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

image

父亲在我们兄妹几个心中,一直是个很值得敬佩的榜样。小时候我是个很听父亲话的孩子,同时对父亲也感到敬畏。

  记得有一年,我曾偷偷拿了父母二毛钱去买了一个炮,父亲好打我。父亲说:打你是让你记着什么时候都不能偷拿东西,现在不打你不管你,你学不好,到时犯了罪进了监狱,那里的人打你比我打得还狠。那里的人可不可怜你。打你是为了让你学好,就像一棵小树,有了杈就要砍掉,这样才能长成一棵参天大树。之后,又对我们兄妹几个说:无论你们谁,花钱都要向大人要,该花的钱爹娘不会不给你们,但就是不能偷拿;别人的东西再好也是别人的,不能看着眼热;去别人家玩人家的玩具,走时一定要当面还人家。小学毕业那年,我因偷偷地与班上的一个同学换了课本,那同学说他的圆珠笔丢了,而被老师严词威吓,我说了谎话。说是自己拿了又给哥哥了。其实我只是换了课本,别的什么也没做。父亲在学校打了我之后,晚上回家又拿刀要割下我的耳朵,被奶奶劝住了。我知道父亲打我是为了让我学好,但有谁知道我是冤枉的呢?

  父亲最后一次打我是在1993年这个时候,那是因为亲戚给我介绍了个女孩,父母和奶奶都相中那女孩了,而我却让他们失望,那晚他们留那女孩在我家住下,我却去了好友那儿。第二天父亲很是生气,给了我一耳光,因为我惹他们生气也惹奶奶生气。父亲不是气得不行,一般是不会打我们的,我们都感受到了他的慈爱。

  父亲常说:无论做什么事或是说话做人,都得先给自己留个台阶,不能让自己处于被动。父亲年轻时,那时还是大锅饭时代,村里几个与他同龄的人,往清虚街蔬菜站送冬瓜,因为只顾卸车,卸时不小心碰烂了几个已验收了的冬瓜。结果那儿的负责人说啥不让那几个人走。父亲知道了这事后,先了解了情况,父亲说:都是年轻人,卸时也不注意,也难免。碰坏了多少,让他们包你们几个的钱,不就得了。

  那人说:那不中,碰烂的太多,包几个钱就走,不中!

  父亲又问那几个人:都哪是你们碰烂的?

  那人气呼呼地说:这一大堆都是。

  父亲又确定性的问了一句:这一堆都是?

  那人嗯了一声。

  父亲说:那中,俺把这堆都装走,俺不往这儿送了。

  那人说:你装走,就装走。

  随后父亲吩咐他们几个:中,把这一堆冬瓜都装走吧。

  他们几个人还没装多少,那人感觉到自己说的话有些偏激了。就说:别装了,别装了,算我不会说话。

  就这样,他们几个又卸了车,回来路上对父亲赞赏地说:要不是你去,俺几个真还不知道到啥时候才能回来呢。

  这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二十年前夏天的一天,弟弟去某游泳池游泳,用了邻居家的汽车内胎,用时也没交代,用过后放在池边。结果不知被谁拿走了,那人非向弟弟要四十元钱。之后父亲出面,先划清了责任,做了公平的了断:俺孩儿用了,走时没跟他们交待,责任要重些。而你们不能说一点责任都没有吧?再说都是小孩儿家,也不懂这一点。父亲的话得到了村里人的认可,弟弟赔了三十元,那人赔了十元。

  父亲是个苦命人,小时就没享什么福,爷爷在父亲七岁时就因饥荒而离开了父亲。父亲跟着二姑奶一度时间,二姑奶刚下世。二姑爷就发话了:你二姑也没了,你也收拾收拾东西回去找你妈吧。那时父亲就很争气,听不得别人的二话。听二姑爷这么说,父亲啥也不说就从潘张回到了菅庄,到家时看到二奶和二叔正吃着红薯叶面条,那时已是中午,父亲也饿了。心想着让二奶给他盛碗面条吃,但二奶见父亲不走就说:你妈都去你舅那儿了,你还在这儿干啥?父亲好难受,好委屈,几乎是流着泪一步步走了十六七里地去了舅爷那儿,奶奶见了父亲又高兴,又难过,但也掩饰住了心中的不快。

  父亲是个孝子,为了这孝,他放弃了自己的事业和追求,因为年轻时父亲是个磨豆腐能手,下粉条也在行。有人想让他到南方某地干,当时那人把车票都买好了,结果奶奶的一句话:你不要你娘了,你就去吧!让父亲这辈子都没走出去。父亲说:就是不去也不能不要娘呀。这恐怕是父亲一生的憾事。

  1984年夏天,外婆给邻居拿东西,因走得急摔了一跤,从此生活不能自理,父亲就和母亲商量着:把咱妈接回来吧,这样我们可以天天照料她。母亲听了后很是感动。就这样,父母把外婆接到了我家,天天端吃端喝的照料外婆,直到1989年大年初二外婆离开我们。1986年冬天,舅爷烤火时不慎烧毁了自己的房子。父母又把舅爷接到我家。舅爷是村里的五保户,每年七八月份我都会与父亲一起拉着架子车,走十六七里的路,到舅爷原来的村里,把舅爷的口粮拉回来。虽然父亲很不愿这样每年挨家挨户像要饭似的收粮食。因为父亲看不得别人的眼色。但这是国家的政策。1990年国家改了政策,让队里把五保护的粮食收好后,统一管理着,我们不再每年挨家挨户收了。只是到时去拉回来。直到1993年10月舅爷离开我们。那时,父母还要忙着种地养活我们,还要辛苦照料三个老人。也真够难为他们了。即使如此,父母也都毫无怨言。生活的重负让他们日益苍老。那时,村里人都打趣地说我家是个养老院。

  俗话说床前没有百日孝。1997年9月奶奶瘫痪在床,父亲和母亲精心伺候着病床上的奶奶,天天给她端吃端喝、端屎端尿从无怨言,直到两年多后奶奶离开我们。奶奶走后,村里人都夸父母对奶奶照顾得不错,夸他们孝顺能干。父母的言行举止给我们兄妹几个树立了好的榜样,让我们受益终身,父亲当过生产队里的保管员,他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从没发生过麦子被雨水淋的事。从不损公肥私。被村里人称作当之无愧的红管家。父亲的言传身教感动着我们,激励着我们。我们都延续了他的好习惯,弟兄几个都不抽烟。也不去赌博。

  父亲是个多面手,挤烟、炕烟、下粉条、磨豆腐,庄稼活样样在行,因而分地时邻居家都想和我家的地分到一块儿,有啥问题好向父亲讨教。父亲还多少懂点医学,他用问荆、蒜杆、藿香杆、水红花杆配以桐木棍儿,烧成灰,然后再用香油调和好配成药,还治好过不少人的烧伤,烫伤。却从来不收分文。父亲不知什么时候学会了打得一手好算盘,我们几个小时候也都跟着父亲掌握了打算盘的技巧。

  父亲教我的几句话,让我们姊妹几个终身受益又铭记在心:

  第一:一人不进庙,两人不看井。原来不明白这话的意思,渐渐长大了才知道:一个人进庙,万一被庙里的神像吓晕倒了会没人知道。两个人一起看井,万一那人起了歹心,把你推进井里,也是没人知道。因而,从小我就学会了自我保护,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第二:娶妻娶德,而不能娶色。色是不能长久的,德却让人终身受益。再好看的女人,也有不好看的时候。只是那有品德,有修养的女人才是让男人受益终身的。

  第三:不是自己的东西睁眼不看,别人的东西再好也是别人的不能看着眼热。要注意时时纠正自己,检讨自己,做什么事之前先要想想我这样做会不会损害别人的利益。说什么话办什么事之前,首先要考虑到为自己留后路,这样做人才不会被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