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愿有来世...第二章_相_见

image

  第二章相见

  2004年5月,你去海南岛旅游,我想象着那美好的旅途,随手写了个小顺口溜:

  我家有只小黑猫,海南岛上乐逍遥;

  一路美景揽无余,遍尝鲜果味道好;

  兴起随波潜入海,水晶宫里走一遭;

  ......

  竟给你带了了那么多的乐趣。

  2004年6月,我去韩国旅游,买了瓶护肤水送你。异国他乡打电话,成百上千的韩币让我很错乱也很心疼。

  未曾谋面的眷恋,素不相识的牵挂,生命里开始了一段悠长悠长的痴缠......思念是忧郁的,也是幸福的。那时,也是大逆不道的,不敢为人所知的。

  所以,每次打电话,开心地笑过之后,便是泪流满面,因为看不见出路在哪里?有缘无分?《红楼梦》里贾宝玉和林黛玉不就是那样吗?

  我们也谈《红楼梦》,细数其中的人物,你喜欢了袭人,而我喜欢了晴雯。

  是否还记得,夜深了,我唱着《摇篮曲》曲伴你进入梦乡?

  是否还记得,给你起了绰号慢半拍?

  是否还记得我说过的那句话:你让我掉到坑里,自己却爬上来了?

  是否还记得,不知因为什么事情我不高兴了和你吵闹,你蹲在路边打电话不停地解释?

  是否还记得,把你的图像PS到我的相片里?这是否算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是否还记得,因为你不喜欢短发,从此就没有私自剪过头发?还写诗道:要留青丝三千尺......

  而那时,我们还没有见过呢!而那时,陌生两个字不知不觉地从头脑中抹去了。渐渐地也明白了,你温和的表面下隐藏着固执,宽容的同时也渴望关爱。那位女士的小自私和你的小自私针尖对了麦芒。

  我还在某个时刻,无意中偷看了你们之间的一封信。唉!她那文笔,也就一般!比我差点。小小的骄傲冲抵了一点点嫉妒。

  你和我在精神层面上交流着,我们的世界里,一会儿晴空万里,一会儿阴云密布,不是矛盾冲突,而是虚幻和现实隔着十万八千里,如何跨越?如何切换?如何面对?一无所知!

  多少次夜不能寐,待黎明到来的时刻,所有的思念堆积在时间之巅,静静地像变成了佛......

  思念又怕见面,怕见面又想见面。那时网络流行见光死,怕发生这样的情况,怕有失望,忐忑中还是有了你们来杭州旅游的计划。

  2004年7月,你来杭州了。

  所有的惴惴不安都在见面的瞬间烟消云散。高大、英俊的外表很吸引人,心里想:正是我心里的那个人!。火车站的喧闹,旁边人的疑问都没法放在心上了。

  只是不知道你那时是怎样想的,是否我也是那个能打动你心的人?

  用怎样的文笔才能描述清楚那时的情景和心境?我不能!只记得

  你风尘仆仆地走过来,我不安地站在那里等待;

  接你上了车,你悄悄地拉我的手,我不安地躲避;

  到了伟伟的家,你动情地抱住我,我还是不安地躲避;

  在杭钢大草坪,躲在一块大石头边片刻的温存,也是被不安搅扰着;

  能清楚地描述的是,那天我穿了一条蓝色的连衣裙,还没觉得自己像昨日黄花的模样,觉得自己还是落落大方的。

  之后,陪你们去千岛湖......

  我去过很多次千岛湖,特别喜欢那湖天连接,烟波浩渺的景色。湖水是碧绿的,从眼前一直到目不能及,都是绿的。我们的船游绕在群山碧水中间,迎面吹来柔和凉爽的风,却吹不去我心头的烦扰!

  千岛湖,有数不清的岛。我们都去了哪些岛啊?如今都记不得了。

  那时,一种缠绵的忧郁如丝一般搅扰在我的心里,一湖碧水又叫这忧郁融化不开。

  临走的前一天晚上吧?逛街,在杭州最繁华的延安路上,不知道什么事情刺激了我的神经,狠狠地说了句:你真的不知道谁对你最好!

  是啊!心疼你胜过心疼自己!总想给你最好的,总想让你快乐,没想过得失。也许这是最打动你的东西,除此之外我无法给予更多。

  那几天是杭州最炎热的时节,你体会了酷暑难当,我见识了汗如雨下。

  杭州四季分明,冷时冷煞,热时热煞。特别是夏天,苦不堪言!

  那时,你在我被打湿的眼眸里读出多少眷恋?在我们轻牵的手心里感受到多少不舍?

  短暂的相聚后,送你们去上海,从上海回贵阳。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

  紧接着,2004年10月,你去北京警察学院培训,我千方百计从杭州飞过去,空运了四只大闸蟹给你解馋,最奢侈的是还配着姜末和醋。

  住在潇湘宾馆,这是否合了我们钟情《红楼梦》的意念?日久年深后回味一下,似乎处处隐喻着不可捉摸的因由,如草蛇灰线,匍匐绵延,天机不可泄露般神秘莫测。

  深秋的北京,寒风料峭。两个疯狂的人游走在大街上。

  去琉璃厂,在一条乱七八糟的巷子里看字画、看不明所以的古董,我好奇,你怎么会喜欢这些东西?

  去北京工业大学,圆了你旧地重游的梦。

  去颐和园,思古之幽情随着白杨树的落叶到处飞扬。

  最滑稽的是去北京动物园,扒着栏杆看了半天猴子,还因为一句:给钱就买!的话,引爆了笑点,大庭广众之下笑得前仰后合。现在我却想不起来好笑的缘由了。只是,那时有种抑制不住的兴奋和激动吧。

  夜深了,站在街边的路灯下,看几个北京老大爷下象棋,津津有味......

  后来我们又去过几次北京,都没了那个时候的感觉,心境不同了吧!

  快乐和幸福暂时掩盖了忧虑,不想后面的路有多艰难。

  唉!那时,尽管我不止一次地说:就陪你到年底!,尽管你也不止一次地回我:别轻易下结论,到底怎么样还不一定呢!,可是到底会怎么样呢?你有怎样的打算呢?我是否有勇气面对另一个脾气火爆的人呢?

  怎么想都泄气!因为有个时间点是我们分手的时刻,那个时间点就是一位女士回国的时候。这样的倒计时真的很煎熬。

  我不止一次地去半山公墓,默默地问父亲的在天之灵,我这样做到底对不对?

  我不止一次地去烧香拜佛,祈求他保佑我们能在一起,而不要带给别人太多伤害;

  止不住地纠结烦忧,我们会不会是这样的结果

  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欢笑情如旧,萧疏鬓已斑。

  就是那个时候,我想到了来世要是有来世该多好啊!今生无法在一起,来世从头再相遇。梁山伯和祝英台不是化蝶了吗?总算能翩翩飞舞在一起了!这是最伤感的联想,痛彻心扉!

  有相聚就有离别,你回贵阳,我回杭州,依旧是相隔十万八千里......

  别后悠悠君莫问,无限事,不言中!

  不管我多么小心翼翼地隐藏着这一切,内心也曾生出大逆不道的自责,纸终究没能包住火。

  之后的某一天,没有任何前兆,XXX看到了我写的日记,上面有去北京的那段。

  战争一下子爆发了,我被大祸临头的感觉击懵了,不堪回首那段记忆。

  家里瞬间成了战场,恨到极点,下手就重到极点力,力量悬殊到不用猜疑。我没有还手之力,甚至没有躲避之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