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赣榆城

image

引子,一个人的k歌

陌生的城市啊,熟悉的角落里.....不知道2014年冬天赣榆的某个角落,某个ktv里,

会不会有人在唱着这首歌。

有个人很喜欢在ktv里唱这首《漂洋过海来看你》。

他到ktv必点必唱这首歌,他唱着唱着,然后红了眼睛,他一定是有什么故事要说吧。

他想要说的是一段不能忘记的关于她的故事?

然后结局是他自己一个人留在冬天,一个人留在港城?

这个人就是叹息,他一直在找在等一个人,

一 相亲大会

事情从2015年的刚刚的那场相亲会开始说起,

那天叹息听说赣榆有一个相亲会,会上有有很多条件不错的男生女生来参加。

叹息就早早准备好了,报名去了。

等到那天相亲会在赣榆泰润城开始了。、

人们也刚刚到齐,男生们先上去自我介绍,

然而台下的女生早已看透了这一切,

觉得无非这些男生,连自己备胎的条件都不到,

呵呵,早早都走了。

台上剩下的男生只好尴尬在那里继续做着互动,

然而谁心里也都明白,这相亲真的没戏了

叹息还在台下,还没没有来得及去上面介绍一下自己呢,

其实他来这个相亲会的目的很简单,只是想遇到那个女生。

叹息心里想,其他人该走该留,真的无所谓,

在他的世界里只有遇到那个人,一切等待才有意义。

看着满天地下的相亲的自我介绍的纸张乱飞,除了破坏了环境,展示了那些人的素质,

也在可怜兮兮的看着这个世界,呵呵,这个世界上谁会等待谁,这就是所谓的相亲会,这就是所谓的一地鸡毛吗?

叹息看着那满目疮痍的现场,就回忆起那个女孩的故事,

二,盱眙的班车

关于叹息要等的那个女生的故事,事情还要从2013年5月的时候说起,

5月的时候,季节上只剩下一个春天的尾巴,盱眙这个城市已经满眼青翠,

叹息那个时候在盱眙亲戚家玩,5月10号那天,就要回赣榆了。,

他背上背包,买好车票,就等上了班车,就往车厢后面的位子坐了起来。

那天阳光真好,看着外面的一切阳光和绿意,要是遇到自己的真命天女该是多好,,叹息心里想到。

不一会车上上来一个170高的女生,那个女生身材真不错,一头长长乌黑的头发,就在车厢中间的位子坐了下来,。

叹息看她第一眼,就被这个女生吸引了,她有一种简单迷人的魅力,不矫揉不造作,而且身材还那么好。这个女生就是凉凉,

凉凉放下行李,在中间的位子坐了起来,车上的人不多,

刚好每个人都可以坐一排座位,凉凉也是旅途奔波,刚刚从同学那玩往家赶,就暂时闭上眼睛躺在座位上睡了起来。

不一会又上来一个高高帅帅的男生,这个男生长的斯斯文文的,但是一看就是社会经验很丰富那种,他就是健平,他在凉凉旁边的位子做了起来。

车子慢慢开起来,五月的天气,说热也热起来,一会车上就热的一股味道出来。

建平社会经验很丰富,就对着前面的师傅大喊起来,

师傅,热死啦,开空调吧

他其实从上车第一眼也看到了自己旁边的凉凉,毕竟凉凉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女生。

他一直盘算着有什么机会找凉凉说几句。

建平的声音叫开空调的声音挺大的,早也惊醒了这时候闭上眼休息的凉凉,

建平一看机会来了,

就对着凉凉自来熟起来,。

美女,别睡了,听我手机里的音乐吧,

说着就把耳机递给了凉凉,

凉凉其实是一个性格很好的人,对人没有警觉,

也许就是这个性格害了她和她最重要的人错过。

凉凉一看这个 男生长的也挺斯文的,也挺有诚意的,就接过他的耳机

随意的和她聊了起来,

从他们的交谈和口音中,叹息大概听的出来,

他们和叹息都是老乡,一样都是赣榆人,都是往赣榆回的,

叹息在他们讲话不经意的时候,总会仔细的看着那个女生,她长的白白的,性格又很平易近人,

只是她无端的就和那个斯文的男生谈话来,而且打的火热,让叹息心里有点不舒服,

好像那个女生和那个男生还互相留起了号码和qq,

哎,叹息心里想,这么不错的女生就不能矜持一点吗,

这个念头也许直接导致他和她的错过,

虽然叹息心里也知道,那个女生和那个男生只是普通的偶遇交谈的关系,但是总是让自己心里不舒服。

世界上也许有注定的事情,就像叹息和那个女孩的相遇,他们的错过也是注定的。

车子走到中途站的时候,突然抛锚了。

这下车子上可热闹起来,没有办法,司机只好找转车,把人们再转到别的车上去,

凉凉和建平就往车下走去,

叹息也早早往前走了,只为了看凉凉,

到了车下,凉凉也突然发现车上还有一个男生,长的高高帅帅的,沉默的背着一个包,好像一直在注视着她,他就是叹息。

叹息也终于知道了,那个女生知道他的存在。

叹息妒忌的看着凉凉和建平走在一起。

哎,这个时候要是和那个女生走在一起的是自己该多好啊,

不过那个女生好像也知道我在看她。

凉凉和建平走在一起,突然凉凉心头一晃,

有点要晕倒的意思,这是怎么了,凉凉心里想到,

还好建平在她旁边,马上扶住了凉凉。真是一场慌张,

叹息看到那个女生刚才要摔倒了,也是心里一慌,

想要过去扶她,看到旁边的建平已经扶住他了,

还好,放心了,可能是车上的空气不好,那个女生缺氧了吧,叹息心里想着

人们又纷纷上了换班车,

这回叹息也为了靠近那个女生,故意到那个女生左侧的位子坐了起来。

这回凉凉可能真的身体有点不舒服和建平也没怎么说话,

车子继续往前行着,车上的人们由于来回倒车,也都挺累的,也都没怎么说话。

叹息前面的那个女生真的睡了起来。

车子又走了3个小时,马上就要到赣榆了,

建平碰了下凉凉,告诉她要车了,凉凉也抬起头来,

往左侧看了看,只看见一双宁静的眼睛也在看着她。

从上这班车开始,叹息就会忍不住看那个女孩,

因为他知道,也许看她一眼少一眼,也许此生就会错过这个女孩。

叹息盯着那个女孩看,仿佛在告诉她,

他注意她很久了,凉凉其实对叹息这个男生也挺有好感。

他们就这样2双眼睛看做彼此,足足十秒钟,

这是世界上最美的十秒钟,在他们彼此心里。

也许这些只是青春年少的故事,他看着她,她看着他,十几秒钟。

车子还是到了赣榆北站。

凉凉也下了车,并排和建平走着,

叹息也在旁边走着,

叹息也知道了那个女孩知道他的存在,

三,不想再去的赣榆北站

他走过那个女孩身旁的时刻,也许是世界上最漫长的一刻,太心酸舍不得。

叹息背起背包,又回身看了那个女孩,

她还在和那个男生走着,

叹息反复三次想回身问问那个女孩的联系方式,

就这样的 想着三次,

但是想到他和那个女孩只是一次车上的偶遇,

他不敢相信这就是缘分,

哎,还是算了

叹息一跺脚,再回身看了那个女孩一眼,

就走了,再见了,心爱的女孩,我们的错过也是注定的吗?

上一篇:流浪的梦不会疼痛

下一篇:小城之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