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湾听泉

image

泾县蔡村太平坑,是群山怀抱中一块碧玉。自从《月亮湾的笑声》在此拍摄后,她便成了著名的旅游胜地。尽管这里冬天干涸的河谷布满光滑的五彩石,可是到了谷雨时分,全被潇洒热情的桃花水所涨满。清晨,欢声笑语的竹筏,就将这宁静的山村吵醒了。

  我的一位插友已在村上定居三十年,成了名符其实的老农。他邀我前去听泉,泉水能听,倒也别致,带着好奇心情,赶在谷雨之后,我去了月亮湾。

  这天傍晚,我俩顺遮天蔽日的竹林小路上山。翻过山梁,一条气势宏伟的石坝立于峡谷之间,宽阔的水帘在夕阳辉映下,如同一匹色彩绚丽的锦缎,尽情向下倾泻,发出雷鸣般的轰响。绕过石坝,有口色泽深褐的水潭,布满巨石,汩汩激流在巨石间嬉戏,露出青春的朝气。

  月儿从茂密的毛竹梢头,不时窥探我们的行踪。时而云层遮住月光,群山像无数洇开在宣纸上的墨团,影影绰绰,似有似无。一路听山泉欢唱,或粗犷豪放,或浅吟低唱,或呢喃私语,但是只闻其声不见其影。时间尚早,我俩走走停停,有时侧耳细听山泉的方位。素月又从云层钻出来,碧空清净如洗,泉水仿佛得到某种启示,叮叮咚咚,不绝于耳,如果仔细品味,越发觉得动听。有时像古人隐在低谷弹奏深沉的三弦;有时像千军万马藏于深山,隐约传来低低的沉雷声;有时又像一群手执牙板的女孩,齐奏急鼓繁弦的古乐

  走累了,索性坐在山腰的石亭里,仔细欣赏山泉高低抑扬的演奏。此刻,我才发觉泉非一脉,在大山回应中,前后左右,草丛石缝,悬崖断壁,泥塘低淖,到处充满山泉的欢唱。眼前竹林疏朗,泉隐其中,月光映照,它不时闪动明亮的一泓;但等你去寻觅,它又躲闪不见踪影。我知它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故意不去理睬,它却又悄悄跑近,甚至就在我耳畔回响,使我欲罢不能,欲动又止。

  月光下,远处有道冰冷的泉水挂在半空,没有丝毫动静,直到我们走近,才听到它那振耳欲聋的脚步声。那富有节奏感的律动,随风势的快速传递,能够清晰地分辨,哪是它奋不顾身,勇敢跳下悬崖的诀别;哪是它沿途婉转的低吟;哪是它勇与坚岩撞击发出的怒吼;哪又是它经搏斗后回归谷底的欢呼声

  入夜,深山万籁俱寂。我躺在床上如枕泉而眠。幻梦中,山泉正浸着凉凉的月光,原先没有听懂的细节,这下可以从容地推敲。那轻柔如同梦境的泉声,一定是从竹林篁片上跳动的旋律;那清脆如同古筝的划拨,一定是从湿漏的砂层中过滤的沉思;还有那厚重有如大提琴的哑音,恰似久埋深渊发出的唉叹!呵,月亮湾的泉声,让我得到至乐的享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