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梦想---西宁之东关清真大寺

image

西安到西宁的火车是我近十年来坐过的最拥挤的火车。因为没有买到卧铺票,我们枯坐了十个小时到西宁。火车上还有很多只买到站票的旅客,不管是西装挺括的还是衣衫褴褛的,一律没有选择的站在过道上,任由拥挤往来的人流和从不审时度势的售货车推来桑去,狼狈之间连抱怨的权利都放弃了。整个车厢的人几乎一夜不眠。

  早上八点多到达西宁。天正下着大雨,细而密集的雨滴夹着一阵阵冷风吹过,完全是南方初冬的萧索寒冷。我们穿着薄薄的单衣和外套,瑟缩着脖子走出了火车站。因为西宁西火车站正在重修,这是一个地势偏僻、规模很小的临时车站,站台很小,站外简陋荒凉,因为大雨连的士也寥寥无几。我们打电话给事先在网上查到的一个位于市中心的宾馆,问清楚了公车路线,三十分钟后到达西宁市中心---大十字街。很顺利地在西大街找到一家七天连锁酒店,房间不大,但看起来干净整洁,各方面都很合我们的心意。唯一不足的是房间里竟然没有空调,打听了才知道因为气候特点这里的百姓人家和大部分宾馆酒店用的都是中央供暖系统,每年十一月左右开始统一供暖,所以尽管今年天气异于往常我们也只能躲在被窝里取暖,等待阳光。

  我们睡到将近中午,梳洗之后抖擞了精神。在一家快餐店填饱肚子后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传说中的被称作中原进藏最后一站的高原城市。也许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原因,这里的建筑都不高,从大十字街的十字中心四方延展出南北和东西大道,街上的车流和行人都不多,地广人稀的西北城市风格已见一斑。

  眼见雨停,我们去了距市中心仅一站路的东关清真大寺。位于青藏高原的西宁市是一个多民族和多宗教城市,除了汉族外,还有回族、土族、藏族、撒拉族等34个民族,这里最有影响力的是伊斯兰教和藏传佛教,此外汉传佛教、基督教、天主教、道教等宗教信仰也很普遍。从西安一路过来,除了汉族我们见得最多的就是头带小圆帽或者各色头巾的穆斯林了。由于穆斯林喜聚居,又以清真寺作为必须的礼拜场所,这一路来清真寺也是很常见的建筑。所有的清真寺一律都是绿色的大拱顶,顶正中一个花柱,上立一个新月形标志,外观庄严肃穆、古朴雅致。

  清真寺是不允许非穆斯林入内的,所以我们从来都是在殿外细细研磨欣赏一番直接离去,对于内里只能妄加猜测和想象。但这次机会很好,大雨后游人不多,我们抵达的时候正碰上一个十人左右的小旅行团,客人都是五六十岁左右领导摸样的老人,有位年高的阿訇在一旁指引和解说,在大殿门口的时候他犹豫再三,随后表示一般人等不得入内但今天领导们有要求就给予特殊对待了。我们暗喜,赶紧混在团队中低调跟进。和我们通常见过的佛家庙宇不同的是,除了四角有巨大的承重立柱外,大殿内没有其他陈设,因为空旷反而更显得宽敞高深、气势恢弘,地上铺满阿訇们叩拜用的红色的地毯。因为不是礼拜时间,此刻只有几个穆斯林正在虔诚地跪拜,在这样神圣而庄重的氛围下我们连呼吸都不由自主地小心了起来,整个大殿更加静谧无声。大殿内群徒叩拜的方向上有一个凹进的龛,里面却空空如也。原来清真寺内是不供奉任何雕像、画像和贡品的,在他们的教旨里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穆罕穆德也只是真主的门徒而已,而真主是无形无上的。在每一个聚礼时间,数千名穆斯林聚在这里朝着麦加的方向虔诚的叩拜,心无杂念地吟诵古兰经,不允许音乐和歌唱,不允许恶行和异端,在他们的心中,没有某一个真身的无度索取,没有倾家荡产的供奉,有的只是独一无二、永生永存、无所不知、无所不在的安拉的旨意和前生后世的善德美满。

  这就是穆斯林?这就是伊斯兰?没有一个实体的化身却能得到亿万人的敬仰和信赖,无人自诩为神,也无人因空而弃,这是否是真正的无欲无求?走过千百座庙宇和寺院,我第一次被这样所认识的宗教深深的感动了。

  出门的时候我们买了一本古兰经,这本绿色封面、装订普通的古兰经,如今被我带着敬意珍藏在书柜里。

  这天的晚餐是一位朋友的表姐夫妇请我们在当地据说是很有名的酒店吃的,女主人是我们株洲老乡,多年前远嫁到西宁,夫唱妇随在这西北高原拥有了美满富足的大家庭。酒店的饭菜很合口味,我们吃到了地道的手抓羊肉,喝到了正宗的青稞酒,最重要的是,这对夫妇亲切随和,热情爽快,后来更为了我们的回程车票倾力相助,费尽周折,这样的异乡初识却如遇故知的缘分和随之结下的情谊给我们的旅程倍添了温暖和感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