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碰到的事儿

image

附:老师您好。这个稿子昨天已经发过了,贵网刊出后我发现了一处因打印原因造成的不通顺的名字,即第一自然段的最后一句为什么不能所见所闻,写写人家的服务业呢?这使我很惭愧。于是我就改过来又发了一遍。望能理解。另外,我想对老师们说点题外的话:广大作者给你们投稿,既是出于个人写作兴趣,也是对你们的信任。但我发现我每次给你们发稿,你们都是一字不动地发出来,包括错漏的地方。估计是你们人手少,忙不过来。但我以为不管怎样说,明显的硬伤,还是应当纠正过来的。这不过是举手之劳的事儿。如此做,不仅是对作者的爱护,同时也利于提高散文在线的价值和声誉。老师你说是吗?因为我想长期得到你们的帮助,并且想和你们长期合作,才向你们讲了上面的那些话。望你们谅解。

柴中修

前些日子去美国探亲,女儿女婿带我看了不少地儿。回来后想对这个花花世界写点什么,可又苦于角度不好选:人文景观、自然风光?已经被写烂了,拾人牙慧,意思不大;政治经济、社会生活?又担心自己识不通广,说得不像,惹人笑话。故此,迟迟不得动笔。正在写作欲行将胎死腹中之时,听到了青岛大虾的事儿这是咱们服务业欺诈旅游者的丑闻。对呀,我去美国,不也是一个旅游者吗,为什么不能以自己的所见所闻,写写人家的服务业呢?于是,便兴冲冲地写下了这个题目。

请大家跟随我,还原一下本人在美国的那次黄石公园之旅吧。

黄石公园是世界上第一座最原始、最古老的国家公园,面积很大,近9000平方公里。那里森林茂密、温泉遍布,自然景观千奇百怪,是一个游人去了不想走,走了还想去的地方。鉴于此,孩子们坚执陪我去一趟。于是,我和女儿、女婿带着三岁的外孙女,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高高兴兴地出发了。

芝加哥候机大厅里,我们依次排队检票。检票员是一位看上去六十多岁的老头,背微驼,一副兢兢业业的样子,绝无国内某些检票小姐们的矜持和颐指气使。当轮到我们检票时,他跟我们说了一些大意是这样的话:你们带了这么多东西,还有孩子,中途要转两次机,很麻烦的。你们看能不能这样,我给你们改签一个直达的航班,改签的航班虽然比这个航班要晚半小时起飞,但因为是直达,到达的时间还会提前一些。此时,我们还能说什么呢?只有感激。后来,我还知道了,这次改签没有收任何手续费。再后来,我又有了纳闷:我们的改签不会给前一个航班造成损失吗?这个责任由谁来负?直到现在,我也没能解开这个扣。

因为喜欢摄影,飞机起飞后,我便拿出相机,拍摄外面的景色。这时空姐走过来说:这个位置下面有机翼,会挡住视线,我帮你调一个位置好吗?这么好的事我当然乐意,只是飞机已经满员,不知道她怎么个调法。只见她走到前面,和一个靠窗的男士耳语了几句,那男士便点点头,站起来从行李箱里取出皮箱,然后跟随她微笑着朝我而来。这动人的一幕,弄得我很不好意思,我再三向空姐和那位美国朋友表示感谢。坐定之后,我想:这应该不是空姐的份内工作呀,她为什么要多管闲事呢?旋即,我又为自己的这种想法感到了脸热。

下了飞机,天已渐黑。我们在机场旁的租车公司租了辆吉普,又在路边小店吃了点饭,便径直驶往旅馆休息。这时我突然发现,吉普的挡风玻璃上有一条炸裂。我赶紧催促女婿回去说明情况,以免第二天因讲不清楚而招惹麻烦。女婿笑着说:没事的,明天路过那儿再说不迟。我虽没再坚持,但那晚却怎么也睡不踏实:明天去了人家不认账怎么办?值班人员换了怎么办?我一直在想诸如此类的问题。第二天我们、准确地说是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租车公司。糟了,值班员果然不是昨天那位!一个麻烦在即的阴影瞬间充满了脑袋。令我没想到是,在女婿向值班人员做了说明后,人家二话没说,便在租车单据上作了标记。并一再解释他们工作不细,给我们带来了麻烦。看来,我昨晚因此没睡好,真的是杞人忧天啦。

当我们来到黄石公园检票口的时候,又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验票员是一位金发碧眼的姑娘,她戴了一顶十分奇怪的帽子。出于好奇,趁女婿办票的工夫,我举起相机对准了她。没想到姑娘眼尖,一下子发现了,她微笑着向我摆摆手。这时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失礼了。正当我准备致歉时,只见那位姑娘停下手中的活,郑重其事地整理好自己的帽子、衣服,并且冲着我的镜头,摆了个优雅的姿势。正在我不知所措时,女儿笑着催促我:爸爸,快拍呀!于是我机械地按下了相机快门。姑娘的举动和我的想法反差如此之大,我真的有点懵。女婿大概看出了我的不解,进门后便向我解释道:这里的人开放得很。她看你给她拍照,就会认为你觉得她长得漂亮,心里一高兴,就想把自己捣饬的更美。美国人就是怪,他们的思维方式怎么会这样?这种思维方式有什么不好?如果国人也能这么想,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就更加融洽,更加和谐了吗?我坐在车里反复思考着这些问题。

那几天里,我还碰到了这样一件事。一天晚上,女儿陪着我散步,因为她要停下来接电话,我便自己向前遛达了。不一会儿,一辆警车在我跟前缓缓停下,接着下来一位全副武装的黑人警察,向我比比划划地说着什么,我不懂英语,但此时我的第一反应是,我违反了他们的什么规矩,抑或是他们怀疑我什么。于是我大声地把落在后面的女儿喊了过来。原来,人家以为我是一个人走夜路,担心我有不便,停下来问我需要什么帮助。看来,我是虚惊一场,原来这是一场美丽的误会。其实这也难怪,在国内,谁碰到过这样的警察呢?

三天的参观结束了,我们是在一个黎明离开旅馆的。这时人们还没起床,为了不打扰值班人员,我们把房间简单地收拾了一下,便悄悄地走了。这里退房是不需要像国内那样查房的,钥匙你也可以带走作纪念。看到这里,也许有人会想,如果房客损坏了物品怎么办?如果有人不自觉拿走房间的东西怎么办?看来人家似乎没有这方面的担心,或许人家那里根本就没有发生过咱们想象中的事?这时太阳升起来了,远方的山峰云蒸霞蔚,近处的花草姹紫嫣红。联想起这几天遇到的可心事儿,原本就风光旖旎的黄石公园,此时在我的心中更加雄奇壮丽了。

如是说,美国的服务业就尽善尽美?他们那里就没有青岛大虾?对此,我不敢妄论。但至少可以肯定地说:我没碰到。

2015年10写于泰山

上一篇:伤感虐心句子

下一篇:谁给了你安全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