤,妈对这个热烈的举动似乎不愿接受,脖子向一旁偏斜,使劲地挣脱。

  我急急地说:我不敢放开,一放,你就走了,每次都这样!妈乐呵呵笑道:好、好,由你。我不撒手地抱着她。

  我想你!

  我知道,我也想你们,还有你爸爸!

  我一愣,反问到:你也想他?

  当然。妈很干脆的说。

  我每次和姐姐谈到你,总会埋怨他以前对你不体贴、不关爱。

  你们不要这样对你爸爸!我们总归是一家人。妈妈满含责怨眼神,表情有些失望。我明白她是责怪我和姐姐有这样的想法。

  再说,以前的夫妻有多少是恩爱的?都是这么慢慢过来的。要知道,婚姻不过是盘石磨,两个人转着磨练着一旦不转了,就表示分开了。过去那些辛酸的事儿,我都忘了。你们也不要怪他没有给你们多少父爱,现在他老了,将来也会离开的。

  听了妈的话,半晌我没回答,心里思忖着。犹如电影里的场景一样闪现出自妈离去后,每每我们父女三人在一起时,提起妈妈,深深的愧疚始终煎熬着爸爸,他甚至跟我和姐说话也连带着歉意。

  我下巴支在她的肩头,又问:你现在好不?我们都很好,你不要担心!

  妈知道你们都很好!我也很好。她的左脸贴着我的右脸,右手摸弄我的左脸,轻柔温厚,清楚地感觉到她手掌上的茧子在拂拭时稍硬地从皮肤上一路滑趟。周身的幸福如泉水波漾澜漫,任其梳理心草络蔓,涤去沉疴积怨

  一乍,醒来,才知是梦,侧卧着,怀里紧紧搂抱着薄被。抬头看看,一切还是原来的模样,老公仍在玩电脑,女儿在看电视。电脑里正唱着刀郎的《十送红军》,略带沙哑的嗓音,深情厚重,朝盼晚想意切切,恩情似海不能忘,亲人啊

  蓦然想起今天是母亲节,轻扬眉头,浅浮微笑,窗外骄阳普照,热浪洋溢,心绪顺平地看着白云皑皑的澄碧蓝天,对着在云端漫步已渐渐飘逝的那个影子喃喃而语:谢谢妈,梦见您真好!祝您节日快乐!

  二〇〇九年五月十日下午五时写于母亲节

【责任编辑:可儿】

上一篇:扬州

下一篇:青春的记忆_如歌的岁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