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片草

那一片草
那一片草

那一年,我的人生跌入了谷底。

  单位新换了领导,不合时宜的我,对新领导的行事作为颇为不满,自然得不到领导的赏识,工作越来越不顺心。祸不单行,这个时候婚姻又出了问题。此种境遇下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家远在家乡的父母,只有这里才是你永久的港湾,才会给你最真诚,最豁亮,最洁净的安慰。无论经历了怎样的风霜雨雪,只要踏上乡土见到茅草屋上的那缕炊烟,你的心就有了着落,你的情就有了归宿。

与领导告了假,带着一怀愁绪和满腹的苦楚,踏上了归家的行程,想让妈妈的劝慰和厨艺以及父亲慈爱的目光,融化掉这个世界凝结在我身上的冰霜。

  很不巧,一出门天就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等到坐上长途汽车,雨却越下越大,夹杂着大风,整个天空昏黑黯淡。汽车也不敢快开,只能在雨中艰难的爬行。平时几个小时路程,今天却走了小半天,好在渐进黄昏的时候,雨停了,我也到家了。

  一踏进院门,妈妈和父亲便急急地出来接我,那份欣喜自然不必说。看着妈妈已满头的白发和爸爸略微有些驼的背,一股心酸涌上心头。已经许久没有回家看望父母了,只生活在自己的小圈子中,如果不是生活出了问题,还不会想起远方的家人,心中不免产生了愧疚。而父母却浑然不觉你对他们不起,依然欢天喜地地看着你,为你做你爱吃的,和你亲亲热热地唠着家常。

吃过饭,和父亲谈起了自己现时的处境,本以为父亲会给我讲一番大道理,并教训我好好工作和好好做人,可父亲却并没有谈这些,只是淡淡地说,今晚赶了很远的路程,好好歇歇,明早我带你去西山换换空气。

  第二天父亲早早地把我叫醒了,拉着我往西山的方向就走。大约走了十多分钟,我们父子俩便来到了西山脚下。由于昨天的一场大雨和狂风,草地一片零乱,一片一片地倒在泥里,仿佛它们压根就是躺着生长一样。父亲指了指那一片草丛,对我说:这一片片草是大山的血脉,它们年复一年地生长在这里,每年都会经历荣枯的轮回,每年也都会经历狂风的摇撼、暴雨的侵袭,可狂风、暴雨一过,太阳一出来,过不了几天,它们又会和原来一样,欣欣向荣,生机盎然。不光如此,经历了一场风雨后,它们的根又向土中深扎了一点,具备了抵抗更大风雨的能力。你看,这一片片草,多了不起。

听了父亲的话我恍然大悟。是啊,与狂风暴雨比起来,我所经历的不顺又算得了什么呢!人还不如一株草吗?父亲毕竟是父亲,知儿莫过父啊!

  余下的几天里,我一扫回时的沮丧与失落,代之而起的是早上迎着朝阳与父亲一起劳作,感受劳动的充实与满足;晚上带着踏着落日的余晖,扛着锄头伴着乡人一同归家的惬意与幸福,和父母一同度过了这难得的假期。假满后,告别了依依不舍的父母,浑身充满了力量地回到了单位。

  从那以后,父亲的话陪我度过了一个又一个人生的坑坑洼洼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