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世界

二人世界
二人世界

舒婷在《致橡树》里有这样一句话:我必须是你身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夫妻之间可能也需要这样情怀,若没有相互扶持,没有互敬互爱,你和他无论是站在一起,还是并肩走一路,又有何种意义呢。风未停,雨未走,落花为谁留,何处是归宿。

结婚17年,好可怕的数字,快达到一个孩子成人礼的年龄。想想当初学生发,穿条淡蓝色的背带裤,清纯地走在小城中,应该引来无数青年男子的注目,没留意,无相望,一个不小心,化蝶一样的梦,让我和老公相识。是缘分吗?是幸运吗?是梦幻吗?当然不是,经过四年的艰难跋涉,走到了一起。而后的岁月里,更多地是甜蜜的幸福、苦中的无奈、孤单的影子和无尽地思念。

17个年头,和他两地生活了17年,带给我们是年龄的增长,馈赠我们是孩子的茁壮成长,留给我们是银色的丝丝白发,唯有心若向阳,人生无恙。唯有在挥瑟的岁月里,你,还是潇洒地手捧花香,我,依旧心如静水,不念过往。

两个人的世界是唯美的,这些年可能由于异地,也可能是孩子的原因,更有可能是自身的懒惰,和老公单独相处的时间并不多。习惯在父母的呵护下,过着惬意的生活,心灵似乎陌路相通。无论我的是清纯女孩到风韵中年,他的是高大帅气到油腻老男人,时间在我们的围墙外一直不停地旋转,但我置信内心的我们依旧未变。

五月的天依旧闷热,时而伴着滂沱大雨,时而带着萧瑟凉风,但我还是不顾雨的阻挠,风的爱惜,小城的怜悯,一路朝着那熟悉的路,独自前行。

路上的风景依然,但这些并没打断我的思绪,只知道这些年我们都没有认认真真地去寻找那段不期而遇的感情。

进了家门,老公很客气的向我打了招呼,貌似两人是多年未见的客人,陌生中透着心凉,话语中感受着关心。

站在家的中央,顿时发现两个人的世界格外清爽,安静的家里也变得透亮。

“中午吃什么啊,你上午不是要出去吗”,我故意地问问。“早上起来迟了,出门办事来不及,按你的指示,刚去买了点菜回来,你看看菜买的可对路”,老公俏皮地说。这时的我有点惊讶,因为我根本没让他买菜,难得老公这么主动。

我去厨房看了看,一条鱼还有一些蔬菜,荤素搭配,很有条理。

徐志摩说:我懂你,就懂自己一样深刻。不善言谈地老公可能一直把他的爱深深地藏在内心,总想着开花优雅,花落留香,一种清淡宁静的日子便是极致。就像风会记住一朵花的香,光阴也会记住我们留下的那些足迹。

幸福未必是奢华的生活,但一定是令人惬意而柔软的时光。当我们已过了耳听爱情年纪,更过了不顾一切的勇气,幸有在平淡地感情中回味余香,滋润柔肠,此生足矣。


上一篇:正月十五跳茅火

下一篇:忘记把你忘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