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如花隔云端

美人如花隔云端
美人如花隔云端

  每个女人都是一朵花,或如霜菊贞烈,或如雪梅冰洁,或如莲荷高雅。

  人常说:女人是一个家的灵魂。我更愿说,女人是一朵永盛不败的花,点缀了家的美丽和温馨。无可厚非,母亲便是那最美的一朵。因了爱和温暖,她无私宽容的怀抱是那一树一树的花开,芬芳了每个人的生命。

  花开花落,本是季节轮回,转瞬光年,花期一逝,人最怕老去,尤其是女人。小禅说得直白,她谈到年龄这回事,说:我们是怕老的,与光阴做着斗争,然而,再怎么斗争,也抵不过岁月的风霜,又提到:都说张曼玉是不老的,翻出老片子看,看刚出道时的张曼玉不变的可能是容颜,变了的是眼睛,眼睛泄露了她的秘密,那《甜蜜蜜》中闪闪发亮的眼睛,那骑着单车的样子,轻快飞扬。

  然而,张曼玉本人曾这样谈女人的年纪:亚洲人才比较介意老这个事情。我小时候在英国长大,然后在巴黎生活了十年,那里的人没有这种观念。为什么非要年轻、没有皱纹才是美呢?人不是一定要美,美不是一切,它很浪费人生。美要加上滋味,加上开心,加上别的东西,才是人生的美满。我一直很欣赏这番话。或许在中国传统的概念里,老去就是枯萎,不美丽了,不待见了,人老枯黄。有谁记得这朵女人花也曾热热烈烈地绽放过美丽?那时的她一样是温婉如水,他意气风发,他为她候守蒹葭,她为他笑靥如花。

  女人一生如花。二十是桃花,鲜艳;三十是玫瑰,迷人;四十是牡丹,大气;五十是兰花,淡定;六十是棉花,温暖。那么今已年过半百的张曼玉当属兰花了,繁华如过眼云烟,能于茫茫尘世中守得一片清水自在,淡然一笑,安居低处,应是兰花的气质了。

  印象中,民国才女林徽因应如百合,百合状似莲花,一低眉的姿态风情万种。可莲终究是苦涩了些,那是佛前的一首凄凄的歌,尝尽世间别离之苦方种下的因果。林徽因绝不是,她风华绝代,妙笔生花,成就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念想,更使得历史上三大才子为之甘愿卑微,低入尘埃,爱得淋漓尽致,爱得深沉不语,尽在那一页页的呼唤里。词章里说:百合具有百年好合美好家庭、伟大的爱之含意,有深深祝福的意义。受到百合花祝福的人具有单纯天真的性格,集众人宠爱于一身,不过光凭这一点并不能平静度过一生,必须具备自制力,抵抗外界的诱惑,才能保持不被污染的纯真。这无疑是对林徽因最好的诠释。这一朵极致曼妙的女人花,开在了无数人的心上,芳菲夺艳,她是最美的人间四月天。

  张爱玲是一枝傲雪寒梅,当之无愧,横眉冷艳,目空一切。不仅仅是外貌,由表及里,她都是一枝独秀,特立于众人之上。爱,要爱得疯狂,爱得轰轰烈烈,爱得卑微到了尘埃里,别,亦是别得绝烈,绝到了骨子里,绝不回头,绝不牵扯,两不相干,彻底干净。当年,她终于看透了胡兰成那汉奸才子的虚伪滥情时,断然地绝交了,到底不再提那人半个字。晚年的张爱玲也不再爱出门,终日把自己闭在屋内,萧瑟清冷,一副绝然。寂寞开成了一朵花,透着一股冷素的香,人比烟花寂,她终是那样孤独地老去了。这一场倾城之恋,终不过是一页传奇,留待世人去传唱。傲雪中的寒梅,终究是高雅的,有一种绝寂之美,哪怕残败,哪怕凋零。

  三毛是一朵自由行走的花,哪里停留,哪里落下,生根发芽,一生天涯。好一片壮阔的撒哈拉,它承载着三毛多少日日夜夜流淌的汗水和坚实的步伐,风扬起尘沙,谁还记得她?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流浪,为什么到处流浪?是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还是山间轻流的小溪,抑或是宽阔的草原?看吧看吧,为了追寻世间万物生灵,为了那份渴望自由的心,她不问朝夕、迎风踏月地走遍了万水千山。有读者认为流浪才是她的真正的名字,她就是这样浪漫洒脱的美啊。

  如果有来生,

  要做一棵树,

  站成永恒,

  没有悲欢的姿势。

  一半在土里安详,

  一半在风里飞扬,

  一半洒落阴凉,

  一半沐浴阳光,

  非常沉默非常骄傲,

  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飞蛾扑火时,一定是极快乐幸福的,她甘愿为爱做一次飞蛾,扑向他的天堂。那一年,她走了,永远地走了,恰是我来到这个世上之际。我无缘见她,却冥冥中种下了三毛一般的情愫。她在我心里是那样地勇敢无畏,敢爱敢恨,敢为爱倾城、为情成殇,足迹遍布万里,真正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我万万远不能及,没有那样的勇气,倒是像张爱玲,拥有过倾城的爱恋,却不曾一爱天荒,不得不说是一场遗憾。女人如花,三毛无疑是最浪漫的那一朵。

  无论是哪一朵花,皆世间最美之花。美得遥不可及,美得不似人间。雪小禅曾说过:不如做一朵艳不求名陌上花,素心花对素心人,倒也风雅自在,不是吗?

  从前,我亦慕荷莲之绝色、落梅之优雅、秋菊之恬淡,喜爱那些如花的女人,各有千秋。春夏秋冬,我不停地追寻,等到百花盛开,却发现,无一朵是我梦中的菩提。伊人如梦,当真是如梦,梦过方知,本真最可贵。静守一方净土,做一个寡言却心有一片海的人,不伤人害己,于淡泊中,平和自在。

  拥有爱情的时候,我曾一度以莲自拟,那是一朵为爱飞蛾扑火甘愿沦为人间情奴的莲花。可最后,最后依旧逃不开辜负的宿命,就那样凋零吧,莲的心事几人懂?现在不,我不要再做佛前那一朵莲花,太过缥缈,那样虚幻的爱情非我所愿。我宁愿留做人间烟火里的一个俗客,逢一段细水长流的花事,共守婵娟。

  如此,我便是一朵陌上的小野花。不知名姓,亦无从找寻。随风游走,伴雨入泥,风到哪里,我就落在哪里。自由的原野是我的向往,随风飞舞是我的依托,祈盼一朝,花的种子落入谁家庭院,我便生根在了家的屋檐,待春暖花开,我陪你看闲云溪月,且听风吟。

  我不是那寒雪中傲然的红梅,也不是深谷中嫣然的幽兰,此生,只想在灵动的音里,在诗意的字里,做一朵淡然的小花儿,盛开在清风里,安静如斯,优雅如是。

  美人如花,花开是优雅,花落是情怀。世间有百媚千红,你自是风情万种。

  【浅月若寒新书《时光静好》正式出版,喜欢的朋友请联系QQ/微信:1393044552。谢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