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不走的快乐童年

image

  我漫无目的走在一片树林里,飒飒春风将一片枯叶吹落在我的脚下,我弯下腰,拾起这片落叶,仔细看着它,落叶的脉络就像我童年过往的一条线,勾起了我的回忆。

  童年,就像一朵朵盛开的花,或平淡,或红火,或哀乐,或旖旎,或曲折,常常会沿着记忆的轨迹不时的浮现,无意中才发现,童年的快乐是带不走。记忆中,我童年的时光是在40平米的土屋里度过的。土屋是用泥砌成的,这种房屋结构简单,石头垒的地基,在地基上用掺着稻草的泥巴踹在一起,直垒而上,四面而起,上好两座横梁,搭上木基,铺上芦笆,糊上泥巴,再盖上瓦,这样一座房子便建成了。那时,这样的一排房子并排住着四户人家,前后房子的间隔十米左右,没有院墙和围栏,推开门就能看见隔壁人家,亮开噪子喊一声,前后几排房子都能听得见。那时,没有什么电子产品,电视机也是黑白的,只有两三个频道还是定时播放。那时,在生产建设兵团建安公司当建筑工人的父母,整天加班加点地忙着盖房子,根本没有时间管我们,我们好象也没有什么作业。每天放学回家,把书包往床上一扔,就飞奔出去。门外的马路上、走廊里、树阴下、球场上早已聚集了很多小伙伴,扔沙包、抛石子、踩宝、斗鸡、警察捉小偷、跳橡皮筋等就成了我们休闲娱乐时的主要活动,不玩到天黑是不会回家的。

  记忆中,童年的我是快乐的,也总是忙碌的,一年四季不停的四处疯跑,疯玩,还总也没玩够。温暖的春季,我会带着妹妹,跟着一群男孩子点上油毡纸,举着火把钻地洞。地洞里面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有调皮的男孩子就会故意咋呼一嗓子来吓唬我们,女孩子胆子小就会吓得惊声尖叫,这时候男孩子会哈哈大笑,惊吓声和坏意的笑声连成一片。炎热的夏天,我们会去草地上逮蚂蚱或虫子给家里养着鸡、鸭吃,也许和它们熟悉了,它们见了我总是围着我转,这时院子里的小狗总来凑热闹,摇头摆尾地跑过来,吓的鸡鸭四处乱窜。我们时常还会相约到小河边,在这家的地里偷几个西红柿,那家的门前拔一个黄瓜,由于紧张有时都来不及看是否熟了,拔了就跑,洗也不洗,边跑、边笑、边吃,玩够本后才会安然的回家。秋天来到的时候,每逢周末或者是节假日,几个小伙伴就会四处去鬼混。因为没有交通工具,不管多远的路程我们都是步行,而且还不觉得累。我们时不时会到林子里摘些野果、掏鸟窝、捅马蜂窝,用自制的弹弓打鸟、用水灌老鼠洞抓老鼠。那时我好象也完全忘记了自己还是个女孩子。寒冬腊月里,凌冽的寒风呼呼地吹着,雪下得像摞起来的棉花那么厚,可这也挡不住我们寻找快乐的脚步。我喜欢雪,喜欢走在雪上发出的那种咯吱咯吱的声音,更喜欢和朋友们在雪地里打雪仗、堆雪人、滑冰梯、垒城堡。经常把全身上下都弄湿了,裤子也磨破了,回到家总免不了要挨上一顿骂,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时光荏苒,岁月匆匆,转眼间时光带走了我的童年。留下了我深藏在心底的记忆轨迹,那是人生最纯真的记忆!记录的是我们最简单的快乐,那段天真、无忧无虑挚真的孩提岁月!永远是一段斑斓、美好而难忘的回忆。

上一篇:紫桐花开

下一篇:我的父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