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来无事话吃苦

闲来无事话吃苦
闲来无事话吃苦

送女儿去舞蹈培训班的路上,女儿突然问我:爸爸,什么是吃苦?

  

  吃苦!这个词儿原本寻常,打她嘴里说出来立马高端大气上档次,低调奢华有内涵!猛然一听,不由得有些发蒙。

  

  一个不到五岁的小屁孩儿,以现在的生活条件,不要说我们中年得女,是如何的宠爱有加,就是身边随便一个家庭的小孩儿,除了他们可能吃过苦瓜,估计没哪个吃过生活中的苦头!怎么会明白什么是吃苦!

  

  一时间,虽心头万念转动,表面却表现的风平浪静、波澜不惊,我故作随意轻松的问道:你听谁说的这个词儿?

  

  老师,女儿说,老师上午表扬我肯吃苦,天天在家也坚持练习,动作做的最标准。

  

  我明白了,于是开始耐心启发她。

  

  我问,练习的时候累不累?

  

  累,女儿说。

  

  我又问,练习的时候胳膊、腰、腿疼不疼?

  

  疼,女儿回答。

  

  我接着问,在家练习舞蹈的时候,是不是就要减少看动画片、玩玩具,或者睡觉的时间?

  

  是,女儿又回答。

  

  很好!我告诉女儿,你每天坚持放弃一点儿玩耍、睡觉的时间来练习,不怕累、不怕疼,这就是吃苦!不肯吃苦的孩子,就不能很快学会老师教的知识和动作。

  

  女儿点点头,小大人一样说,我知道了,有几个没学会的小朋友就是没吃苦,我吃苦了我才学会的。

  

  我不知道女儿是否真的听懂了,但我却知道我的解释也不一定全面,也不一定是一个孩子所能理解的话语。

  

  百度百科上说,吃苦是汉语词汇,解释为承受痛苦,苦难。

  

  关于吃苦最常见的谚语是,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另外,我还搜出有人在百度上对吃苦以及吃苦的几个境界,做了详细的阐释及定义,感觉说的非常有益意,下面抄录下来与大家分享:

  

  超过自己肉体和精神承受能力的某种压力让你不得不承受一段时间的过程叫吃苦。

  

  吃过苦,表明曾经承受过这个过程而已;但自己的承受力并不因为吃过苦就变强。

  

  能吃苦,表明承受这个过程的单位时间较长,并且承受力会越来越强。

  

  会吃苦,表明不仅有了承受能力而且懂得挑选对自己日后有用的苦去吃不是盲目坚持吃苦。

  

  不吃苦,表明在有目的的吃苦后已经足够把握自己的职场状态和人生发展方向。

  

  这个世界,选择做人就是避免不了吃苦,人生的每个阶段,每个身份,每种生活都有不同的苦头等着你去吃,你是逃不掉的。

  

  吃过苦的人,他在每吃一次苦就逃避去另一个环境再吃苦,这种从虎口跳狼窝的吃苦方式是愚昧可笑的,为什么不坚持在虎口掌握一定的求生本领,这样你要么不仅可能从虎口脱险甚至可以徒手打虎,就算是哪天再跳狼窝,也能轻松应付。

  

  越是怕吃苦的人,暂时好象聪明躲避了苦头,但最终受苦的一定还是自己,而且真正的苦头来临时,一样没有应付的基本素质和能力。

  

  尤其是刚走向社会,最初考验的就是你精神上的承受能力,如果整天劳力的付出也是在考验你的心志。不管你怎么跳槽,没有意志的坚韧,你永远无法达到你的目标,就算你的选择定位很适合你的发展;最终当你回首时也只是机会眼前过,心中空余恨。

  

  培养能吃苦的能力是一个基本要求,就算没有定位没有方向,你也必须把他当首要能力去培养。

  

  有了能吃苦的能力,你再考虑选择有目标的去吃苦。逐步锻炼自己会吃苦的技能。

  

  我的同龄人这一代,应该算是吃过苦。

  

  那个年代,家家户户孩子多,又逢国家内忧外患,国困民自穷,缺吃少穿自然是少不了的事情,更甭提其它方面的享受。

  

  一件衣服,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老大穿了老二穿,老二穿了传老三。

  

  一年到头,红薯稀饭、面汤水儿,不到十月缸见底儿;白面馍馍和肉,基本上就指望逢年过节、红白喜事、走亲访友才难得一见。这一代的人生际遇姑且打油如下:

  

  外有外债催逼、内有文革博弈,

  

  自然灾害难抵,两弹一星正努力,

  

  内外交困时期,精神物质双乏匮,

  

  来到人间实不易,能活下来是奇迹!

  

  上学开始自费,毕业不包分配,

  

  工厂企业倒闭、下岗自谋生计,

  

  结婚恰逢房改,看病自掏药费,

  

  养儿育女,正值通货膨胀、贬值货币,

  

  柴米油盐、电器家具,一切皆是高消费。

  

  眼看老来福将至,平地一声惊雷,

  

  退休将延期!有他!有我!也有你!谁也逃不离!

  

  这一代,真可谓:

  

  问君能有几多累,一年四季都疲惫!

  

  问君能有几多苦,多如繁星难以数!

  

  问君能有几多愁,双眼热泪潸潸流!

  

  父亲绝对是吃过苦、能吃苦的人。过往岁月的旧账,不想翻看,以免勾起满腹心酸的记忆,只说近年的小事两件。

  

  记得九七年前后,刚开始流行羽绒袄,名气最大的当属冰川与鸭鸭,我当年就咬咬牙买了一件鸭鸭羽绒袄。

  

  在穿了好几年之后,就给了父亲。尽管现在生活条件改善了,父亲有的是袄穿,这件羽绒袄父亲一年也就是拿出来露个面,实际上穿不了三五天,但却一直到舍不得扔掉。

  

  有一次,女儿把一个碗摔破了,我要扔掉,父亲却不肯。我故意逗他说,一只破碗,留下来准备干什么用?父亲一时语塞,想了半天告诉我,可以装剩的饭菜。

  

  说到剩饭、剩菜,父亲也是经常不论剩多剩少,都偷偷藏起来,下顿热一热自己吃,少不了父子又是一通论战。

  

  我继续不依不饶,就算是装剩饭、剩菜,有好好的碗不用,干吗非要用破碗装呢?

  

  父亲突然变脸,拿出做父亲的威仪吼我,你们都忘了过去的苦日子!你们现在是不是很有钱!娃子呀,现在你们都不会吃苦了!

  

  不是国富民强了么!我哈哈大笑着回应父亲。确实如此,现在别说我们的孩子们,就是我们自己也不会或不用吃苦了。

  

  那也不能忘本!父亲余怒未消,凶巴巴的一边狠狠瞪我一眼一边说。

  

  我是个喜欢咬文嚼字的人,父亲一句不能忘本使我陷入沉思。什么是不能忘本?什么是本呢?依照父亲的逻辑,难道吃苦才是人的本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