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的那些经典

image

  很多人都说我做事一根筋,笨手笨脚的。会上讨论问题绕些弯,我的思维就跟不上了,我成了头牛,在听他们弹琴。会散后,我再一个人沉静反复回顾会上讨论的问题,才能理解会上的具体问题情况。多次后,我更进一步认清了自己,我比较适合清静,独立的生活环境。在大都市的上海,呆三年了,因过于独立,很多时候很孤独却觉很充实,在上海工作换了几次,认识很多人,但不代表都能成为经常交往的利益同盟,我不擅于利用圈子,所以在挣钱方面我还是停留在干一份普通的岗位,每月领普通的薪水,直至今日觉年轻的兴头已过,我也在想是不是该离开这里了。在上海不能这么过日子了,要么趁早离开,到一个接近自己生活能力的城市去,缓度日子,不再这么折腾下去了。

  我也在想,假如要离开上海了,估计以后很少有机会再来上海了。我会霍出在工厂上班积攒下的钱,然后去爬一次东方明珠或金茂大厦,其实我爬过上海之眼上海环球金融中心,那天是1月5日是我身份证上的生日,凭身份证就可免费乘观光电梯登上94层97层100层,只是那天是雨天雾蒙蒙的什么也看不到,算是没登过一样,所以一直还想再来一次;亲自爬上海摩天高楼,然后再去和平饭店订一间窗靠黄浦江的房间睡一个晚上;去大光明影院看一场电影;去新世界喝几杯鸡尾酒;去马戏城看一场杂技表演;去百乐门跳一场舞;去老正兴吃一顿正宗的本帮菜;去西藏北路大悦城登摩天轮悬空喝杯下午茶。最后我不会忘要回到徐家汇田林路那片空旷的废墟里走一走,因那是我第一次来上海落脚的乔家塘小区。现在只剩一道不锈钢弧框门和一条没有了行人的弄道了,里面已成一片废墟长着野草,像一块肉长的疤,每次面对它鼻子一阵酸溜溜的。三年前,我刚来上海住的地方就是这里,住在一个小楼梯漆黑的小隔间里,挺过了在上海最艰难的日子。现在那间毛坯房倒了,成了眼前的废墟,破碎的一砖一瓦,倒塌的墙体下压着些木条,散乱在地的旧棉被,塑料杯成了上海街头市容的负担。这印证了那些已成为历史,这里将被重新塑造,完成一次新旧交替,和时代一同向前推进。围挡墙上已写着项目名称,这里将被建成虹梅创意园区,这也只是上海推进旧城改造一个缩影,特别是闵行区到处都在拆迁,只是乔家塘这个地方在我脑海里比较深刻而已。

  从2012到现在的2015年,我的工作重心还是在上海,期间曾暂时离开,但绕来绕去,下的决心还是回到上海。这座城市在我心里有一种诱引的魔力,它代表着视野的高度,我却没归属感,我承认以我的能力要在这里安家立业,我没一点点信心。哪天自己真耗不下去了,我不得不走,我仍很感激自己在上海经历的这段岁月,我觉得我已经在上海留下了重重一笔,更多不是金钱和物质。

  上海越来越大,内环、中环、外环各种街道马路像蜘蛛网一样密密麻麻,国际化大都市已显现出来,或许在不失传统而去追逐现代的造城理念,会更加有魅力。正如引领世界走向文明的英伦,据说伦敦街头建筑大多是上百年的高龄,有把工业化时期的工厂和旧仓库改成艺术创作室,把厕所改成咖啡小屋,这种节俭又富含创造力的风格使伦敦成为世界最吸引游人的城市,这不仅伦敦,包括捷克的布拉格、意大利罗马,估计整个欧洲都很多。上海是中国的,也是中国人在本土仰望看世界的窗口,街上看到老外的身影越来越多,人才市场老外当面试官也越多,摩天大楼越多,大气谦和包罗万象的大都市,这是现代人追求的都市景象。而一些传统的,饱含历史的,除了外壳现代人要去了解上海这座城市其中的历史典故,是需要一点耐力和探索精神的。

  上海影响力鼎盛时期应该是在民国20年左右,也就是1930年前后,上海有号称民国的黄金十年。租界成了上海的核心腹地,英国人、美国人、法国人、日本人在这里建起和中国风格两样的建筑,建银行,建舞厅,建电影院,还办现代工厂。国弱民穷的时期,上海成了远东第一大都市和全球三大金融中心之一,当时上海的股票、黄金、外汇市场规模亚洲第一。所以,战争也是一种变革,它带来杀害,也是一种文化对另一种文化侵略和交融的过程。上海就是在动乱中饱受残酷而活跃起来的城市,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也是在乱局中书写着各自波澜壮阔的人生,那时的上海成了冒险家的乐园。然而,经历了百年的变化,和和平时期的发展,上海就目睹现状是现代和繁华。

  到了周末,只要不想呆在房租,我都会坐车去市区,试着去寻找一些新发现或寻找新的兴趣点。我在上师大徐汇校区对面的康健园内,在幽静草木间发现了一座遗存的碉堡;在闵行文化公园里边也见过一座碉堡;在桂林公园并排的漕河泾港河道边上的老坟山弄堂也有座孤在废墟上的碉堡,如今房子全被拆倒了,才露出碉堡的原形被保留了下来。在苏州河沿岸边上,我发现了弹孔依旧清晰可见的四行仓库,见证了那场保卫战的残忍;也看到了上海印钞公司,这座洋式建筑在一处转弯桥面侧边,经过的时候,就被吸引住了,这栋对称式的大楼前面立着旗杆,显得精致低调,因之前我走经长寿路时也见过同样是上海印钞有限公司就在马路边上,且有人进有出的,大门出入处还立这两只貔貅兽像,象征招财聚宝。估计这家公司的两处印钞点,一个是旧址,一个是新址。其实,从普陀区到闸北区,一直沿着苏州河畔走,会发现很多旧上海的痕迹,除苏州河畔,在黄浦江畔也有很多老企业、老码头、老仓库。像沙逊仓库及外滩众多建筑都是曾经的老企业驻地。特别是杨浦区作为当年孙中山立志要建设大上海的区域,在杨浦区遗留很多老工业遗址和机构遗址,其中上海体育学院杨浦校区里那栋绿瓦大建筑前身就是旧上海市政府大楼;还有像英商密丰绒线厂旧址和东外滩一号一样这栋外墙爬满了爬山虎的老建筑,有英国乡村别墅的风格,见证了上海杨浦的老工业的基础雄厚。如今的中华烟厂也在杨浦;还有杨树浦电厂及相邻的上海国际中心其前身是日本东洋纺织株式会社建的上海工场,后来更名为国营上海第十七棉纺织厂,再到现在变成是上海国际时尚中心,里边那单坡顶的联排建筑比较有新鲜感,商业氛围比较浓成了卖场。对于上海的老工业遗址或现在仍运行的工业,我看到觉最神秘而又壮观的算是在龙吴路边上,那里有吴泾热电厂,还有华谊能源都是现代化工企业屹立在黄浦江畔,这种化工厂或电厂之类的管道纵横交织让人看了都怕靠近。在上海,在苏州河畔除了那些旧房小区、老厂房、老仓库,当然也有像中远两湾城这样的现代高楼小区,苏州河沿岸还有一条弯曲绿道,茂密的竹林和各种花木,特别是阳春三月的时候,上海成了一个花园城市,马路江边小区绿地开着各种颜色的花,比广州花城还要缤纷迷人,也许江南本就是人文和自然景观较丰富的地区。

  去寻找上海的经典老建筑,除了徐汇区那条从南端的武康大楼到北端李鸿章曾住过的丁香花园这条集聚名人旧居花园别墅的武康路;虹口区的溧阳路这条也是名人故居集聚地。除了民居经典建筑还有在近外滩的外白渡桥岸边,有上海大厦、邮政大厦及其周边相邻的一排沿河建筑汇集着旧厂房和旧仓库,有面粉厂、轴承仓库。那土咖啡色的老建筑,布置着锈迹斑驳的管道,成了老上海的印象。所以,在外白渡桥每天都吸引许多拍婚纱照的恋人,把镜头对着老建筑拍摄,转身又可以拍浦东陆家嘴的摩天大楼。这一角度点可以近距离的看到老上海和现代上海相得益彰的效果;除了这也有在圆明园路及虹口区的犹太人难民纪念馆周边仍有很多老式石库门民居;还有浦江饭店和俄罗斯总领事馆沿街这一带的建筑都很有老上海的风格。也有那种成片联排的老弄堂或洋建筑,比如静安别墅、田子坊、张园、延安中路的四明村、淮海中路的愉园、愚园路上的愚谷村、四明别墅以及涌泉坊等,也有单栋的经典老建筑,如位于外马路老码头,也叫复兴码头,那里有五栋老码头仓库都是旧上海有头有脸的人物私有的,有虞洽卿、卢作孚、黄金荣等类似的人物,这几栋码头仓库建筑屹立于黄浦江畔很有历史感,继续顺黄浦江而下还有江南制造总局旧址和南市火电厂旧址这些老上海工业旧址。还有陕西南路边上的马勒别墅饭店很精致典雅;还有位于虹口区的老场坊1933,这栋建筑曾是上海屠牲场,现在仍吸引很多人来参观这栋风格别类的经典老建筑,里面旋梯梁柱布局紧凑,在上海该是独一无二的内部风格样式,这里曾是《奔跑吧兄弟》、《小时代》的拍摄取景地,已被规划成上海音乐谷的一部分,这栋建筑里面有很多咖啡店各铺面都装饰得很有小资文艺情调;上海老建筑还有像杨浦的隆昌公寓这种群居的老建筑,隆昌公寓现在里面仍住着很多人,从石库门进去四面都是建筑,密密麻麻的门眼窗眼,从阳台伸出来的竹竿晒着衣物在风中飘摇,第一次进去如进了斗兽场一样的感觉。所以,现在上海仍遗留的老建筑还很多,特别是租界内像在法租界位于建国中路上的中央巡捕房这种机构建筑旧址在上海建筑界算是经典都很值得去看一看,都需要慢慢去发现。现在上海在尝试给街头艺人创建演艺平台,增强文化艺术创作氛围。有街头成群溜滑板队的年轻人在马路上一闪而过,在静安公园经常有些老外演唱艺人,有艺人手把着像大烟斗一样的萨克斯风琴吹着忧伤的曲调,在匆忙的人流里听起来却很暖人心;在衡山路酒吧街、永康路酒吧街、闵行区的老外街、亲水花街这些老外聚集休闲娱乐的地方装饰风格比较洋气,算是给上海引进了外来文化。除了这些,还有在繁华街头看到更多的是在上海只要是要动迁的地块,其外墙都能看到一大片涂鸦工程,各种符号,图案在墙上成了一道连环画,有英文的,也有中文的。越呆在上海,越发现上海仍有很多我未知的人文景观要继续去寻找。

上一篇:澳门

下一篇:写心情高兴的句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