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执灯火迎我来

谁执灯火迎我来
谁执灯火迎我来

你有没有见过漆黑的夜?这夜漆黑的如同绝望一般,没有丝毫星火碎光可以点燃你心中的希望。

你有没有经历过绝望?这绝望如同你溺水一般,拼命撕扯着喉咙想要挤出一丝呼号,却被四周涌来的池水咕嘟咕嘟灌了一嘴。

你有没有在这样绝望的黑夜里,被一人救赎?

他轻袍缓带,提着一盏灯火,静静走来,就连呼吸声也觉得是唐突了他的神秘,他的圣洁,他的美好。

他立在高大的玉兰树下,静伫无言,只是眸带柔光,唇含笑意地看着你。

你原本强忍的泪,在此刻簌簌而下。

月光下的泪珠显得那般澄澈,仿佛不带丝毫污浊,纯粹的如晨起时芙蓉瓣上的一点珠露。

可谁又知道引起这泪珠的污浊是那般肮脏得令人作呕。

不是身临其境,又怎么会感同身受?

你幼时见过的世界是破碎的,是悲凉的,唯一的温暖是她的怀抱,还有她噙着泪对你笑的瞬间。

你稍稍大了些,好像可以知晓为何他们要分离。

无止无休的争吵,不如分居两地来得更加清净,更加安心。

你稍稍年长了些,好像可以知道为何她那么喜欢抱怨。

曾被人拥在怀里,捧在手心,却硬生生从云端跌入泥地上。

这破晓不曾等来,等来的是漆黑的夜,是断肠的绝望。

她终是等不来天明,亦是等不到提灯来迎她的人。

那你呢?可曾等来提着灯火来迎接你的人?可曾等来那位怕你在黑夜里迷失了方向,磕磕绊绊一不小心就摔倒在地,不顾寒冷,不顾风雨,执意要提着一盏灯火,为你照亮前行之路的人呢?

你静默着,远眺着这一黛吴山连绵,此起彼伏着隐藏的心事。

是逃兵,不敢一个人去面对这漆黑的绝望。你也没有能力在这绝望里保全自己,你想到的只有逃跑,逃跑到天涯海角,逃跑到不存在流言蜚语的世外桃源。

是积雪覆了一地皎洁,是肮脏被遮掩,是粉饰乔装了毫不在意,而内心的波澜壮阔又有谁知道?

却偏偏那人执着一盏灯火,轻袍缓带,眸带柔光,唇含笑意地向你走来。

踏碎了那洁白假象。显露出的黑暗,在灯火映照下也显得不再面目可憎,不再是令你肩头耸动的害怕。

终是忍不住,簌簌而下的泪珠,流淌过你冰凉的脸颊,流淌过他为你温柔擦拭眼泪的温凉手指,流淌过那些经年不歇,间间断断缠绕着你的痛苦梦靥。

冲刷了一个干净,释放了一片痛苦。

你的脸在灯火映照下,多了一丝安心。

你看着他,静静沉浮在他那如星辰大海的双眸里,抑制住自己的疑惑,怕唐突了那人。

你曾见过破碎的,悲凉的世界,也曾见过为数不多的温暖,美好,却不曾见过他执灯火而来的模样,那也是你不曾敢想象,或者说是你无法想象的场景。

长夜漆漆,谁曾品满腹绝望?

长夜漆漆,谁执灯火迎我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