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

image

  爽爽的贵阳这几个广告字,在贵阳城区车流里的出租车顶上的小横盖上都能看得到。之前很多南方的朋友就提过说贵阳的气候很宜人,听了,我只半信半疑。那时我判断一个地方气候适不适宜,特指盛夏的时候。我是那种宁被冷死,不愿被热死的人。人家说贵阳的夏天如家里的深秋一样清爽,我不信。因为夏天,我在北方的内蒙、河北、山西呆过都觉得热。而贵阳不是高海拔,且是个内陆高山盘绕的城市,纬度比北方还低。说贵阳的夏季如秋,我联想到了母猪会上树的说法。这次,短暂在贵阳呆两天,平时喜欢说大话的朋友这次竟被证实了,而我一贯认为在北半球高纬度的地方必凉快于低纬度地方,这一简单的个人总结被颠覆了。因此,走过这么多城市,贵阳和昆明是我夏天再想去的地方。

  一个不大不小的贵阳火车站广场,各种流动摊贩各推着一辆单轮小推车,有卖玉米棒的、卖煮花生的、卖油桃李子果的、也有卖少数民族穿的大草鞋的。哪里汇集人流,车子就很灵活的推过去,看起来熙熙攘攘,一片无序的市井景象。走出来近一百米,宽阔的露天广场收窄成一条路,路名也好记遵义路。从车站沿着遵义路走,两边有多条交接的巷道,离火车站越远,人流越稀少,到了一个十字路口望着对面是一处广场绿地,,一块矮墙上刻着是廉政广场。广场沿河而建,靠着扶杆往河床下面看,透过水面可以看清沉在浅层水下面的淤泥和小石块,还有几只白鹭站在水中,不时的走动几下。河的南岸是居住小区,像建在一个小山坡上,茂密的树木把大部分建筑遮住了。河流是弯曲的,算是穿城而过,属贵阳母亲河,名叫南明河。按地图的理解,南明河该是由南向北流,最终汇入乌江,也就是韩信自刎的那条江,而乌江流域的其中一段又是重庆和贵州的划界线。

  刚到贵阳那天晚上就遇上下大雨,雨前雨后的天气都一样清凉,问了几个已在贵阳生活多年的老人也都说贵阳气候就这般感觉。街道两边屋檐下站满了避雨的人,个个若有所思的样子,看着雨水连续拍打湿漉漉的马路。路上闪光的车灯一串串在夜色的雨中流动,认真去看这雨夜街景也能让人看得如醉如痴。这雨突袭而来,把城市洗刷一遍很快就退了,摆夜摊烧烤的也开始在雨歇后纷纷出来占道。在青云路这条集聚烧烤生意,贵州人和四川人都喜欢吃麻辣,连说话的口音也相似。所以麻辣汤锅、串好的各种小菜和肉,一张圆桌上面备同样的食料。我吃不惯这麻辣味,而进了一家快餐门店,点了一份以为合自己心意的炖鸡饭,还让老板另炒一份小青菜。没会儿,老板女儿端来一个大瓷碗放在我面前,我有些愕然,觉不对劲,但没开口说什么,用勺子在碗里捞了又搅几下。碗里是稀饭和几块鸡肉丁这就是炖鸡饭?心里反复的疑问。在贵阳吃顿饭都吃得这么有趣,这时候合不合口味不太重要,能填进胃里就行,我也假装一点也不介意的样子,也吃完,付了钱走出来,还特意停门口站会儿,望一眼贴在煤炉灶前的餐谱,还真有一道叫炖鸡饭的名字,更惊讶的是还有一个我闻所未闻的哨王这菜名。

  在贵阳我住在南明河边上的遵义钛厂招待所,算是河景房。大窗户对着大马路和河道视野显得很空旷,附近有贵阳图书馆,还是24小时式开放。觉这地段居住环境很好,特别是清晨,一层朦胧的水汽仍笼罩在河面上时,清新的空气吸进肺里,有种久违的贪恋。沿岸一条长长的木道,晨练的市民有的走路,有的慢跑,偶尔会看见几个背着背篓走经过,像古代人上山采药的山里人。原来沿南明河岸的休闲走道可以走很长一段,可以走到筑城广场,那里有打太极的老人和溜滑板的年轻人,隔着遵义路对面就是贵州民族文化宫。继续沿南明河而下,树木绿化很好,显得有些清幽,影影绰绰,仰头四顾,前头一座飞檐乌瓦的楼宇被树叶遮挡,只露出几片檐角,和周围的建筑比起显得古朴,一看就知道应该是历史保护建筑。名寺古刹、古镇旧宅我见多了,再遇见此景觉很空泛,内心没了新鲜感,既然路过抬脚进见,只当路边风景也就看一看。到了眼前,果然是座寺庙黔明寺,从大门可以看到里面香火缭绕,进里面要买票2元。我买了,进里面溜了一圈,观音阁及后面的大雄宝殿金光夺眼。我觉得我之所以时而觉很空虚,相信如果我有宗教信仰会让我更加充实。原来遁入空门也是很高尚的心灵境界。从黔明寺走出来,觉世俗就这么浑浊不清,长期融合在红尘滚滚的市井生活中,灵魂迷失没了归宿。在寺庙里只是瞬间的感悟,出来很快我又回到了世俗,关于宗教的信仰,脚踏出寺院大门那一刻就已抛到九霄云外了。此时,我又看到了很多世俗的风景,那车流滚滚的马路,下面流淌着一条宽而浅的河流,我行走在坚硬的铺砖行道上,又穿过马路桥下一道拱门,出来看到一排石拱桥连着一座阁楼,就在南明河河床石基上。是甲秀楼这座三层重檐阁楼,和临岸上的翠微园是贵阳城为数不多的古楼,自然会吸引许多游人参观。其实,来贵阳之前就有人介绍几个景点给我参考。有青岩古镇,还有更远的梵净山和黄果树瀑布。在贵阳我一直在城区里走,走过繁华的中华路,恒丰步行街。还有贵阳的金融街,这条街刚兴建起来,两旁的银杏树刚移栽到这里上面还吊着营养液瓶。总的感觉贵阳的交通太堵,城市面貌因城市有几座小山岗,像黔明山,觉有种城在山中的感觉,气候宜人倒是名副其实。

  在贵阳我们村的黄瑞照做实业多年,村里很多年轻人都跟随他干过活,更多是帮跑业务。多年了,走了一批,又去一批。所以村里很多年轻人在贵阳实习过,但他们具体做什么产品我没过问,这次到贵阳,也有老乡的音讯,即使同村里人,因平时都是皮毛几句话,再说我只是来走一走,就没什么邀约的兴趣了。

  在贵州地界,层峦高山夹着一条条深长的峡谷,村庄和田地像飘絮散落在无数个青山荒野处,坐车经过,都能看到这种场景。也许,这就是贵州风情的缩影,看遍都市的繁华,偶尔搭上贵广高铁列车走进贵州的大山看一看溶洞的神奇,体验清爽的气候,那该是现代人一种快意的享受。

  

  二0一五年八月二十八日于上海闵行区北桥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