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说:命运—我要这样抉

image

落落是一个幸福的女孩,哦,不对,是一个幸福的女人。那天落落满怀欢喜,在庄严神圣的殿堂和一个富家子弟宣誓爱情。初涉婚姻,虽说落落嫁给了一位富家子弟,但还算是个靠谱的丈夫,她被满满的幸福包裹。落落本应该是一个幸福的女人,因为她的确是一个好女人。

落落嫁入豪门,当然婚姻也是要讲究门当户对的。生活并没有给落落带来阻力,反而觉得一身轻松。生活无忧虑,年轻即出发,落落和她丈夫高景旭便开始了一段段羡煞旁人的旅行。

两人一世界,黎明来临之际,落落坐在海边依在高景旭的怀里,任海风吹乱她的长发,突然她指着远方激动的说,看,太阳出来了!

高景旭说,嗯,我看到了亲爱的。

落落重新依在高景旭的怀里,静静的观赏日出。东方天际微露橙黄色,在时间推移下越来越浓,天水相接处已成为紫色,太阳出来了。霎那间,天宇变成了一个色彩缤纷的瑰丽世界,花絮似的云霞闪着金红色的光彩,在海风的推波助澜下海面泛起如梦如幻的涟漪。太阳冉冉升起,发出万道金光,万物众生被再一次唤醒,海边被拉长的两个身影静静的守候着。

高景旭说,亲爱的,美吗?

落落说,真的很美!

高景旭又说,喜欢吗?

落落说,喜欢并且爱着,好想一直这样和你一起看日出日落到我们老去!

高景旭说,会的,我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因为我要让你做最幸福的女人。

落落深邃的眼神看着高景旭,一行泪水涌出来,在这致美的景色中又添加了无限幸福,高景旭擦去她的眼泪并在她的脸颊轻轻的吻下,说,亲爱的,我会爱你到老,如果有来世我还会选择爱你。

他们所到之处幸福就会来敲门,每一次出行,每一个时间,每一个角落。多少个夜晚落落挽着高景旭的胳膊一起散步,一起吃饭,一起k歌,两个人,一份套餐,一个世界。

一年后在公婆的帮助下落落盘下一家服装店自己经营,生意越做越红火,隔三差五早上就得去进一次货,她丈夫负责在店里看店。生活有了空前的紧张,一天忙到晚,他们没有更多的时间去散步,吃饭,k歌。虽然不再像以前那样浪漫,但落落觉得这是一种充实的生活,有钱赚有丈夫疼,生活本应该这样。

服装店刚经营不到半年落落怀孕了,她将成为一个准妈妈。她母亲说,很快你也要当妈妈了,有什么感受呢?

落落说,我很期待。

落落怀孕后也没停下手里的工作,进货盘货,洗衣做饭,然后静等孩子的面世。刚开始的几个月高景旭心疼落落,自己增加了工作量任劳任怨,服装店经营的还算不错,在家里也是个全职丈夫。落落的肚子也逐日变大,行动开始显得笨拙了,每天便无所事事。要说怀孕的女人,即傻又笨,或许落落真的太期待自己的孩子能早日到来,却忽略了高景旭。

后来高景旭已无心打理服装店,还会偶尔夜不归宿,理由是和朋友聚会。所有的一切落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然而她倒是体谅高景旭一个人打理生活的幸苦。

说到这里落落停顿下来,我预感将会有不幸发生,我平静的等待着在落落身上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她还是不做声只是喝了一口茶。

我说,我无心窥探你的隐私,若有不便或触及到你的伤疤那就结束这个话题吧。

落落婉然一笑,说,我从未和别人说起,不知道能不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我说,那我是一个幸运者。

落落终于被推进产房,等她清醒后一个小生命安然的睡在她旁边。落落情不自禁的用手抚摸着曾在自己肚子里生存十个月之久的生命,今日终于相见。高景旭站在旁边说,落落你真棒,给我生了一个大胖儿子。落落冲高景旭笑了笑转脸又看向自己的儿子,对这个突然降临在身边的生命爱不释手。落落母亲抓着落落的手说,别哭了落落,这么大的喜事应该高兴才对。落落没有回应她母亲,任眼泪从眼角滑落,这是不一样的泪水,有心酸,有欣慰还有幸福。

可以看出落落在讲述她孩子的时候洋溢出幸福的感觉,当然这只能当作一种奢求来回忆了。

最终落落还是判定了高景旭的罪行,为了孩子落落决定既往不咎原谅认错诚恳的高景旭,日子暂时恢复平静。要说是狗就他妈改不了吃屎,高景旭竟然把落落的宽容当作动力再次犯罪,这对落落来说是多么痛的打击,她意识到幸福的家庭要彻底破裂了。她曾犹豫不决,多次冷静再冷静后她决定离婚。

她对我说,这是最好的决定,即便我对他移情别恋的心如初生活也再回不到以前,我怎么可能还会和一个行尸走肉生活在一起,只是苦了我的孩子从小就在单亲家庭的影响下生活。你不知道在我离开那个家之前在电话里骂那个女的破坏别人的家庭你不得好死,骂完后心里简直爽爆了。

骂一顿一个素未谋面的女人就能解气了?

不然呢,还能怎么样?落落露出无奈的表情。

离婚后落落净身出户,孩子最终是归高景旭抚养,这无疑又是对她的一次打击,家没了,丈夫没了,就连骨肉也要从她身边剥夺。凄凉的生活给落落带来无尽的痛苦,她父母曾多次祈求她搬回父母家里住但被她拒绝了,她说,如今的生活是我自己选择的,无论怎样我要为我的选择买单。孩子现在是我活下去的信念,为了孩子我要好好的活着。

她在高景旭家的附近租了一间房子方便给孩子喂奶。眼看冬日来临落落为这间简陋又阴冷的房间发愁,无奈她只好买了锅炉让这间屋子暖和一些,每次看着孩子在她怀里睡着,她才能感觉到那一丝幸福来的多么难能可贵。孩子快快长大吧。她在心里默默期盼着。多少个大雪纷飞的日子她站在高景旭家的楼下望着窗户发呆,孩子快快长大吧!

尘埃已经落定。

说到这里落落又是泪流不止,眼睛已经有些红肿。垃圾桶里装满了一团一团擦去曾经的纸巾。我默默的为落落空下的茶杯蓄满茶水,想说什么又不知说什么。空气中凝聚着落落的悲伤,我和她沉默不语。

我还是说话了,真是造化弄人,如果早些发现,孩子可以打掉。

其实我事先就知道了,不想说透是想给他机会同时也想给自己一个机会。关于打掉孩子的事我曾纠结过很多次,考虑到双方的父母是无辜的,他们盼孙心切,我一个人苦总好过大家苦吧。落落的情绪又重新恢复平静。

这么多年就没想过复婚吗?

破镜怎么还能重圆,再也没有两个人,一份套餐,一个世界的生活了,没有感情的婚姻我过不来。直到现在他都想跟我复婚,你也知道过去了的就是过去了,何必再回头,我不想让自己分文不值。

我笑了笑,你的确是一个坚强的女人,既然不回头就没再想过重新组建一个家庭?

谁想和一个已婚并且有孩子的人生活呢,如果我想妥协婚姻那就没有离婚的必要了。不过之前确实遇到了一个想要托福终生的人,无奈孩子终究是一个感情决裂的缺口。后来就不再想这个问题了一直过一个人的生活。

其实你应该给生活留一条活路的,这么些年他一直想要和你复婚证明他悔过当初了,毕竟夫妻还是原配的好。

我的苦谁能理解?这么些年最苦的日子我已经熬过去了,孩子也快上一年级了,早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房子和车我都有了你说我还缺啥。

上一篇:父亲的书缘

下一篇:疯狂的句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