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个方式与这个城市继续厮守

换个方式与这个城市继续厮守
换个方式与这个城市继续厮守

早晨六点多出门,晚上快八点回来,至始至终迎接自己的只有静默;自从上了大学,周末的感觉就没有那么明晰,现在周末却在生活中重新凸显;周围的笑闹声找不到踪迹,一层19间的宿舍,亮灯的就那么三四间走在宿舍的过道里,锈迹斑斑的铁栏杆上,两只对语的鸟儿都能引得我频频回头,我才发现生活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了。

在这个城市的第四个年头,将满,毕业在即,比较交心的姑娘们大都回了家乡,我这个自认为刚毕业必须在外面待几年的人,硬生生拒绝了家人让我回去的建议,决定继续在这个城市安顿下来。我一直觉得,判断一个城市的亲疏远近是看这个城市有多少与自己性情相投的人,将这个标准坚持至今的我,终于感觉到这个城市越来越巨大的陌生感。于是,顺理成章的将这个城市定义为一个人的城市。因为一个人,我开始强迫自己变得和善,对谁都和颜悦色,变得退让、变得没有脾气;因为一个人,我开始强迫自己认识新朋友,细心地感知对方的好,任由自己变得依赖,却给对方造成了困扰;因为一个人,我开始强迫自己认同现实,在公司尽力写那些迎合老板所谓煽动性的宣传稿,放弃了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因为一个人,自言自语的嚎啕变得频繁仿佛这一切的错,都是因为自己选择在这个没有家人而朋友渐稀的城市里留下来。

而现在,如果给我一张回家的车票,我会开心吗?我会心悦诚服、感恩戴德地收下吗?我忽然笑了,觉得放松而释然,因为我不会对那张车票说yes!我想我要做的只是换个方式,然后,与这个城市继续厮守。

我突然明白,所谓的一个人并不是以你身边的人气来决定。我很喜欢《小王子》,一遍、两遍、三遍地读,怎么就忘了小王子和狐狸那段透亮的对话呢?想想,宿舍窗台边那盆水培的荧光珊瑚蕨,对于给它加水我从不含糊,对于它新添的枯黄我会难过和焦虑,而它长势健康的荧光又都给了我,不就是属于我的独一无二吗;我总是能通过各种媒介,感受着朋友、家人们对我的问询,或是我问询他们的生活境况;每天的时间总是容易被生活的琐碎绑架,受自己完全支配的时间越来越少,可是我依旧会抽出时间练字、看书、关注那些喜欢的公众号并留言这些一桩桩一件件真诚建立而来的联系,不断地向我暗示一个人的城市是多么可笑的无稽之谈,会这么来定义只不过是在骤然更迭的生活中一时摸不清方向而已。

不时想起木心先生的《每个人认识自己的三个理由》,这篇文章我读了好几遍,每一次读都换一个重心去理解,然后欣喜于不同的获得。人为什么要认识自己呢?木心先生是这么说的:一,改善自己;二,靠自己映见宇宙;三,知道自己在世界上是孤独的,要找伴侣,找不到,唯一可靠的,还是自己。我开始重新看待认识自己这个问题,自我思索的时间变长了,也更明白其中的必要性。发觉孤独并不是一个贬义词,也就不再那么焦虑和排斥了,而我所谓的换个方式,其实就是认识自己。也许还不能深切地体会木心先生说的那三个理由,但是直白一点来看,如果你能够说得出自己的坚守与成长,那也不失为是认识自己的开始。

生活的轨道在逐渐进入新的阶段,集体生活结束了,身边的人气少了,但却不是一个人,因为与我真诚建立联系的人、事、物犹在。我承认孤独,因为我懂得唯一可靠的还是自己。看着五点钟的月亮,在漆黑的夜色中格外耀眼,驻足;看着五点半的月亮,在泛白的夜色中光芒减弱,沉思;看着接近六点时的月亮,月牙在残余的黑夜中逐渐羽化,豁然开朗。

认识自己,以这个方式与这个城市继续厮守。

上一篇:百花丛里过,片叶不沾身

下一篇:背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