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逢一年中秋时

又逢一年中秋时
又逢一年中秋时

小时候别人问我最喜欢什么节日,毫不犹豫说过年,因为父母会回家。最喜欢吃的食物是什么,自己不假思索会说月饼。

作为中秋的重头戏,月饼当然首当其冲,我奶奶在这天最忙碌。我奶奶是个小脚的女人,可以说见证了我们国家的辛酸历程,自己丈夫和七个孩子中的三个相继去了天国。其中的幸酸我现在才略有体味,可我印象中她总是乐呵呵的,特别是在中秋这天,将芝麻、红糖、花生、等许多东西做在月饼里面。而且一次做很多个,我上学的时候可以做早餐,很甜、很脆。

在北方很多地方中秋节是要祭月的,将做好的月饼,瓜果盛在盘子里面,放在院子里,还要烧香磕头,这种事情是男的来做。我从小就被我奶奶拉着干着个。不过童心未泯,觉得烧纸钱,上香、磕头很好玩。所以也很乐意的去做。不过作为老古董的奶奶对这些事情是马虎不得的,她在一旁很虔诚的督促着我。做完了我一直盯着香看,因为只有香烧完了我才能去吃月饼。经常偷偷的去用口对着香吹,坐着看着上的香烧完。通常奶奶这时间是在屋里的,等我拿着月饼啃得不亦乐乎时她很宠溺的将我搂着怀里,叫我慢点吃,我依稀记得奶奶好像双眼通红,因为惦记着怎么消灭月饼,我也没有在意。现在回想,丈夫和几个孩子的相继离世让这个坚强的小脚妇女在佳节时分想起了他们,就像我在这个时刻想起她一样,触动我碰都不敢碰的的禁区。

时光一天天溜走,我也一天天长大,从山沟里捉松鼠青蛙,吆喝着小伙伴去树林里掏鸟窝,童年就像是那头的夕阳一样,似慢吞吞而飞快的流逝。父母为了我的学习将我带到了城市,很快我被城市的生活所感染,红灯绿酒,夜光融融的都市生活很快让我忘了自己,青春的叛逆和从小缺乏交流,我与父母的矛盾越来越深。都说人在不如意的时候会想起好的事情,我想到了我奶奶,想到我那天离开时候她一个人孤零零的站着,很久很久,就像我贪玩不回家她一直在等我。不过她那回等到天亮也等不到孙子回家,她应该哭了,不过为了最疼爱的孙子,她什么都舍得,哪怕是生命。最后我还是回到了我奶奶的身旁,不过那里没有高中,需要到很远的县城去读高中,父母为我在那里买了一套房,奶奶那天走的时候很是不舍,但可以和疼爱的孙子在一起,估计只能人疼割爱了。

生活或许就是这样悉悉索索,七里八落的过着。但我时常听见奶奶她唠唠叨叨说要回家,那里才是根,买的菜又不好,还老贵,自己做的吃起来舒坦。隔三差五嚷着要回家,说真的我有时候很烦,就说要回你自己回去,我要上课,顾不上。她又沉默了,直到中秋她说什么也要回去,并且要拉着我回去,不惜和最疼爱的孙子翻脸。我最终妥协,到最后到了中秋提醒她回家,直到她生命结束,将自己也埋在了那里。

我现在才明白人就像天穹洒落的雪花一样,有些随风飘落,四海为乡。有些边走边停,何处不故乡。有的人却生来就落在那里,生活消融的苦痛不能改变她们对脚下土地的留恋,坎坎坷坷的岁月不能磨平她们所坚守的心灵港湾。千万种的生活中这个朴实的农村小脚老太太选择了坚守的行列,直到病危临终还是那句埋在家乡。故乡,有时候仅仅是一瞬间的事情,但其中的心泪只有体味过才能明白。

又缝一年中秋时,千万种口味的月饼,我却找不到我钟情的口味。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愿天堂的奶奶和我一样守望明月,有好的明天。

上一篇:踏歌而去的时光

下一篇:山那边的景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