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渐冷而人亦暖

冬渐冷而人亦暖
冬渐冷而人亦暖

推开秋意的窗,冷气扑面而来,原来已至深秋之末,再过一日,便是隆冬。

重庆的冬不如北方的冬:北方的冬白雪飘飘,一夜过后便是一眼望不到边的雪白,街边的树披上一身银甲,与冷冽的风作抗争。而重庆的冬也不如家乡贵州的冬:贵州的冬又冷咧狂暴也有温柔细腻,一入冬便开始冷风拂面、细雨绵绵,偶尔心情大好便下作一场雪,薄薄的一层鞋底一般高,虽少但也可如北方一样打打雪仗。

重庆的冬温柔细腻,虽少了白雪的点缀,却有了格外的一番特色。

操场枫叶逐渐凋零,昏黄的灯光映照飘落的叶,美丽却也有一丝愁绪,为何而愁,愁家,思念家。

少年离家千里别,再相遇便是泪水横流。去年打过几次电话回家,每次电话里都说,好好好,不想家,生活费够用,这边不冷不用担心。而今年却连电话也不知道该怎么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只是感觉身体比以往都冷,呆呆的站在路灯之下看枯叶飘落。

正在冷意之中漫游之时,手机突然振动,翻开信息,多年的老友发来问候,心里不由得一暖,感觉灯光似乎也不那么冰凉。

坐在长凳上,想到过了一年自己依旧差劲,考试失利,兼职不顺,经常联系的各位老友也逐渐失去了讯息,自己是否真的孤身一人,感到无尽的孤独。想到还有父母还可以问候,于是便拿出手机,打开手机页面,母亲的电话便打来。

母亲说哥哥已经回家了,问我什么时候回家。末了还说给我寄点零食,让我捞捞嘴。母亲还未说完哥哥抢过手机告诉我过段时间他去我学校找我,给我买些衣物,还开玩笑说自己吃的什么山珍海味。我还是如以前一般回答,这次却多了一句母亲我想家了。这算是一种成长,愿意把心里的话给家里说了。

挂了电话后,耳边还回响着家人的话语,家人的关爱让我一扫眼前的阴霾,冰封的心也开始融化,暖光似乎也照进了我的心里。

一阵冷风呼啸而过,吹得我瑟瑟发抖,但还好这次并不是那么寒冷。

重庆的冬虽好,但却容易让人遐想菲菲,除却父母老友,我还是想念家乡冬日的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