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天越来越凉了,风也越来越冷,吹在身上使人感觉刺骨。晟光科技的人气指数一降再降,要求辞职的人纷纷像冬天的雪片。

晨月进入晟光才一年多,那个主管走了,于是她名正言顺的成了人事部的主管。这一年多的工作可把她忙坏了,月月要招工,招进的人没有辞职的人多,眼看着晟光就要成了一个空壳。

星期六,淮河文化广场举办冬季大型人才招聘会,届时将有几十家企业到场。星期五还是好好的天气,万里无云,可是到了星期六就呼呼地刮起了风,很冷。早上八点的样子,太阳才懒洋洋的从云雾里探出头来,就像一名才穿出被窝的少女,照在身上,一点温暖的感觉也没有。

招聘会的现场早早的准备好了,几十家企业整齐的排列,一张桌子,一张醒目的招牌,万事俱备,就等企业家的代表到场了。可是九点已过,也只是来了寥寥几个人,真的是冷了场。风越刮越大,越刮越冷,天有要哭的样子,有的牌子被吹到了地上,工作人员走过来,拾起放到了桌子上。

风雨在晟光作不下去了,从六月份以来,那个官老大几乎月月叫他待料,一待就是好几天,每月下来数他工资最低,还恶狠狠地叫他做这做那。受不了这个气,风雨决定辞职,可是又找不出理由,左思右想,他想出病假,病假需要医生的证明,他打算去三院。

去三院要经过文化广场,风雨认为二不误,即看了病又找了工作,没想到这天这么的冷。还是往常的那些企业,月月在招,年年在招,人才市场招过了,又跑到文化广场来招,总是招不到人。

风雨转来转去,看到晟光招聘的牌子,有一个女子坐在那儿,风吹起她的发丝,四周没什么阻挡,只是那牌子稍稍遮住了她的眉目和半张脸。风雨走过去,挑起牌子,惊愕的问是你?晨月也有些吃惊的说你也来了。那一天她比平常多穿了点,风雨关切的说今天很冷,不知晨月是否听出了话外之音,她的表情很平静。接着风雨又一句我家就住在附近,晨月淡淡地笑了笑回真的很远,明澈的眼睛像一弯秋水。你一句,我一句,话虽不多,但两人对得很真情,就像风遇见了云、叶子对花朵。临了,雨轻轻地说我准备辞职了,月默默。

走出招聘现场已是九点三十分了,也只是短短的三十分种,雨没有多一点时间停留,也没有多一点时间在月的身边,他急急地去了三院。

再回到现场的时候是十点种了,可是雨左找右找,也不见月的身影,他真想对她说一起吃顿饭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