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府菜花连天黄

image

天府春早,才过春节,成都平原上的油菜花便早已开盛得冲天香阵透长安、遍野尽涌黄金潮了。

  每周末往返于成都和绵阳间,车窗是活动的画框,高速公路两边的油菜花便是这个季节里最迷人的风景。

  无限青青麦里、菜花黄。在绿树青苗白墙青瓦的衬托下,金灿灿黄亮亮的油菜花格外醒目,鲜嫩纯净得耀人的眼、沁人的脾、醉人的心!四片薄薄的金黄色花瓣朴实而精致,一串串的高举起像摇动着召唤春天的金铃铛,张扬着灿烂青春的气息,弥漫的清香驱开了冬日残留的云雾和寒意,空气陡然温润明净、天空顿显豁朗高远,勃勃的生机将河水也映衬得更加明亮和静悠。

  我喜欢青春飞扬的油菜花!它在花雍容华贵艳而不俗、为我们的生活增添了美丽的色彩,结成果实又是优质的油料,榨制成油滋润了我们的生活!

  庄稼作物大都开不出美丽的花,但就我所见有两种是例外,一种是荞麦,一种是油菜。都说荞麦花开多白色,唐朝大诗人白居易就有月明荞麦花如雪的诗句,但在我的记忆中,儿时在故乡见过的荞麦暗红色纤纤茎秆上开的小花是粉红,成片盛开时显得清爽又温馨,着实的好看。只是荞麦性清高,只适宜长在凉爽湿润海拔略高处,所以肥田沃土温暖的地方却很难看得到。

  油菜则不然,它到处都种植。川菜须用菜籽油炒的才地道,所以天府之国四川油菜也就特别多。从绵阳到德阳间多是浅丘陵,这油菜花便随地形片片散开着,平坝里,一团团一片片金黄色像画仙倾洒了颜料,一派浓得化不开的绚烂,让人能感到太阳的辉煌,受到蓬勃向上的鼓舞;远处坡坎上,一层层一道道的黄亮,像天女舞动的裙裾飘落的轻纱,渲染着潇洒和浪漫,给了人诗意的想象和希望的升华。过了德阳全都是平原,油菜花就更多了,车行公路上便像船游在花海,让人会涌动飘飘欲仙的兴奋。

  我曾观赏过青海湖畔的油菜花,那天高蓝、云洁白下一望无际的金色,让人感到美得有气魄,心灵会产生震撼和洗涤后的空灵感,这天府之国里错落有致分布的油菜花,则让人能体会到美的意境和韵律,受到滋润后的心灵感到更温馨。

  我故乡渭北的黄土高坡上,油菜一般要到清明前后才开花。那年冬天父亲住在我这里,过年期间我们去成都时看到路边大片盛开的油菜花,种了一辈子庄稼的父亲很兴奋,感慨的对我说,当年你刚到四川说过年时油菜就开花,我还不大相信会那么早,现在眼见为实了,四川天气温和时节就是早,种的油菜多长得真是好,一定会有好收成啊!

  华而实的油菜花,你装点创造了金灿灿的风景,更给了人金灿灿的希望,我爱油菜花!

上一篇:难忘清明

下一篇:给读书留一盏灯

相关文章