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生活过成自己想要的模样

image

也不知哪天开始,散漫得没有方向感的思想进入了拐角处,惊觉时间真是不耐风揉,80后的字典里,青春都老了,我仍两袖清风浑然度日。于是,醍醐灌顶后将生活频率调整到不将就模式,从碎片时光里支付偶然的自得其乐,用浅淡的笔墨定格的画面来装饰流年的空白,直到曾经的纠结在光阴的日记里晾晒成过往云烟,也终于懂得,所谓的活色生香是在一米范围内,以自己喜欢的方式来度过。

在四季经常出错牌的深圳呆久了,更向往北方的四季分明。习惯了在岁月的路边看一场场前朝今世的绝代风华,在山高水长的脉络里抵达心情的归宿,美景佳色三言两语的独白常常会引来朋友圈一波眼羡。其实,随心所欲是建立在触手范围内无伤大雅的前提下,恰好有一小段时光放在眼前,而我选择用脚步丈量世界,让一清二白的生活多些回忆的色调。春花烂漫,夏山如碧,落叶满径,踏雪寻梅,每个时节都有不同的期待,就像生活,永远不知道明天的铵钮在哪,但心存阳光,总会邂逅。

给思想放假的日子里,成全了说走就走的冲动。从南到北,也不过是一张机票的距离。都说不到长城非好汉,可我到了长城也不是好汉。漫步在清冷的帝都,身上染了一层浓浓的秋意,潜意识里的天子脚下,总让人对这个城市有种望而却步的庄重感。身后,巧夺天工的紫禁城,是九五之尊的宫院,门内,风云故事,门外,红尘滚滚。千百年来,无数人在城墙内探寻岁月的荡气回肠,却依然读不懂深庭别苑的历史密码。对我来说,不胜寒的高处远不如一餐美食的诱惑,循着鸟巢的踪迹窥视北京一夜,来一桌传说中的小吃,贪吃的味蕾立刻向美味投降。原来所谓的正宗,往往不是众所周知的光鲜之地,街陌巷尾,才有味道。

 趁着天高云阔的清秋,偷闲躲静地回了一趟老家。熟悉又陌生的农家小院,一株丰满傲娇的芦荟,落花入泥的月季,含苞欲放的黄菊还有那攀绕墙屋的葡萄架和瓜藤旁,几垄葱绿的小青菜生长得欣喜若狂,明媚的阳光扬扬洒洒落在院子里,尽是人间烟火的味道。

喝着小米汤,吃着妈妈牌煎包,听着唠叨的牵挂,我竟然无言以对。 站在而立之年的地平线上,踽踽独行终究是所有父辈的心病,无意带给他们困扰,只是奔波于婚姻如儿戏成为通病的世界里,看多了聚散离合,听多了青梅风月,更加不愿将凑合两个字放进人生的字典。世间一遭禅絮沾泥,又有谁真的情愿落花独立呢?尘缘宿命,又岂完全由得了计划?自己的人生,还是自己作主吧。

总有朋友从我的只字片语里给我贴上潇洒的标签,弹冠相欢的名利场上,所谓的潇洒不过是学会了取舍而已,放下和选择,并不是为了向别人证明什么,而是不想辜负时光。此去经年,到了与青春诀别的年纪,时光都倦得不想搭理我们,一介俗人,谁又能真的抱着没心没肺的天真免俗到老?学会接受,是成长的符号,尊重内心,是对自己的成全。努力,只是为了把生活过成自己想要的模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