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

image

  安心的工作,潜伏了几个月,我终于又出游了,可能性子也属于憋不住受管制,我的心里已觉够荒凉了。上海很大,有时我却觉得它是个牢笼。比如现在,感觉在上海越呆越消极,内心突然没了定力,日子就是混,而近半年就这么混过去了。我也知道一个人内心一旦没凝聚力,就等于走向枯萎。此刻,我太需要清醒了,活在世俗的当下,这个年龄段的我和处境太需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去做一件事了。我想到的就是离开上海三两天,去哪里?想到的也是未曾去的扬州。

  又是看到那些因见多而觉得平凡的风景,在城市郊区有绿油油的菜地,一排排别墅,之外还有高高的水杉树长在弯曲的河边上,因是冬天水杉树的枝条上的叶子都落光了,一眼望去,树上总共有几个鸟巢一目了然,江南地区的普遍村庄似乎都这么规划建起来的这一次又走经昆山、苏州、无锡、常州、丹阳、镇江这条路线,对熟悉的沿途风景再没什么再去挖掘的心思,到了镇江火车站我就下了车。因镇江和扬州只隔着长江,也有城际公交互通两市。从车站北广场走出来,发现马路对面的公交站台那也有很多小面包车停在那里。我走过去几个面包车司机围着站台上的人喊话:到扬州的,到扬州的,一问价钱才15元/人,有些人已等不及了说走吧,别再等城际公交了半个小时也不来一趟。我先在旁边一家面馆吃了一碗镇江锅盖面,上了刚拉满人马上要走的小面包车,车厢里本6座位,而坐着9个乘客。启动的时候司机开始依次问去扬州哪的,边要收钱,在我前面几个都说去文昌阁,问到我的时候我也说去文昌阁,反正第一次去扬州说不出哪些点。车子开始在镇江城区绕,快了又慢,红绿灯太多,一直到上了润扬大桥才觉车子在高速平稳中前行,大桥是一座跨长江的斜拉式大桥,很长的一座桥,车子在上面开了许久还是在桥面上。这是江泽民时期兴建的大桥,扬州是他老家,估计该项目多少和关照老乡这种情结有关系。大桥下面依稀可以看见长江水在太阳照射下金闪闪的光芒,还有船舶游行于江面,四周弥漫着微朦朦的轻雾,桥面上高高的铁柱路标有箭头指千年古渡瓜洲的方向,旁边一位乘客说开始入扬州地界了。

  关于扬州,其知名度被广泛人熟知,从古文古人古事就有李白的烟花三月下扬州,还有杜牧的十年一觉扬州梦,特别是扬州八怪之一郑板桥的人生难得糊涂,被很多人视为经典,也常在挂在嘴边及模仿,在消极堕落与积极理性间人生难得糊涂似乎都处得很恰然。扬州誉满全国与其在过去很长一段时期里的经济地位有关,隋朝开凿的大运河及依靠大长江的优势使扬州的水路贸易很发达,特别是盐业全国闻名。当时在扬州聚集很多盐商,据说大多数来自皖南的徽商,在扬州做盐业生意发大财了,有些就在扬州城内安家落户建自己的大宅,在古代也一样,有足够的财富就可拥有芳名,且可以流芳百世,所以在扬州老城的古巷古街内特别是东圈门附近,那里有一排气势恢弘的大宅院,就是当年一些盐商巨贾的宅院,现在被当历史文化建筑保护着。

  我们车上几个一同下车的点是在文昌阁,这是一座显眼的阁楼,底层有拱门,有几层高,复式圆檐,像一把半撑开的雨伞处在马路交叉中央,晚上阁楼的外轮廓有彩色灯光照明,被称是扬州地标性建筑。扬州城没什么高楼,像一座难得朴素的城市。文昌阁就在东关街一节点之上,这条长长的古街,人气很旺的商业街。古式的门面,各种招幌迎风飘动着,小门面也偶尔夹着一座大宅院,多是名人故居或名园。也有各种小吃店一家紧挨一家,有扬州炒饭、淮扬菜等。据说淮扬菜很注重刀工,扬州三把刀能做大做出品牌和淮扬菜注重刀工似乎有些关联。在东关街也有叫卖扬州三把刀的铺面,有小型盒装的,一看是修脚刀、剃刀、菜刀,也只是普通的光亮的不锈钢铁具。这条长长的东关街,连通着多条狭长甬道的侧巷,里边座落着成片的灰墙黛瓦的老房子,墙面上有岁月留下的斑白痕迹,有些瓦顶上结一块块厚实的青苔,上面长着几些枯萎的矮草,这和苏州姑苏老城内的老房子样貌很相像,保留着一座城市比较清晰的记忆。

  我在扬州老城走得比较完整算是东关街这条老街,感受最深的就是热闹。走到宋大城东门双瓮城遗址外的古运河,也没见有什么新奇,一切平凡如白水,再难找回当初那种旅行路上遇见的种种疯狂。也许是走的地方所见到的场景都很相似,也可能本身这里就平淡,反正我对很多所谓的古迹之类没什么感受力了,加上对很多历史文化景点多了些疑心,觉得只要经历文革,就很少能留下所谓景点文物的原物,即使有幸能保留下来,或者有些内涵存在曲解。现在我去一个地方,很多时候我也只是随大流。

  当走到古运河边上,回望时看到一尊马可波罗的塑像,这位外籍旅行家,到过中国,还在中国当了官,且就在扬州当的官。包括现在的中国要是哪个地方有外国人参政的也是非常稀奇的事,这说明中国的官场有些方面和古代是没分别的。沿着古运河边走,绕着扬州古城有一条水系和运河是互通的,像一条深沟,也就成了扬州老城的护城河。有多座拱桥,扬州几个景点都在护城河边上,有天宁寺、冶春茶社、御码头、瘦西湖等。沿线路上可以看到很多江南造景风格的园林,有盆景、叠石、临水亭阁。护城河,曾经的城濠,岸边已荒草丛生,有长长高大树冠的乔木,半遮在河面之上,逢冬季岸边的草树已枯黄,河水也不干净,有些段的河水是淡乳白色状的,上面漂浮着一层枯枝败叶。清朝的乾隆帝曾六次下江南,每次都会停留扬州,和这里的巨富盐商共商共同利益,巨商们为迎接皇帝驾临,为讨好皇帝欢心,兴建寺院和园林这些面子工程。国家也有衰弱的时候,特别是遇到民心造反的暴乱,富裕的城市最容易遭劫,扬州就如此,在明末清初扬州城沦为屠城扬州十日把兴盛的扬州沦为一片废墟。再经几百年的演变,今天的扬州城,就是我眼前的这般景象,小城小生活。

  

  

  

  二0一六年一月十六日于上海宝山区顾村:

  

上一篇:静听雨打窗台,等一人归来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